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次贷十年︱陈亮:我在日本做跨境电商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陈洋

2017-07-05 11: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澎湃新闻 刘筝 制图                  
姓名:陈亮
职业:跨境电商创业者
居住地:日本·东京
“与pitta明星口罩厂家合意,总算松了一口气,每月固定400箱稳定供应,可签通年合同。”4月6日,陈亮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条消息。大约从2014年开始,陈亮的朋友圈中有关日本商品的消息、图片逐渐多了起来。陈亮在黑龙江大学本科毕业后和女朋友一起来到日本留学。
(一)
2007年次贷危机在美国爆发,随后在全球范围内引发金融海啸,陈亮于2008年4月进入一所日本的大学攻读政策学硕士学位。由于日本的硕士课程为2年,所以陈亮入学的时候,日本经济受次贷危机的影响还不那么明显,但到了2010年他毕业的时候,日本已经进入就职冰河期。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在2013年发布的《学校基本调查》显示:2008年日本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为69.9%,系次贷危机后最高值;2010年日本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为60.8%,系次贷危机后最低值。
虽然那时日本的就业环境较为冷淡,但陈亮依然找到了一份在日企做调研咨询的正社员工作。
作为一名外国人,能在当时日本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找到一份正社员的工作实属不易。要知道,在日本企业奉行的“终身雇佣制度”下,正社员不仅仅意味着是公司的正式员工,而且还意味着在福利待遇、退休养老等问题上有了保障。
在日企工作期间,陈亮经常为中国的媒体撰写一些有关日本经济或日本企业的评论文章,并且还与不少在日中国媒体人有交流合作。后来得知陈亮辞职,我挺意外的,还曾问过他为什么没继续走调研咨询这条路。陈亮说,“我更喜欢与人直接交往,想走在商业第一线,脚踏实地地做些事情,而不是整天坐在电脑前,没有实践却不断编写调研报告、写提案。”
(二)
在日本工作4年多后,陈亮于2014年辞去了日企正社员的工作,并开始从事日中跨境电商贸易。事实上,辞去日企正社员的工作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这意味着今后的生活可能没有保障。但现在回想起来,我非常佩服陈亮当时的魄力与商业嗅觉,因为次贷危机后的2014年恰恰是一个较为特殊的年份。
2012年12月底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推出了重振日本经济的“安倍经济学”,这其中就包括了作为“三支箭”之一的宽松的货币政策。从2012年年底至2013年上半年,日元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贬值,而自2014年年中开始,在“安倍经济学”继续助推下,日元进一步贬值,从宏观层面说,这对日企商品出口非常有利。
在微观层面上,日元的进一步贬值也降低了赴日旅行的成本,进而推动更多中国民众前往日本旅游观光。结合日本政府观光局的统计数据可以发现,2012年、2013年日元第一次持续贬值的时候,访日中国内地游客的数量均在100万人左右,而2014年日元进一步贬值后,中国内地游客数量迅速突破200万人,到了2015年则突破了500万人的大关,并且还保持增长态势。庞大的中国游客群体不但刺激了日本国内经济的增长,而且还带动了马桶盖、保温杯、电饭锅、美白丸等日本各类商品在国内的知名度与需求量。记得那段时间,我经常能在秋叶原、新宿、池袋等东京繁华地区看到手持大包小裹的中国游客的身影,而且中国游客的“爆买”现象也正是从2014年起频繁地成为中日两国媒体探讨的热门话题。
当然,国内消费者对日本各类商品的高需求并不是从2014年才开始的,至少在2012年我来到东京留学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中国留学生进行日本化妆品、日用品代购了。与这些中国留学生的“小打小闹”不同,陈亮参与创立的跨境电商公司规模更大,也更为正规。一方面,陈亮的公司积极与日本各厂商直接签署合同、拿授权,确保有充足的货源。另一方面,他也积极与国内各大电商平台合作,保证商品销路的多元。
“我们现在大概每月的出口额在1亿日元左右,厂家授权有20个左右”,陈亮说,“两三年后每月目标1.5亿出口额,争取每年能新开拓10个左右的厂家授权。”
(三)
如今,陈亮参与创立的日中跨境电商公司已经处于稳定经营中,但是我能想象到作为外国人的他在日本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各种艰辛。不过,陈亮在与我回忆那段岁月的时候反倒十分淡然。陈亮告诉我说,创业之初,商品货源的开拓是最主要的困难。
“早期开拓货源的时候,日本的厂家和上市批发商并不信任一个初创的外国人公司,幸好转行之前积攒了一些人脉,利用这些关系逐渐和日本企业进行接触沟通,并用实际的订单量逐渐打开了局面。随着贸易额的不断增加,日本的这些公司也就开始慢慢信任我们,我们从此也就获得了更多的资源与信息。总之,就是这样的不断循环,我们才做到今天。”
“那你们在开拓客户方面应该比较容易吧?毕竟国内消费者对日本商品的需求量蛮大的”我问他。
“不,你想简单了”,陈亮说“我们平时经常回国参加各种关于贸易和跨境电商的展销会,虽然也认识了不少客户,但在初期的时候这些客户大多是良莠不齐,哪家供应商的价格便宜就去哪家,没有什么忠诚度可言。经过大浪淘沙之后,现在留下来合作的都是优质的客户。我们不只是为他们提供物美价廉的商品,更多时候还为他们提供各类商品信息,或者提供区域代理权等。怎么说呢,就是尽可能站在客户的角度上做一些有附加值的事情。这样客户越做越大,我们也就逐步成长,互利共赢吧!”
现在,尽管距离2007年的次贷危机已经将近10年了,但陈亮也承认正是那场波及全球的经济危机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
“当初决定辞掉工作除了希望去商业第一线进行实践外,主要也是看到了次贷危机后,中国在世界经济复苏中所起到的巨大作用,以及中国人消费水平提高和中国市场的巨大消费能力。”陈亮说。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07年中国的GDP增长率为14.2%,2008年降到了9.6%,2016年则为6.7%。尽管次贷危机后中国的GDP增长率呈下降态势,但中国经济却依然扮演着世界经济增长引擎的角色。中国民众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很快地走出了次贷危机所带来的阴霾,特别是最近这几年里中国游客在日本的种种“爆买”就是绝佳的证明。
然而,与中国状况相反,作为经济大国的日本在次贷危机后则迎来一个“偶像的黄昏”。日本经济规模于2010年被中国超越,此后在“安倍经济学”的刺激下日本经济有所复苏,但日本社会始终未能摆脱通缩的制约,大多数日本民众仍然选择将钱存放在银行里。日本民众的低消费,使得日本企业没法扩大再生产,进而无法推动日本经济规模进一步扩大,由此形成了一个闭循环。同时,索尼、夏普、佳能、东芝、日立这些享誉国际的日本企业在次贷危机后,不是濒临破产,就是遭遇收购,似乎也成了日本经济衰退的缩影。
“次贷危机后,日本企业为了寻求活路,肯定要更多地进入中国市场去销售他们的服务以及商品。但是,中国庞大的市场由于地区文化的差异而需求多种多样,而且消费能力因地区的差异各有不同,所以日中跨境电商贸易正好是解决这一痛点的方法。”陈亮这样向我介绍他对跨境电商未来发展的看法。
当然,一方面像陈亮说的那样,次贷危机后日本企业迫切地希望将商品销往中国,但另一方面受益于中国经济长期的高速发展,也使得中国消费者对于海外高质量商品的需求不断扩大。
比如,国内的电商巨头们大多是在最近两三年里才开始大力发展跨境电商贸易,而小红书、海淘网等后起之秀也都是在2013年前后成立的。因此,次贷危机后的这10年里,中日两国的经济大环境发生的变化也促使日中跨境贸易得以进一步的细化。陈亮在2014年做出的那个离职决定,使他的事业获得了快速的发展,更重要的是他在不知不觉中踏上了时代发展的洪流。
(作者系日本东洋大学社会学研究科博士生)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海淘,次贷危机,日本失业率,跨境电商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