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人大师》:管闲事的边界

戴桃疆

2017-06-27 16: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下国产网剧有两大模式,一种是平台自制,一种是购入独播。出品方也好、平台也罢,都无法完全计算到一部剧投放市场后的反应,在风险相当的前提下,购买独家播放权成本相对更低,因而更加划算。
影视产业政策收紧之后,电影的火热转向电视剧,电视剧又转向网剧。网剧已然成为了各大平台和制作方新的发力点。比起买入,平台自制剧看似成本更高,但也并不尽然。平台自制剧可以在更大范围调动平台所持有的资源,对这些资源进行整合,从而达到更好的整体效果。
作为一部平台自制剧,《寻人大师》整合了平台话题节目《奇葩说》的资源。网剧甚至单就这些客串的奇葩推出过有针对性的预告片——范湉湉在电视剧中负责花式植入汽车品牌软广告,并大力宣传马东在其他平台播出的新节目,樊野则主要负责拖延剧情、讲些听后笑不出来的笑话。效果并不尽如人意,但也算是努力了。
樊野客串保安
“寻人大师”其实是一个五人组成的小团体,靠帮人找人(以及被视为儿女亲朋的宠物)赚钱,乍一听有点像小田切让主演的日本电视剧《大川端侦探社》,但“寻人大师”承揽的业务性质有所不同,大川端侦探社管的都是市井人情里的闲事,刺探的是真相也是人情,大多留有兜着不肯说破的地方。
钟镇涛饰演寻人团队领导“丘陵”
“寻人大师”管的不是闲事,而是大事,起码第一季的十二集都是关系到社会民生的“大事”:动物保护、透支消费、拐卖儿童、民工讨薪、骗婚、家暴。
两集时长讲述一个相对独立的故事,围绕着相对独立的小主题讨论男女关系、亲子关系、家庭关系、新闻操守与新闻道德、女性保护、青少年心理健康等时政新闻常见议题。
五个性格、出身、年龄等各不相同的人,靠着自己的热情和一点技能完成了公安机关、行政机关、居民自治组织应该履行的职能,不仅管事,且能平事,费时费力冒险出手,也并不赚什么钱。
基于这样的描述,这个开在地下室的寻人组织听上去又有点像日本动画片《银魂》里的万事屋,没有打斗、不热血也不存在生存哲学的万事屋。
男主角林元素(胡耘豪饰),网名“氢原子”,网络侦探小说的忠实读者。主业是个给手机贴膜,贴得精致贴得艺术贴得昂贵,一次收费一百一(单位以人民币计),特长是网络信息技术,擅长依靠细节进行分析推理,副业寻人。依靠和女警察的友谊得了警方外援的头衔,帮助警方破过案,在寻人圈小有名气。家境富裕,幼年时父亲突然离开,因此留下心结,处女座,有洁癖。
女主角樱霓(何花饰),母亲是大集团前任大股东老情人的女儿,父亲不祥,谈过十二星座男友各一个仍不经世事,天真活泼,擅长“扒窃”和动漫角色扮演,在小团体中主要负责给团队找事儿、同其他成员拌嘴(以及同男主角发展感情线)。
团队领导丘陵(钟镇涛饰)原名“丘处机”,有犯罪前科,依靠酒场上建立的人脉关系网帮人办事,总是一副感慨年轻人“太年轻”的长者姿态,没什么钱,但有坚持的原则。
另一条感情线的男主角周期(付嘉饰)自称是个跑娱乐线的记者,但理想是做社会新闻,辞职之后又去抢财经记者的饭碗,跟踪大集团股权纠纷。工薪家庭出身,家庭责任感强(需要供养七大姑八大姨),追求冷艳美人夏骨朵。网络身份是一名侦探小说写手。
前任保险公司白领丽人夏骨朵(钱迪迪饰)是一个心理专家,擅长通过行为分析对方心里,精明强干,受过情伤。
何花饰樱霓
简单介绍过网剧中的主要人物之后,不难发现,角色和角色除了在个性上存在差异外,负责寻人的主力在技能上基本是重合的,缺乏明确的区分。
在解决最初的股权争夺战之后,各路人马团结起来,角色背后代表的鲜明立场也消失了,一时之间五个人拥有了同一个梦想,遇时齐齐出动,能够引发戏剧点的地方全在当事人本身和每个成员逐渐被揭露的过去上。
没有波澜强造波澜,只管市井人情找猫寻狗的小事情是无法把故事继续下去的,只能去撸起袖子干大事,成为民间警察,查案破案,不想着赚钱。
“冷漠”的男主角(胡耘豪饰)一集之中两次重复组织职责也无济于事
如果角色仅仅是个性不同,观点立场近似,是无法将戏剧本身的效果推至最大化的,这是当下以小团体为主人公的电视剧、网剧最突出的问题。
不同的经历、身份背景结合不同的个性必然引发对同一事件差异性的观点,但在当下大多数国产剧中,团队“和谐”绝大多数时候都意味着观点的近似性。
值得注意的是,组队形式如果是劳资关系,强调理念认同,成员观点近似无可厚非,但若是建立在“友谊”和共同目标上,没有强力纽带维系关系,能够引发戏剧冲突最简易方式就是设置不同角色观念上的争议——没事时可以找事,有事时可以平事。
《寻人大师》中也并非不存在角色与角色之间的立场冲突,但核心矛盾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钱。反复就这个矛盾点进行展开很容易让故事变得乏味。
坚持两集讲完一个独立小故事的《寻人大师》很快就进入了模式化的阶段:发生社会事件;团队中一人或多人插手;团队全员跟进;讨论社会民生热点问题;寻人破案;团队用自己的善意促成皆大欢喜的结局。
故事中蓄意促成林元素与樱霓、周期与夏骨朵两对情侣,但在寻人破案的过程中,对角色之间的情感缺乏铺垫,人物之间的关系一直处在不温不火的阶段,几乎停滞不前。对于各个角色的过去,除了林元素的父亲消失、丘陵的前科问题构成悬念,其余角色能够挖掘的信息十分有限。
付嘉饰周期
通过角色简介,观众不难得知,长时间与现实脱节的国产电视剧已经搞不懂职业界限在哪里了,一个娱乐记者写社会新闻、财经新闻,保险公司职员介入股权纠纷(并被视为公司业绩)……
除此之外,各个角色违法乱纪的程度也不亚于那些需要处理的问题社会成员。剧中的警察肆意泄露未结案件信息、服务业从业者随便将客户信息告知给认识的人……
剧中观点性的讨论和剧情结合的紧密程度有待提高,许多场景完全就是为了进行讨论强行给各个角色安排观点雷同的台词,这种强行插入的讨论由于并不处于完整的因果逻辑链条中,因而往往缺乏力度。
《寻人大师》身上存在着国产电视剧行业的通病,从基本的剧情结构、人物设置到台词,问题都很多,但它也是有优点的。
《寻人大师》开场用镜头语言而非旁白、画外音、人物内心独白讲故事,第一集开场之后并没有太多的台词,部分台词甚至用来串联场景而非用于体现场景本身。
男主角的贴膜主业暴露之后,在作为营业场所的市集上,包括该集事主在内的所有主要成员都通过事件的巧妙串联出现在观众的视野里——身份不同的各个人物出现在市集场景中的合理性在所不问,镜头语言的使用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樱霓虹找林元素贴膜,她的硬币击落了周期的无人机,无人机砸到了夏骨朵,捡硬币时周期被丘陵踩了一脚,镜头并非一气呵成,但这里的镜头语言却给整个场景注入了流动性。
把国产剧的标准降到正常水准以下,这种受过专业教育就应该能拍出来的场景本应该是电视剧制作中的常态,现在反而变得十分罕见了。大量电视剧中场景切换与人物出场方式大多是特写,又见特写。电视剧制作者们,让观众看到你们的专业技能和职业态度好不好嘛!
客串演出阵容(部分)
《寻人大师》的监制兼总编剧白一骢被称为“网剧一哥”,跟“网剧一哥”搭边的过往作品水平在所不论,能召集一种更有经验的熟脸给几张新面孔做配戏,“一哥”在网剧界的号召力是不容置疑的。不过这些熟脸对于年轻一代的观众而言,并没有什么号召力,受制于角色设置和戏份配置,有经验的“老演员”能够发挥的作用同样有限,除了贡献宣传噱头,并不能给剧集本身带来实质性的增色。
平台自制剧省去出品方寻求平台的环节,只需要把作品销售给观众即可,如果说影视公司需要设置诸多卖点赢得平台的青睐,那么平台自制需要的就只有打造一部有质量的作品。政策随时可能变动,仅仅靠剑走偏锋博观众眼球并不能够保证平台自制剧长久地、稳妥地规避政策风险,追求作品质量才是平台自制剧得以被观众看好、得以长存之所在。《寻人大师》之后,平台自制仍需加油!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寻人大师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