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为何没一件文物写张献忠的名字,但仍确认就是他的沉银

刘志岩(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领队)

2017-06-29 08: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确实没有一件文物上会写张献忠的名字,也不太可能会写。我们发现了一些金银容器,但也不能确认张献忠是否用过。但我们发现了张献忠册封妃嫔的金册,可以确定是张献忠的妃嫔用过的。”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研究中心主任、公众考古研究中心主任、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领队刘志岩副研究员在复旦大学说。
“复旦文博讲堂·古代艺术与文化遗产系列讲座”第10场前不久邀请到刘志岩副研究员在复旦大学博物馆颖琴厅做了题为“沉银寻踪——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大发现”的学术报告。
刘领队采用自问自答的演讲方式带领听众回顾了江口沉银遗址的发掘始末,然后又抛出一些述悬而未决的考古问题,让听众对后续的发掘充满了期待。学术报告后,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高大伦院长、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李天纲教授、文物与博物馆学系高蒙河教授作为讲谈嘉宾对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现的意义进行了讨论与述评。
经复旦大学文博系授权,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表此次讲座主要内容的整理稿。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研究中心主任、公众考古研究中心主任、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领队刘志岩副研究员
一、发掘缘起
张献忠,陕西延安人,是与李自成齐名的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文献记载,张献忠性格狡猾,喜杀戮。起义生涯前期,主要采取流动作战的方式,从陕西起家,最后转至长江流域。1644年,张献忠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两年后内外交困,做战略转移,在顺庆府(今四川南充市西充县)遭遇清军,被清军射死。
2005年,四川省彭山县在岷江河道内修建引水工程,挖出了一段木鞘,里面发现有7枚银锭,为破解历史之谜提供了线索。2005-2015的十年间,在同一段河道内又陆续发现了一些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2015年12月,四川省考古院在彭山组织召开江口沉银遗址保护与考古研讨会,与会专家一致认为目前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彭山江口就是张献忠的沉银地。2016年4月,国家文物局批准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二、工作流程:考古工作如何开展
综合考虑将江口沉银遗址的地理位置及环境后,考古队员们决定采用围堰的方式进行发掘。发掘范围则通过调查走访、历年发现结合地球物理探测仪检测的手段来确定。
现场保护
通过围堰解决发掘平台,把水下考古变成陆地考古。发掘过程中用RTK对每一件出水文物进行定位。文物的唯一出水地点就这样得以确定。江口沉银遗址的在发掘之初便配套建立了考古数据管理平台,每天都会将今天出水文物录入到系统进行更新,可以直观看到每天出水了多少文物,每个质地的文物出水了多少。遗址上发现了很多细小文物,如戒指、耳环、发簪,所以我们专门设立了筛选区域,用高压水枪,把发掘的泥土、砂岩全部冲洗、筛选一遍,避免文物的流失。
现场检测
对于现场文物的保护,考古队也是秉承边发掘边保护的原则,在现场对文物进行及时的防护与检测。
三、考古收获
本年度的发掘从2017年1月5号开始,4月12号结束,工作时间98天,发掘面积20000平方米,出水各类文物30000余件。
 
文物出水情况
出水文物中,第一类是与张献忠大西政权有关的文物,包括册封妃嫔的金册、西王赏功的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铭刻张献忠大西国国号的银锭等。其中发现西王赏功金币和银币更是上百枚,极大地丰富了实物资料。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发掘还发现了西王赏功金币的币范,对鉴定金币的真伪提供了依据。
出水“西王赏工”金银币和大顺通宝铜币
第二类是明代藩王府及官府之物,包括明代中央政府册封其子孙的金册、银册、金印、金锭、银锭等。
金锭
第三类文物是明代民间富户之物,包括大量的金银珠宝首饰,如镶宝石的金发簪、银发簪、手镯、耳环、戒指、铜镜、秤砣、金顶针等。
成串的金银戒指
第四类文物是大西军和明军的兵器和船具,我们发现了大量的铁钉、箭镞、矛等。
此次发掘数量大,种类多,等级高,时代准,地域广,证实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确认了沉银地点为彭山江口。结合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推测沉银的原因为江口之战,张献忠战败后船上所载金银沉入岷江,而非文献记载的主动沉银。此次发掘是四川省第一次水下考古发掘,也是中国考古界的内水区域开展围堰考古的初步尝试,试验了大量的新技术,管理思路多有创新,为今后滩涂考古和浅水埋藏区域的文物发掘提供了工作范式和经验借鉴。
考古工作队合影
【现场对话】
讲谈现场,自左至右分别为: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李天纲教授、复旦大学文博系高蒙河教授、四川省考古研究院高大伦院长、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研究中心主任刘志岩副研究员。
复旦大学文博系高蒙河教授:
“今天非常荣幸跟大家一起来共享四川考古大发现,我也是第一次以听众身份来聆听这个轰动全国甚至在国际上也有影响的发现。听完之后,我有几点感受:一是这次考古发掘的志愿者活动在全国有带头作用;二是希望能够看到直接反映张献忠本人遗物的直接证据,比如他用过的或者跟他有更直接关联的依据。”
领队回应:
“确实没有一件文物上会写张献忠的名字,也不太可能会写。我们发现了一些金银容器,但也不能确认张献忠是否用过。但我们发现了张献忠册封妃嫔的金册,可以确定是张献忠的妃嫔用过的。”
四川省考古研究院高大伦院长:
“这次发掘是集体的成果,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遗产中心共同发掘,取得了良好的成果。我国水下有很多遗产,未来水下考古应该得到大家更多的关注,考古的前景非常广阔。考古志愿者是考古工作的志愿者,不仅仅是考古发掘的志愿者,考古工地有很多其他的岗位也需要志愿者。”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李天纲教授:
“考古工作者很辛苦,对考古感兴趣的公众也很多,因为它为我们提供的是确凿的信息,用事实说话,这些事实为我们做社会科学的人提供了非常好的依据。听了今天的介绍,我觉得水下考古别开生面,河流里面也开展了水下考古。长江入海口有很多沉船,尤其是近现代的沉船,对这些沉船的打捞应该当作一个考古事件去对待和关注。总之,我看好水下考古,也期待江口沉银遗址可以成为2017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听众提问】
Q:发掘报告何时出版?
A:简报已着手准备,计划年内整理完成,明年发表。
Q:对下次发掘有何期待?
A:三个期待,第一是希望能找到木船;第二是发现火器;第三是希望发现更多的容器。
Q:考古志愿者的招募渠道发布消息的媒介、非考古专业志愿者的比重以及遴选标准
A:招募一开始是在单位的公众号发布消息,大家开始在朋友圈疯狂转载,各路媒体也在追踪考古,传统媒体开始转载。非考古专业志愿者的比例是四分之一,进来之后我们会进行初步的培训,根据个人的能力分配相应的岗位。选择志愿者的标准,是根据工地的工作需要来选择。我们根据报名表和个人简历进行初步筛选,对初步合格的志愿者进行电话面试。
讲座现场
(本文由复旦大学文博系姜泽瑞、麻赛萍整理,马晓光摄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刘志进行了审核并提供发掘现场与文物照片。)
责任编辑:韩少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复旦大学文博系,刘志岩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