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陈引驰寄语毕业生:最终,路会向前延展

陈引驰

2017-06-23 09:38

字号
2017年6月22日下午, 复旦大学中文系举行毕业典礼,系主任陈引驰教授做了题为《朝向父母之邦的航船》的毕业致辞,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
陈引驰教授
复旦中文的各位2017届毕业生们:
祝贺你们经过数年的努力,毕业在即!无论如何,这是你们人生道路上一次显著的成功,以后你们一定会不断返顾这一时刻,不管是你们自豪地主动回想,还是被动地交代自己的履历。
用一种或许俗烂的套语:你们即将扬帆远航,开启人生新的航程。这对于你们或许真的不过是了无新意的譬喻,但对于一百年前的一位后来大名鼎鼎的人物,却是实际的经验。这位在中国现代文学、文化、思想和政治史上留下深刻印迹的人物,便是胡适。
1917年6月,刚结束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业的胡适从美国东部西行,穿越北美大陆,抵达加拿大的温哥华,6月21日登上“日本皇后”号轮船,开始他的返国之旅。整个跨越太平洋的航程持续了大约二十天,具体情形,今天大概只能从胡适的《留学日记》以及写给他所谓美国“女朋友”韦莲司(Edith Clifford Williams)的三、四封信里面知晓一二。上船前一天,胡适流露了对离别美国的不舍:“我感觉朋友所在的地方即是我家,而今去此我自己所造之家乡而归我父母之邦!”7月5日船抵日本横滨,胡适知道了国内张勋复辟的消息。待7月10日到达上海,复辟已经收场……
一百年前发生在胡适身上情形,再清楚不过地显示出在现代中国,个人事务与整个国家的交错图景:那年初刚发表了《文学改良刍议》,宣称“我们回来了,一切都将不同”的意气风发的青年学子,迎头就遭遇了中国或转向沉沦或继续前行的历史事件。
一百年来,这样的交错和纠缠,基本并无多少改变。这或许是一种不幸?
此刻的你们意气风发,即将离开你们多年流连的美好校园,很可能觉得未来将理所当然地展开在你们面前。但前面是晴天还是风雨,是顺流还是横风,至少在一时之间不是你们可以决定的。1917年7月7日,身处从神户启程返回上海的轮船上的胡适,恐怕不知道投入的会是怎样的一个祖国。
自然,一百年前的复辟的结局,胡适很快就看到了。而一百年间,虽然屡经曲折,往回退却的路始终没有走通。这或许是一种幸运?
由此,我们可能可以抱有一点乐观,无论面对怎样的困扰,最终路会向前延展。我们不能决定最近的未来如何,但我们应该可以为真正的未来努力。胡适无法决定自己投入怎样的一个中国,但他以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不断尝试,多少改变了现代中国的形象。
“去此我自己所造之家乡而归我父母之邦”,在我看来,这是富于象征意味的表白。胡适不舍地告别了学生时代营构起来的精神之乡,登舟归国,投身于现实的未合理想的祖国。
或许你们该记住这句话,记住一百年前的那个时刻。因为,此刻你们正处在类似的人生转折点上。
现在的中国不在你们手上,未来的中国很可能就在你们的掌握。
祝福你们!
责任编辑:方晓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毕业典礼致辞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