擒魔者③|兰州缉毒警20年:首次卧底就挨打,常遭死亡威胁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发自甘肃兰州

2017-06-24 07: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有人把禁毒民警比做“与魔鬼打交道的人”、“擒魔者”,每一场行动,都是生与死的较量。每多缉一克毒,可能就会少让一个家庭受害。
2016年上映的禁毒题材电影《湄公河行动》就取材于2011年震惊世界的“湄公河惨案”,部分还原了禁毒故事。
近日,公安部禁毒局相关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介绍,从2016年以来,全国共查处吸毒人员134万人次,破获毒品犯罪案件18.1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1.9万名。在禁毒工作中牺牲、负伤、意外和过劳死亡的禁毒民警多达600余人,其中因公牺牲16人。
时值6
·26国际禁毒日三十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澎湃新闻近日奔赴广西、云南、甘肃、辽宁、湖北等地,采访多名身处一线的禁毒民警,讲述这些“擒魔者”惊心动魄的故事,和有血有肉的情感。
2017年5月份,兰州市禁毒支队抓获的涉毒品案嫌疑人。 本文图片来源:兰州市公安局新闻办
随着马达一阵咆哮,轿车闯红灯横穿街区,最终塞进一辆大货车底部,车毁人亡——
以这起毒驾事故为例,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岗位带头人梁伟分析说,吸毒后产生的幻觉,使驾驶者觉得后面有警察在追他,故亡命在街头,“这就是毒品的危害”。
今年54岁的梁伟,个头只有1米68,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从1993年以来,梁伟不停地从毒贩手中买货,熟知各种传统毒品和新型毒品。每次携巨款去跟毒贩交易,他很怕钱被对方抢走。毒贩多人高马大,他只能用行话跟对方不停周旋、给对方看钱、稳住对方,一旦对方拿出毒品交易,他不经意的一个举动,会让早已守候在旁的同事一拥而入,人赃并获。
用行内术语讲,缉毒警梁伟是内线侦查——也就是外界所称的卧底。
梁伟和战友抓获贩毒嫌疑人。
最揪心“公款被抢”
如今年过半百的梁伟,鬓间头发花白,言谈举止间更像一名教师。穿着花格子衬衣的他,如果在腋间夹一个公文包,看起来既像乡镇干部,也像做工程的小老板,几乎没人会联想到他是一名警察。很多亲戚,也说他“怎么看都不像警察”。
梁伟并非科班出身。1981年,化工专业的他从石油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河南某石油开发公司,当时石油行业的工作稳定又体面,令人羡慕。然而,梁伟的梦想却是当一名警察。1990年,26岁的梁伟考进了兰州市公安局缉私大队,后来,缉私大队更名为缉毒支队,他开始走上缉毒一线,开启他的卧底生涯。
“当警察后,看到吸毒人员妻离子散、家徒四壁的情形,我的内心很受震撼。”梁伟说。
毒品带来的直接危害和抢、偷、骗等刑事治安案件,让梁伟认识到禁毒工作的意义。当时技侦手段有限,根据情报人力进行内线侦查,是毒品案件的主要侦破手段。
据梁伟介绍,内线侦查跟毒贩打交道,不仅要求会基本的装扮,还要有关系找到中间人能跟毒贩接头,更重要的是要懂行情、会行话,这就要知晓毒品的名称、质量好坏和黑市价格等,“不能一说话,就被毒贩识破了,那只能给自己带来危险”。
毒品的名称、行话这些,他们可以通过以前的毒品案件,在审讯中获得,但其他方面就需要自己更加谨慎。比如,去跟毒贩交易时携带的巨款,里面有100元、50元、20元甚至10元、5元的零钱,“你不能一拿出钱,就让人家察觉出来,像是银行提出来的公款,而要显得是自己做生意挣的钱。”
公款,也是梁伟每次跟毒贩交易时,最揪心的事,“每次都是独自一个人前往交易,万一还没交易,钱就被抢了呢?”
6月22日,兰州市禁毒委销毁缴获的毒品。
时隔24年,1993年第一次卧底的经历,梁伟仍记忆犹新。梁伟向澎湃新闻回忆,当时,根据情报,他通过中间人独自前往兰州牟家庄毒贩的家里。
记忆中,那是一排平房,通过此前跟中间人商定交易海洛因100克,梁伟携带数万元被对方领进门。一进门他便看到对方三四个人在等候,且人高马大,“那时候几万块钱,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多,我还是很害怕”。周旋中,对方敏感多疑,并无拿出毒品交易的打算,对方仗着人多只要求梁伟给他们看钱。“我怕看不到毒品钱就被抢了,那任务失败不说,前期工作都白做了”。
梁伟说,他始终不愿意拿出钱,结果被对方一人卡住脖子打耳光、捶脸和胸,并质问他“你是干这活的不?”
“虽然害怕,但我当时感觉更多的是一种耻辱,一个警察被一群不法分子殴打,还不能做声,我就想着只要活着出去,一定要捞(抓)到这帮人。”无奈下,梁伟拿出钱以示诚意,并表示“你们仗着人多抢了钱,我找谁去,还不能报警,我也害怕。”对方慢慢相信了梁伟,派人去取货。
等梁伟拿到货,在一只脚跨出房门的同时摸了摸头,外面早已守候的战友一拥而入,人赃并获。“毒品案件不像刑事案件,刑事案件还可以现场调查取证,证人证言或作案工具等,可以举证,可以直接抓人,一个人办案还不符合法定程序,但毒品案件要达到诉讼条件,都是单兵作战一对一的取证,要求人赃并获,不然都是无用功,甚至打草惊蛇、前功尽弃。”他说。
6月22日,兰州市禁毒委销毁缴获的毒品。

失败后感觉后怕
并不是每一次毒品交易,都能人赃并获,梁伟也有失败的时候,“那种感觉越想越害怕”。
2001年,根据情报,甘肃临夏广河县有个老板手中有200多斤“货”。梁伟通过中间人,约到了对方,对方的身形是梁伟的三倍。梁伟在兰州请对方吃饭,“我请他吃手抓,他爽快答应和我交易700多克。”但断断续续,前后磨了一个多月,对方才说出交易地址,“他有个原则就是不在兰州交易,要我自己去临夏广河”。
梁伟独自开着面包车,带着中间人和十几万元公款,在广河县红庄村公路边等着和对方交易。按照计划,交易在面包车上进行,一见毒品到手时,面包车尾灯一闪,跟着的战友就会一拥而上,“当时队里跟着的车还不能跟太近,怕打草惊蛇,远了也不行,要么抓不住,要么我有危险”。
等了半晌,对方也独自一人骑着摩托车,戴着头盔赶到。“可能为了安全,他叫我下车,我叫他上车,就这样两人僵持着,我还说不上车大白天公路上怎么看东西,但他就是不上车,一直骑在摩托车上。”梁伟说,这种情况此前并没有考虑到。
僵持过后,等梁伟把巨款拿出来时,对方把毒品直接扔到了中间人手里,梁伟发出了信号,周边埋伏的4个队友一拥而上将毒贩摁翻在地,“我们四五个人压在他身上”。
始料未及的是,四五个人仍压不住毒贩。对方身形高大,体质强壮,还戴着摩托车头盔,在他们压住对方时,对方顺手摸出刀子乱刺,结果有队友皮肤被划破,梁伟的裤子被划破,对方挣脱后翻身逃跑,“开了几枪,还是跑掉了,当时并不害怕,已经习惯干这个活,但后来想,越想越害怕”。
让梁伟后怕的是,对方身上藏刀且力大如牛,如果按照原计划在面包车上交易,车内空间狭小,对方随手一刺都可能酿成悲剧,“我这样的两三个人摁不住他(毒贩),一看到有人(队友)围过来,车上他肯定掏刀子,这种情况在计划中没有考虑到,就是看个人应变能力。”
后来,经过拉网排查,兰州市公安局跟临夏州公安局联动,在临夏州蹲守一月的梁伟和战友,终将逃跑的毒贩抓回绳之以法。
缉毒警最忌讳的,就是身份被识破、曝光。一次任务的失败,都可能使半年的经营徒劳无功,还可能危及自己生命。
兰州市禁毒支队缴获的毒品和毒资。

看着毒品会流泪

“你把我弄死了,这次不枪毙我,只要我能活着出去,你给我等着。”这是梁伟在看守所提审一名毒贩时,对方向他发出的死亡威胁。
“好,我等着!”梁伟回答。接着他问该毒贩:“如果你的孩子吸毒了怎么办呢?”这也是他经常问毒贩的一个问题。
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战友彭函说,当年梁伟跨入缉毒一线时,梁伟女儿出生的当天,他还在兰州市西固区跟毒贩周旋,妻子独自在医院,如今他的女儿都已经26岁了,二十余载中,来自毒贩的这种死亡威胁已成为梁伟生活的一部分。
梁伟称,家里人在他的工作上从未拖过后腿,不过现在他年过半百,每次出门妻子会提醒“小心点,老了冲不动,让年轻人上。”但他现在是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岗位带头人。
“有时结案,看着缴获的毒品,梁队看着流眼泪。”队员吴鑫说。对此,梁伟解释,一方面辛劳数月,甚至半年、一年,抓获毒贩绳之以法带来的那种成就感,很难言说;另一方面,觉得毒品虽然没法彻底杜绝,但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减少毒品,哪怕是能拯救一个人、一个家庭,自己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不敢对家里承诺什么。”梁伟说,因为工作的原因,每次家里人说什么,只能回一句“到时看吧”,“不能陪伴”也是他觉得亏欠家人的地方。
好几回,同事车军撞见周末梁伟在家蒸馒头。“难得在家,就给家里多干点活。”梁伟说。
“想过调个岗位吗?”对此问题,梁伟毫不犹豫地说:“想过,老了干不动了。”说到此,他眼中似乎噙着泪花,他摘掉眼镜揉了揉眼睛继续说,“但往哪换呢,好像给领导开不了口,我不干这个还能干什么,就算不干,我还是会想这个。”
甘肃省公安厅官方网站上的公开资料显示,在缉毒一线二十余载,梁伟参与侦破的毒品犯罪案件500余起,成功缴获各类毒品300多公斤,缴获毒资及赃物折款人民币4000多万元。获得甘肃省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2次,甘肃省禁毒工作先进个人3次,全省公安业务标兵1次,全省公安禁毒岗位能手1次,荣立三等功3次、二等功2次、一等功1次。
2014年11月3日,第五届“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颁奖典礼上,梁伟作为甘肃省唯一候选人获得特别奖,受公安部表彰被授予全国二级英模称号。彼时,甘肃本地媒体报道称,因评选需要,需要几张工作照,可除了证件照,梁伟竟连一张像样的穿警服的工作照都没有。
警员吴鑫对澎湃新闻说,梁伟是领导,更是前辈师傅,他对队员要求并不多,反倒对其他领导在请假、调休等各方面要求严格,也不会阿谀上司,有次开会梁伟对他们说:“我们人少,要团结,该上就上,该死的时候你也活不了。”
(文中缉毒警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段彦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禁毒

继续阅读

评论(4.2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