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影节|不卖座的文艺片,就让网络去消化吗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7-06-23 14: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6月21日晚,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互联网电影系列活动的互联网电影之夜在普陀区举行。摄像 张新燕 视频编辑 莫琪(01:27)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Netflix投资制作的奉俊昊的《玉子》是否能参赛曾引发一次选边站的闹剧。起因是Netflix投资的《玉子》不会在法国影院上映,法国境内的放映方式是网络付费观看。
引起的巨大讨论是电影能在网上看吗?
西班牙国师阿莫多瓦率先表示,自己无法想象金棕榈或其他获奖影片会是一部无法在电影院上映的电影。美国导演托德·海因斯和索菲亚·科波拉也是院线发行捍卫者。
同在评委会的威尔·史密斯更加开放:“我的孩子一周去电影院看两场电影,不过也在家里看Netflix。后者并不会影响大家去电影院,相反,可以提供给大家观看那些在电影院无法看到的电影,和世界相连,更好地了解世界电影。”
电影《玉子》海报
这件事发生后,全球媒体都在追寻反思,Netflix在影视制作领域高歌猛进,是不是流媒体的网络平台会比当年电视给电影产业造成的冲击更大?
实际上,互联网给影视产业的冲击有多巨大,国内观众和老板们早早就感受到了,电影能否在网上播,电影和互联网公司关系等问题,在今年上海电影节上也在继续广泛讨论。
6月20日开始,上海国际电影节互联网电影系列活动举行,活动有四个板块:互联网电影上海高峰会、互联网+影视产业投资跨界峰会、互联网电影之夜和互联网电影展映。
互联网系列活动至今办了三年,以独特视角和人文关怀,以创新姿态关注互联网与电影结合的各个环节,制造了不少引人关注的亮点。
相较于去年论坛上对VR的空虚讨论,今年的对电影和互联网关系的探讨更加实际和值得思考。
而互联网电影之夜的电影发布有了往年《微微一笑很倾城》《乘风破浪》等电影打底,也成为接下来院线中备受关注的一部分。
文艺小众的电影制作到发行,可以全线让网络代劳吗?
对于在戛纳电影节引起站边的问题,在互联网高峰会上,博纳影业总裁于冬、万达文化集团高级副总裁曾茂军、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等人也各自发表了观点。
于冬认为不管是网络还是传统,现在的要紧事是赶紧让国产电影恢复活力吧:“我们的国产电影现在挤不到巨幕厅快速跑道,我们的工业电影是缺失的,一年当中真正能够拿到的大片的集中度并不多,反过来就给了好莱坞电影一个在中国市场的快速通道,所以在中国市场上这些进口影片是畅通无阻的,尤其是这几个月,所有的中国电影人都感到备受压力。”
于冬
他认为互联网资本对电影的作用处于重要的重构阶段,因此他主张眼下传统电影公司和互联网公司要合力:“现在其实应该是互联网企业和传统电影公司紧密合作、形成合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今天这个会很重要的意义就是传统电影公司+互联网如何抵御好莱坞?”
提出的办法就是,仿照《玉子》在法国的发行,让爱奇艺、优酷和腾讯发行小成本文艺片。
“像国外的这些互联网公司都开始出品奥斯卡获奖电影,我觉得以后这种非工业化的电影就应该让爱奇艺、优酷、腾讯出品,让他们去做这样有特色的艺术电影,因为反正院线卖不到钱。进入院线还要花很高昂的发行成本。”
而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认为好莱坞没那么可怕。“于冬夸大了好莱坞的威胁,低估了中国国产影片的能力,去年国产影片占到份额百分之五六十的时候难道是好莱坞的片子品质更低吗?并不是,其实我们现在此刻正在上映的外国影片它的口碑并不是很好。”
但相同的是,他也提议有一些电影不进院线,直接上网。“有一部分电影天生就不是为影院播放而拍摄的,上来就是卖版权为了点播的,在美国大概只有50%的影片可以上影院,剩下的直接进入到互联网电视台播放就完了,是因为我们太贪心,我们700多部电影都想进影院。本来就是因为你不该上,所以就应该到互联网播就完了。”这个说法对于传统电影艺术捍卫者来说,应该是个比较难接受的挑战。
同时他认为,真正应该在影院看的好电影其实不会被错过,“中国的观众是全球最聪明的观众,他们从看盗版开始,接触了那么多的影片也很累。当一个影片排片超过5%的时候,这个影片不可能被埋没,如果它是好的电影。”王总的这个意见一定会得到大量“反馈”。
传统电影公司老板们如此甩锅给互联网影业,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则承认爱奇艺是在尝试:“反正文艺电影也有可能成为IP,我们现在在做尝试。”
互联网影业接得下这个“甩锅”吗?
不仅仅是文艺片制作发行,今年电影节对天价小鲜肉、粉丝电影的炮轰,也几乎全方位“甩锅”给了互联网影业。互联网投资高峰论坛上出场的乐视CEO张昭,此前不久刚刚发布乐视未来一年的重量级片单,砸出不小的水花。这次他率先表态:“所以为什么这次在上海电影节我干一件事,我就说宣布一个接下来5年和大家垂直的IP到场景的模式,和大家都没关系,我先闭环了,尽量不跟大家竞争,把这个做好已经够了。我做我的,是乐视走到今天最最重要的事,我只不过用内容把它垂直化了,跟大家区隔开,不竞争了,大家的发展效率都会高很多。”
腾讯CEO孙忠怀则是对追逐小鲜肉的事还愤愤不平:“天价演员也好,背后还有天价导演和编剧,还有天价的特效,他们应该有自己的价值,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资源,现在事实也是这样,这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今年上海电影节一直骂演员,我不认同这一点,资本的选择是自然追着市场走的,还是一定时间内比较领先的。”
阿里大文娱CEO刘开珞更加实在,直接谈到小成本文艺电影的发行案例。“前段时间有一个小的电影叫《提着心吊着胆》,我们把它推到了院线上面,同步网络也是在做,但是网络收费是20块钱一次,基本上是接近于电影票房最低的价格,最终这个片子以200万的成本在院线大约收了1300万左右的票房,在网络纯点播收入里,又有接近百万的收入。”
《提着心吊着胆》海报
这个案例是基于阿里此前就一直在提的按照时长计费的方式。“4月份我们基于收费和分成的方式,提出了按时长计费的方式。我不敢保证它一定是对的、合理的,但是一些新的方式和路我们要去走和试。”
另外,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联席董事韩旭提出很重要的一点,即看网大网剧和进电影院的不会是一拨人。“他们背后用户的重叠性并不一定非常高。相信在座的所有人都走进过电影院,但是谁看过60分钟的网络大电影吗?可能更多网络大电影的调性更偏重于小青年的群众多一些,所以其实用户的群体属性就不一样,小青年口味和高端白领的品位重叠度不是那么高。第二,拍院线片子导演、制片人,拍网大根本拍不了,你给他两三百万他们无法在成本上控制得很好。”
目前这个问题在国内还没有确切的解决方法,按时长计费不一定是出路,但至今为止,至少这算是一条实践过的路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国际电影节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