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军与数百武装分子激战满月,战术受挫折射哪些反恐隐忧?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千里岩

2017-06-24 10: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打着所谓极端组织“IS”棉兰老省”旗号的原菲律宾反政府武装“毛特”5月23日占据棉兰老岛上的马拉维市以来,菲律宾政府出动大批军警对其围剿。可是原本被菲律宾官方认为只需要数日就可以解决的战斗,却持续了整整一个月未见分晓。
时至今日,美澳等域外国家纷纷介入,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出面帮扶,而菲律宾反恐战局依然不见好转。在棉兰老岛的这场仗背后,都有哪些力量在“投棋布子”?东南亚的反恐大局又有怎样的隐患?
极端组织“IS”渗透力惊人
最初菲律宾官方认为进入马拉维市内和分布在周边要地的武装分子大约500-600人之间,除了为首的“毛特”外,还有包括臭名昭著的“阿布沙耶夫”在内数个奉行极端主义的小派别——他们都是从已经与政府达成合作协议的原反政府武装“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中分裂出来的。
但截至到发稿为止,在付出65名军警阵亡的代价之后,目前菲律宾官方宣布击毙的武装分子为258人,仍有100余名武装分子负隅顽抗。令人惊讶的是,菲军方进行身份辨认时,发现其中有大量外籍成员,除了较多的来自邻国印尼和马来西亚的之外,也有若干来自于沙特和俄罗斯车臣等地。考虑到“毛特”能够打出极端组织“IS”分支的旗号,这些外籍武装分子的出现显然是在其协调下进行“跨国增援”的结果,尤其是来自沙特和车臣等西亚中亚地区的武装分子,很可能是中东战场上有丰富战场经验的老手,是对“毛特”等武装进行“培训”的骨干。
装备落后是菲律宾军队的一大软肋。
需要注意的是,占据马拉维的举动,是“毛特”等武装自成立以来第一次对城市发起军事行动。在此之前,他们更热衷于以小规模伏击或者爆炸袭击的方式对菲政要和军警发动袭击。目前,武装分子大量利用城市地形对进攻方进行反向渗透和伏击,这一战术原本在当地非常罕见,但与车臣战争中分裂武装对抗俄军、伊拉克摩苏尔之战中极端组织“IS”武装对抗政府军的战术如出一辙。
显然,极端组织“IS”对“毛特”的种种支持,显著提高了当地武装分子的战斗力,那些阿拉伯裔和车臣裔武装分子可谓“功不可没”。
菲军受挫显战术短板
反观菲律宾军方,在20多天的激战中,虽然存在城区街巷密集、大量平民被裹挟其中的客观条件,但是菲律宾军警的表现并不容乐观。
从网上社交媒体中流传的图片看来,菲律宾军方介入之后在城区作战中多次过于冒进,不注意装甲车与步兵之间协同,突入过快而不注意巩固控制区,结果多次被武装分子利用地形进行伏击,遭受了相当的损失。
从目前报道的新闻场景中来看,菲律宾军方除了具体战术失误之外,在装备和军兵种协调上也存在相当的短板:
首先,菲军单兵火力贫弱。很少出现菲军士兵持有除了枪支之外的其他单兵武器的信息,尤其是较为机动灵活、适于在城区作战中拔除火力点的火箭筒、轻型无后坐力炮等武器。反而是武装分子对上述武器的利用更加纯熟一些;
其次,菲军装甲力量严重不足。虽然类似车臣战争中格罗兹尼的战例显示坦克陷入巷战后可能遭受相当的损失,但更多的战例标明,如果正确发挥步坦协同的威力,坦克反而是巷战中的主干力量。坦克可以凭借坚固的防御为伴随步兵提供掩护,也可以通过直瞄火力,第一时间消灭防守方的坚固支撑点。
菲律宾军队装甲力量也严重不足,图为其装备的闰制M113系列装甲车。
然而,菲律宾军方非但没有坦克部队,连装甲车的防护水平也非常令人担忧,以至于菲军士兵为了解决装甲防护贫弱的问题,在车体外部堆积了大量的木材、纸板等可燃物——所幸没有遭遇燃烧瓶等武器的袭击,否则其损失可能更大。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菲军的装甲部队不仅装备水平较差,而且战术意识堪忧。
此外,菲律宾军队的军兵种协调存在相当问题。摄于武装分子裹挟平民,菲军没有使用重炮。但对于一些情况相对明了、可被确定为武装分子支撑点的大型建筑及城市周边要地,菲军也不敢在炮兵观察哨的导引下大胆使用炮兵进行精确打击,则说明了其炮兵部队战术素养不高。而菲空军的对地火力支援协调显然也不够顺利,其误击已造成了己方至少10余人的伤亡。
极端组织在东南亚“投棋布子”
目前在中东北非的战场上,极端组织“IS”武装几乎难逃覆灭的命运。
伊拉克军队经过为期半年多的苦战,已经控制了其在伊境内的最后据点摩苏尔市的大部,目前只有少数老城街区中还有武装分子在顽抗。在叙利亚,美国大力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正在极端组织“IS”名义上的“首都”拉卡周围进行激战,叙利亚政府军也在努力打通自内战爆发以来就被孤立的代尔阿祖尔的道路。在利比亚,极端组织“IS”曾经有过一片不小的控制区,但在美国、埃及等国的大力支持下,利比亚政府军也基本将失地收复。
很显然,极端组织“IS”丢掉全部的控制区已是一件非常可能的事情,但真正令人忧虑的是,其目前掌握的数万武装分子则很难被完全就地消灭。正基于此,许多国际反恐专家认为,极端组织“IS”可能会像基地组织一样“去实体化”,为了延续生存而将这些武装分子分散到世界各地任何可能的地方去,在那里继续所谓的“圣战”。
最近在英国、法国、德国甚至伊朗多次发生恐怖袭击——这些在地图上看似分散的事实,都从不同侧面表明了极端组织“IS”组织正在为自己未来“投棋布子”,而马拉维之战则是它利用了东南亚的特殊社会环境企图大干一场的表现。
如果回顾一下“基地”组织和极端组织“IS”的兴旺,我们可以发现,他们能够肆虐横行的地区都有几个显著的特点:一、当地原本就是原教旨主义泛滥的灾区,使得宗教极端主义有了思想基础;二、当地存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