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授马丁·菲尔德斯坦:政府统计时低估了实际GDP增长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宁整理,刘秀云 编译

2017-06-23 12: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2017年6月16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原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简称CCER)与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20周年学术交流庆典论坛在北京大学举行。来自两家机构的中美学者齐聚朗润园,共同回忆了CCER-NBER年会过去二十年的发展历程,那也正是中国发展最快的二十年。
哈佛大学教授、NBER前任主席马丁·菲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是CCER-NBER年会的美方创始人。论坛上,他发表了题为“增长速度比你想象要快”的主题演讲。菲尔德斯坦教授指出,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大大低估了真正的GDP增长。他以美国的情况举例,认为目前使用的数据统计方法会制造出极具误导性的GDP结果,而实际人们的收入和生活质量正在不断提高,这个速度已经远超出了政府的想象。

哈佛教授马丁·菲尔德斯坦
以下是马丁·菲尔德斯坦演讲的全文:

今天,我们谈谈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对于国民收入增长评估的方式。这星期初,美国公开市场委员会(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 FOMC)开了一次会,宣布了他们的新政策,并对未来GDP以及其他经济指标的变化做出了预测,包含长期预测。我们还不是很清楚这里的长期预测指的是什么,不过根据他们的报告,GDP年增长率将会从今年的2.2%,变成长期中的1.8%,那是个非常令人失望的数字。拿中国举例,相当于有人告诉你中国的GDP年增长将从6.7%变成1.8%,这会是多么令人失望。
不过美国官方公布的GDP一直以来都令人沮丧,在过去的20年里,增长率是2.3%,如果考虑到不断增多的人口,人均GDP的增长率实际才1.4%, 再加上中产阶级和富人阶级的资产分配不均,GDP中很大一部分的贡献来自富人阶级,进而使得中产阶级在过去的20年里基本上没有感受到任何增长。
2015年,美国政府官方的经济学刊物指出在过去的20年里,中产阶级的人均GDP并没有实质性的增长。这个数字被政治家,媒体等广泛引用,但我不太相信这些数据,我觉得他们远远低估了过去GDP取得的进步。我也认为这样的情况不只是发生在美国,同样也发生在其他的国家。
人们对自己经济状况的评估与整个大环境的评估表现出的不同,这让我很震惊。最近一项调查显示,民众认为五年来自己的生活变好了。但对于国家整体经济的增长,民众却持悲观态度,说美国的经济很糟糕。我想这是因为每一位居民都清楚地了解自己的情况,而对于国家整体的经济状况,他们只能依赖于一些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调查显示,民众对经济发展持悲观态度,对自己孩子的未来持悲观态度,尤其是统计结果揭示中产阶级的收入基本没有增长。
但我却认为这些数据大大低估了真正的GDP增长,更别说对于生活标准的衡量。这些信息是非常重要的,不仅对经济学家而言,在政治方面也有很重要的意义。若真如报道所言,过去20年中产阶级的收入一点都没有增长,这会大大减少民众对于美国的信念和忠诚,这还可能激发逆全球化的思潮。我对官方数据所描述的“无增长”感到怀疑。所以我先了解了一下政府统计人员是怎么得到这个结论的。
如今,政府开始衡量实际GDP,从名义GDP 转变为实际GDP,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尤其是涉及极其复杂的私营部门。另外,把名义GDP转化为实际GDP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点,一个是怎么去反映质量的变化,比如服务质量和产品质量的变化,其次就是如何去反映新的产品和新的服务的价值。
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在这个方面做研究,通过和统计公司的人员交流,并认真阅读细节,我意识到这不仅是个艰巨的任务,更意识到他们做的实在是太糟糕了。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耐心去做,而是他们使用的方法会创造出极具误导性的结果。一些新产品和服务发生变化并没有合理地被考虑在内,但怎么可能不考虑这些新产品,就统计实际GDP呢?这样做的结果,只会让这些官方统计数据毫无意义。
首先,我跟大家说说他们是怎么衡量质量变换的。经济界有个方法叫享乐回归(Hedonic Regression, 根据人们为优质环境的享受所支付的价格来推算环境质量价值的一种估价方法,即将享受某种产品由于环境的不同产生的差价,作为环境差别的价值)。对于很小部分的产品,政府是用这个方法来估算质量变化的,但是这个方法不能扩大到大量产品。我今天不谈享乐回归存在的一些问题。我们今天主要讨论下政府当前最常用的统计质量变化的方法,资源成本法(resource cost method)。这个方法不是关于质量,不是关于产出,而是关于资源成本。
通常,他们是这么做的:首先会问你的产品与去年相比有变化吗?如果厂商说是的,有变化;接下来,统计人员会问那么对于新的产品,你新投入了多少才制造出这些创新或改变的?如果生产商回答说并没有增加成本,那么统计人员就总结说这个产品并没有新的质量上的变化。这是非常荒谬的,如果生产厂商增加了投入来生产出新的产品,统计人员就总结说有质量上的提高。因此这个方法叫做资源成本法。这是一种错误的测量质量变化的方法。按照这种方法,如果成本没有增加,产品质量就没有提高,这是不对的,实际上我们可以通过技术革新在不增加成本的情况下,提高产品的质量。
这个最常被政府使用的资源成本法,并没有真正的测量产出质量的变化。这种方法会忽略掉由于技术革新带来的实际GDP的增长。对于服务质量改变的评估,他们用每一种服务的市场价值的变化除以投入成本的变化,来测量服务对于客户是否增加了价值。以在美国经济上占很大份额的健康服务为例,这几年我们目睹了巨大的提升和改善,无论是服务还是效率,但是用这种统计方法,不难得出结论医疗服务行业的产值实际上是降低了,这怎么可能呢?当然,测量服务质量对于客户的价值的变化,是一个非常难的问题,因此我并不是批评政府所做出的努力,我想指出的是这些统计是被错误注释的。当我们谈到质量变化,也就是所谓的产出增长,而实际上指的是投入的增长,这样的结果就会大大低估人均GDP的增长。
下面,我们再来谈谈新产品,新服务。当一个新产品诞生并面向大众出售时,它的市场价值列入到了名义上的GDP里,然后名义GDP转换为实际GDP,而市场价格的变化根本不会反映出这个新产品,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新产品占GDP的比重实在是太小了,根本不能影响价格因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新产品占的份额会越来越多,而这个时候产品也不再算是新产品,价格的变化会在 GDP上反映出来。可见这个方法是永远不会体现新产品本身的价值的。
我来举个例子,Statin, 一种非常了不起的药物,可以用来降低胆固醇,减少心脏病和中风的死亡率,2003年这个药成为了美国历史上销售最好的药物。后来专利过期了,价格下降,政府统计报道暗示说实际GDP增加了。但是政府从来没有衡量这个药在人类健康方面带来的改善,没人计算过这个药使心脏病和中风病人的数量大大减少,从而大大减少了国家的医疗压力。
1994年,一位专家发表了一个持续5年的研究,统计了4000个病人,结果指出Statin可以减少35%的胆固醇,心脏病致死率下降42%。在2000年到2007年间, 服用Statin的65岁以上的老人的数量增加了一倍,50%在服用,结果显示高胆固醇患者人群减少了一半,心脏病致死率下降了三分之一,这非常了不起。尽管这个新药为医疗届做出巨大的贡献,可是却根本没有在GDP增长上体现出来。
这仅仅是众多新产品,新服务的一个例子。所以,在我看来,资源成本法和其他众多方法一样,使政府的统计工作者们低估了实际的GDP增长,从刚才我们讲的这两个方面来看,至少低估了2%-4%,也就是人均GDP增长被低估了1%-3%。那么,我们怎样做才能够找到一个更好地衡量实际GDP增长的方法呢?Steve Reading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他们使用大量的条形码数据,以CES函数为基础来估算需求体系,这样他们就可以实时预测顾客对新产品的反应。我想这是如今最有潜力的方法,不过也受限于数据需求,需要以条形码存储的数据,也需要服从CEW函数的前提条件。从他们的科研,到总体数据的矫正,我们还了解的不多。
最后,我想总结两点:首先,GDP是一种后测量的方法,统计在市场上进行的产品和服务的交易。而如今,我们有很多服务是不需要付费就可以享受的,比如谷歌,facebook等等,所以我们可以考虑GDP+,将这些无法统计到名义上GDP里的算进来,而这些服务兴起非常迅速,不断为人类创造价值,正常的人应该想自己的收入其实是增加了的,因为他在用谷歌,在用谷歌地图,facebook等等;
其次,与产品和服务相比,人们更注重自己的生活品质,尤其是健康品质。我们现在寿命更长,因为人们懂得运动,不再抽烟,做很多对健康有好处的事情,人类的平均寿命在以每年一个月的速度增长。如果我们看看现在的生活质量和福利,我们其实可以说我们的实际收入和生活质量在不断提高,这个速度远远超出了政府的想象。
(编译者系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博士后、剑桥大学神经学博士。本文经主办方审定)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GDP,经济增长,哈佛教授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