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媒刊文怀念空军政治部宣传部首任部长朱鸿:党和人民的功臣

程建宁 周其悦 余启元/“空军发布”微信公众号

2017-06-23 20:00

字号
本文图均为 微信公众号:空军发布 图
2017年6月14日,传来了原空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朱鸿不幸逝世的噩耗,我们几乎惊呆了,实在感到意外。此前不久,我们还专门到部长家里去探望,他正在吃早饭,边吃边同我们轻松交谈,神志清晰、神态自若。我们怕谈话时间过长便起身告辞,他坚持把我们送到门口。这仿佛就是昨天的情景。他当时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是:还将有一个较长时间的“未来”,我们还有多次的见面,聆听他的深情教诲。然而,事情竟如此突然,他和我们永别了!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了!大家倍感伤怀!
此时此刻,许许多多往事,一下子都涌上我们心头,浮现在眼前。
朱鸿老首长追悼会现场。
我们记得,空军创建时期,一方面担负国土防空、抗美援朝等作战任务,一方面要迅速组建部队和各级领导机关,许多工作是白手起家、从无到有,可谓百端待举、百废俱兴。在这一关键时刻,朱鸿被任命为空军政治部宣传部第一任部长、空军报社第一任社长。当时,30岁刚出头,神采奕奕,精力充沛。从组建机构到确立编制体制,从选调干部到为空军部队培训理论教员、文化教员,从制定方针政策到组织实施等等,事必躬亲,日以继夜超负荷紧张工作。我们这批刚参军不久的知识分子,刚进入空军这样的高级机关,怎么去工作,从哪儿开始,确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朱鸿给我们讲形势、讲任务,针对我们年轻幼稚、急于求成、期盼早一点独立工作的现状,要求我们“多看,多听,多问”“一点一点去认识,去了解、去学习”“不要急于求成,好高骛远,要一步一步来”。
抗日战争时期的朱鸿(左一)。
我们正是在他手把手的指导下,逐步适应环境,学会如何开展工作。空军是一个高度现代化的新军种,其宣传、新闻工作在保持和发扬我军长期形成的光荣传统基础上,必须要有空军的独有特色。朱鸿作为创业的第一人,殚精竭虑、呕心沥血,付出了辛勤劳动,作出了重要贡献。现在,空军宣传部长(现改为宣传局长)已是第十七任,空军报社长已是第十任。每一任部长、社长的工作都是在前任的基础上不断进步发展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朱鸿不愧是空军宣传、新闻工作的探索者、开拓者、奠基者。
解放战争时期朱鸿老首长所在的东北野战军第二纵队部分同志。
我们记得,空军创建时期的许多重要文稿均出自朱鸿之手。他阅历丰富,学识渊博,思想敏锐,文笔优美。每次听他讲话,看他起草、修改的文件,都受益匪浅。让启元终身难忘的是,有一天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突然来到宣传部,说遵照上级指示,经空军党委讨论,要撰写一篇指导空军建设的文章。司令员从空军创建必须坚持的原则讲起,详谈了他对整个问题的思考,最后确定,要朱鸿就《在陆军基础上建设空军》写一篇专论。
他顺着司令员的思路,设想了文章的框架,结构,从建军原则的高度,指出了空军创立和建设的目的、方向、道路等一系列问题,从理论上进行全面系统的阐述。他要启元当下手,拿起笔来听他口述,记录整理。文章写完后,又字斟句酌,反复琢磨。然后送司令员审定。全文在《八一杂志》上发表,组织空军指战员普遍学习。毛主席对这篇文章给予了高度赞扬。我们认为这是一篇在理论上、实践上对空军建设和发展都具有重大意义的文献。启元亲身见证了这篇文章的起草过程,至今仍深感无上光荣。
1955年初军委空军政治部部分干部。前排左起:黄乃一、李道之、王辉球、刘锦平、傅平、朱鸿。后排左起:丁离南、张战戈、冯摇梧、鲁鸣、吴文、陈达明、武朝然、张学让。
我们记得,朱鸿对干部,既严格要求又启发教育,特别是对知识分子的关爱和包容。在他领导下,我们经过多次运动,既在政治思想上受到教育,又没有出现大的内耗。在宣传部这样知识分子成堆的部门,竟然没有出现一个右派分子,真难能可贵。“文化大革命”初期,群众性造反运动刚出现时,建宁也曾被部分群众簇拥到部长家“造反”,并对他进行无理申斥。
事过之后,几十年来,他从不计较,也从未提及,仍一如既往,对建宁关怀备至,他认为年轻人一时头脑发热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应该原谅的。三年前,建宁因癌症住院,已经90多岁高龄的部长,晚上还专门打电话到医院来了解病情,介绍他过去患类似疾病的情况。建宁怕影响他的休息,几次想打断但他仍坚持讲下去,一次讲了20多分钟,真是苦口婆心、爱兵如子。老首长如此关心曾经的下级,令建宁感动万分而潸然泪下,当晚浮想联翩,久久难以入睡。
1960年朱鸿老首长着军装照。
朱鸿老首长六十年代工作场景。
我们记得,2012年10月,我们组织编写《悠悠蓝天情——人民空军建立初期入伍知识青年的倾情自述》,请年已古稀的朱鸿担任编委会名誉主任,他欣然应允。朱鸿保持当年的一贯作风,从不含糊,也绝不马虎,点滴入微,想得比别人既深且细。50多万字的书稿,每一篇、每一个情节、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仔细斟酌,凡不确切的,都认真予以校正。看过他亲自改动的笔迹,人人都受到很大触动。想想,已近百岁的老人,那种精雕细刻、认真负责的精神、工作态度,令人惊讶、赞叹,不能不打心眼里深感敬佩。他以高度负责的实际行动承担这部书的名誉主任。对比之下,我们惭愧。
在这本书正式出版的时刻,朱鸿亲笔写下了1000多字的《鲲鹏展翅忆征程》贺词。他满怀激情地写道:“《悠悠蓝天情》一书的作者们,以亲身的经历记述了在空军初创时期,千千万万风华正茂、有理想有志气的青年学生从五湖四海来到军营,穿上军装,投身洪流,携笔从戎,矢志报国,为人民空军的成长壮大做出贡献。”“斗转星移,当年的年轻人已步入‘夕阳红’。抚今追昔,更感欣慰和自豪。同志们无愧于军旅岁月,没有辜负党和人民的托付和期望。虽已两鬓如霜,但仍老骥伏枥,‘一片兵心在玉壶’。”这是对编者、作者、读者多么大的激励啊!
2016年朱鸿老首长留影。
我们记得,朱鸿一生胸怀坦荡,光明磊落,自始至终努力实践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即使遭受挫折,几被审查,受到不公正对待,仍始终坚持理想信念,初衷不改。在受到错误处分平反后,他把补发的停职期间的10余年工资,全部作为特殊党费一次交给组织。1980年8月离职休养后,朱鸿继续关心党、国家和军队建设,积极投身社会公益事业,撰写多篇回忆文章,累计为白血病儿童、地震灾区群众捐款10万余元,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老党员永葆本色、服务人民、老有所为的高尚情怀,被总政治部评为“全军先进离休干部”。2016年8月10日,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写信祝贺他百岁寿庆,高度评价他做出的杰出贡献,称他“是党和人民的功臣”。老首长生前写下遗愿,遗体捐献给祖国医学事业。这是他无产阶级世界观、价值观的真实写照。
2016年空政宣传局人员为朱鸿老首长贺寿。
人活百岁不易,不忘初心、对党绝对忠诚更不易。百岁楷模,官兵敬仰,精神永存。
老首长,我们在您身边工作多年,耳濡目染受到您的教诲和影响,使我们健康成长,成为忠诚的革命干部。我们一辈子永志不忘,您将永远是我们的师长,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原题为《百岁楷模——追忆原空军政治部宣传部第一任部长朱鸿》)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空军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