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次贷十年︱“脱实向虚”创业者:从月入百万到负债千万

澎湃新闻记者 邵媛媛

2017-06-27 12: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澎湃新闻 刘筝 制图
姓名:Jack
职业:外汇交易员
居住地:中国·上海
“很不好的十年,大起大落。”
在Jack现在位于宝山区上海大学附近的一套公寓里,我和他第一次见了面,这套180平房子既是他的起居室也是他的办公室。
他接着说:“以前住在外滩边上。现在跑到这里来了。”三年前,他卖了房子和车子,婚也因此没结成。
以及,一千多万元的债务。
(一)
Jack认为2007年是他做国际贸易时最好的一年。
2007年,中国进出口总额达到21738亿美元,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37.5%,拉动经济增长1.5到2个百分点。
在深圳,他有一家做数码产品代工公司,主要的客户在欧美,三个月下一批单子,一个月就能赚好几万,Jack记得当时上海新建商品房均价才7000元。
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风一吹,沿海的代工出口企业便倒下一片。
“客户就断掉了。”海外客户基本上已不再下单。上家不再下单和结钱,但下家还等着他的货款。企业间拖欠货款形成一个“三角债”,任何一方停止付款生意就进行不下去,Jack开始亏损。
“当时我以为最多几个月就会结束,还可以撑一撑。”但谁也不曾预料,一场从2007年美国房地产泡沫开始的危机竟然会持续那么久,在全球化日益深化的21世纪,中国进出口贸易首当其冲。
“等于前三年的贸易白做。”Jack说。根据国家发改委的数据,2008年上半年全国约6.7万家中小企业倒闭,占总数的8.5%。下半年情况更严峻,一些没有倒闭的中小企业依靠减发工资或裁员才得以生存。2008年11月,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增长率下降了2.2%,进出口增长率下降9%,十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其后,出口增长速度逐月迅速滑落。
(二)
关闭实业后,Jack“脱实向虚”——转行金融。
他毫不掩饰对金融的痴迷:“金融在我眼里就是零和游戏,就是想办法从别人那里赚钱,你赚钱别人就亏。风险很大,但非常有魅力、有诱惑性。”
2006年,Jack想做投资,在股票、房地产的尝试后,他发现,做外汇交易是最容易赚钱的。第一个月,他投下去一万美元,赚了一万美元,整整一倍的盈利率。
“你做实业的人,接触了房地产,就对实业没兴趣了。做金融的人,就不会去做房地产。因为金融是暴利。”
半年后,外汇赚来的钱又全部赔了进去。暴利和风险同时展现在Jack外汇交易的最初尝试中。天生喜欢风险和刺激,关闭实业后,Jack便毫不犹豫地投入了这场“零和游戏”中。
和其他外汇交易员一样,Jack没有选择做人民币外汇交易。
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于人民币国际化而言,其实是遇到了历史性机遇。当美元独霸的国际货币体系遭到挑战,人们相信货币的多极化利于国际金融稳定。虽然中国央行在这十年中积极地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和汇率改革,但在汇率自由化和资本账户还未完全开放等原因下,除了银行间外汇交易员,个人与民间机构并不会轻易选择交易成本高的人民币作为炒汇币种。
2009年,Jack用8个月学习外汇交易,并研究出自己的系统。他把收益比量化成直观的图表,登上国际网站打榜。3个月后,他登上榜单,第三名的成绩为他招来了客户。跟单者用15%的提成买下打榜者的信号。
盈利的数字如滚雪球般到快速上涨得让人晕眩。最高时,Jack手中管理的资金有一亿多美元。
前三年,是连顺。
那时好不风光。几亿的人民币跟着他的系统进行外汇交易。他月入百万,生活过得声色犬马。不仅在上海买了房子,买了车子,再给在广东老家的父母买了楼做茶楼。一群人围着他听他念操作理念,当时别人将他捧上天,拿着摄像机对着他,他一点没有不自在,越讲越兴奋。
金钱将他吹得越发膨胀。当时好多人来找他,如果别人说话方式他不喜欢,他都不搭理别人,“就是忘记自己叫什么名字了”。
2012年,平均收益率在60%的Jack开展“保收益”业务——为客户担保20%的收益,超出部分归自己。他保了四千万的资金收益。
这像极了一部情节紧凑的影视剧,大胆的决定后往往会遭遇意外。随后,美国为了应对久久无法复兴的经济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QE3),Jack过分自信又充满危险的决定与迎面而来的大环境变动碰撞了。整个市场的波动脱离了系统的预测,行情变化几乎是“没有方向的”。
系统走技术层面。在市场变化后,系统根据各种金融模型和经济理论,自行作出判断。但QE3的到来打乱了这一切。此后一直到现在,外汇市场因黑天鹅事件的增多而更倚重基本面的判断,单纯的数据分析无法再应对变化莫测的国际形势。
“就像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以为它两三个月,最多半年就好了,但是没有,美国经济不恢复客户没有钱,就不会下单了。”
这波外汇变化亦如此。原本,外汇走势在他眼里就像地心引力,即使飞到地球边缘还是会回来,但这次情况不同。“飞到月球去了,就不好弄了,而且不是偶尔一两次。”
2015年1月15日,瑞士央行宣布瑞郎与欧元脱钩,瑞郎暴涨40%,国际金融市场巨大震荡,多家投行和外汇交易商亏损巨大。这只被称为21世纪国际外汇市场的黑天鹅,也成为压倒Jack的最后那根稻草。
那一日,目睹风暴发生的Jack在电脑前呆怔了整整一个多小时——他抽了五包烟,并断绝了一切与外界的联系。随后的三天,他独自待在家中,醒时喝酒,醉了睡觉,如此循环。
Jack的生活似乎陷入了一则狗血的剧本中。落难的主角便遭遇众叛亲离,酒肉朋友弃他而去,谈了六年的女友告吹,房子卖了,车子卖了,还背上了一身债务。
(三)
2017年5月,在郊区一个有些破旧的小区里,我成了除保洁阿姨外,春节过后第一个拜访Jack的人。
瑞郎暴涨后的噩梦仍然延续着。事发后,客户纷纷要求清算结账。暴跌30%加上保收益20%,意味着他个人要还出五成的本金。卖了房子车子和拿出所有积蓄后,他还要还一千万多元债款。
尽管经历了大起大落,现在的Jack看起来并不消沉。在人生最低谷时,一个画家朋友与他说,“福祸无门,惟人自召”。他突然茅塞顿开,将其奉为真理。
关于人生的起与落。Jack最欣赏褚时健。曾经著名的烟草大王在身陷囹圄后竟能在古稀之年东山再起。褚时健75岁在山上种橙子,85岁时橙子通过电商卖到全国各地,已经满头白发的老头又一次一跃成为励志典范。
Jack还说了一句巴顿将军的名言——看一个人的能力,不是他事业走到最高峰的时候,而是看他跌到最低谷之后能反弹得多高。
他说这两个名人的目的是在隐喻自己。他问:“人生不是有三浪吗?我已经一起一落了,之后就本能地要回来了。”
“以前没有把钱花在有意义的事情上,应该要照顾身边的人,如果能力再大一点,就去山区帮助贫困的人。而不是和朋友吃喝玩乐,在我事业不好的时候没有人留下来,一个都没有。”
所以,如今他很珍惜来看望他的朋友。事业顺利时相识的一起运动的朋友来看他,他非常高兴,他说:“他们还是很认可我的。”
Jack估摸着,再等半年,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那时他的债已经还完,新的系统快要推出。他喜欢旅游,准备以后一半的时间用来工作,一半用来旅游。有人向他学外汇投资,他给出忠告:“不要像我一样,野心不要太大。”
野心和自负带来了不小的教训。与曾经声色犬马的生活形成鲜明对比,现在他生活的半径小得可怜,除了偶尔跑去市区与朋友喝酒和去隔壁的上海大学跑步,他几乎不用离开这个小区,即使自己做饭,食材也都是快递上门,顶多,他下楼去小区的杂货店买包烟。
“我已经脱离社会很久了,这三年来,我几乎没有社交。”他对我笑笑,“所以你来,我很开心,有人陪我聊天。”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外汇交易员,脱实向虚,次贷危机

继续阅读

评论(1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