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木心诗歌谱曲后会是什么样,其实他自己也作过曲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实习生 竹君

2017-06-23 17: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作曲家高平童年的记忆中,有趣的事情似乎总发生在窗外。尤其在那些不得不做作业、练钢琴的无奈时刻,心思更是容易飞出窗外。这样的感受好像也并不因长大了而改变。窗外始终意味着幻想,意味着解放和自由。今年5月,高平发布了新的作品集《窗外》,搜集了他谱写的童真不泯的旋律,还收录了高平根据木心的诗和遗谱改编的《湖畔诗人》《论拥抱》《旋律遗弃 》等。“要用孩童般的耳朵来聆听的音乐”,听众这样评价这张作品集。
高平将从2017年6月初开始在北京、南京、广州和成都举行“《窗外》——高平钢琴作品专辑”发行的巡回演出。6月中旬,在北京言几又今日阅读中关村店,高平邀请了画家陈丹青、美国音乐家Anne Harley一起聊音乐、聊艺术。
高平:木心在写作时像音乐家,谱曲时像文学家
“高平很久以前就为木心的诗歌谱过曲,我听过之后非常感动。这里有一种东西是说不出来,但是能在他的音乐里面感受的到。所以我毫不犹豫在去年2月14号,把所有木心的遗稿交给高平,他在去年的夏季就编出来曲子。”陈丹青在现场介绍了这些作品的缘起,“木心一辈子藏着这些乐谱,他跟我这么熟的哥们,却从来不肯给我看,在他死后,我才在遗稿里发现。人一生不太会有这种感觉,你会遇到很多奇怪的事情,但这是很罕见的一个奇怪的事情,一个死去的朋友的乐稿,刚好有我认识的一个音乐家真的弄出声音来了,变成曲子。”
高平从2016年开始就在和学生一起做木心音乐遗稿的整理工作,“他的遗稿全都是简谱、单旋律的,还有一些只是片段。重现一个已经无法交流的前辈的艺术,真的是一个挑战。”在现场,高平先是演奏了木心的《旋律遗弃》的原始旋律,后面又演奏了经他加工后的曲子。“可能因为我知道很多木心的经历,在谱曲的时候添加了一些自己的想象。整个曲子好像很阴郁,中间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