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三起拐卖儿童案侦破: 分离20多年,再聚首父母已白头

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实习生 付宁

2017-06-24 07: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23日,西安市公安局举行了一场特殊的认亲活动,3个失散20多年的家庭得以重聚。其中,两个家庭分离时间为21年,另一个家庭分离时间已长达28年——骨肉重逢时,当年的懵懂幼童已长大成人,而他们的父母也已白头。
1989年4月3日,何某夫妇带着3周岁的儿子乘火车从浙江宁海返回甘肃嘉峪关,不料在西安火车站候车室时,孩子被一中年妇女拐走。1996年12月3日,男童敬鹏、女童吴琴在西安市莲湖区丰庆路某工地同时失踪,疑似被拐。
三名儿童的家人多年来遍寻无果,而受当时的侦查手段所限,这三起儿童被拐案久侦不破成为积案。自2009年打拐专项行动开展以来,警方加大对涉拐案件的打击侦破力度,同时,也得益于侦办技术的不断提升,西安警方于今年先后侦破了上述三起案件,并抓获涉拐犯罪嫌疑人3名。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今年公安部部署各地公安机关开展拐卖儿童案件积案攻坚行动,我们要求各地公安机关采取一切可行的措施,动用一切手段,查找解救这些当年丢失的孩子。”
据陈士渠介绍,在积案攻坚上警方主要有两个手段,一是顺着当时立案时的线索进行追查,二是用DNA比对来找到被拐儿童,“截至目前,通过全国打拐DNA信息库比对,我们已经找到了4600多名被拐多年的孩子。”
此外,陈士渠还希望广大群众能够积极支持警方工作,提供涉拐线索协助警方破案,争取“天下无拐”。
两幼童被熟人拐走21年终回家
6月23日,25岁的敬鹏与终于和失散21年的父母团聚,他也解开了心中最大的一个疑问:自己真的是被拐卖而非被父母抛弃。
上世纪九十年代,敬鹏、吴琴的父母从四川南部县来西安打工。平日里,4岁的敬鹏和2岁的吴琴经常一起玩耍。但在1996年12月3日,敬鹏和吴琴却同时从西安市莲湖区某工地失踪。与他们一起失踪的,还有二人父母的工友张明雄。
“他好像是说带我俩去吃面皮,当晚还在西安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去的外地。”今年25岁的敬鹏还隐约记得当年的情形,“时间长了我们也哭闹,他可能就拿吃的哄我们。”
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警官曹小平告诉澎湃新闻:“当时警方掌握的线索也很少,只是知道嫌疑人张明雄是四川人,也不掌握他的身份户籍信息,因此侦破难度很大。”曹小平称,事后了解到,张明雄是因为敬鹏的父亲产生了一点小纠纷,便临时起了犯意。
敬鹏、吴琴孩子失踪后,他们的父母认为,张明雄一人带着两个孩子应该跑不远,便只是在西安周边各地寻找,但苦寻无果。而事实上,敬鹏和吴琴已被张明雄拐至距西安四百多公里外的河南汝州。
在河南汝州,张明雄伙同贾三等人,以13000元的价格,将敬鹏卖给当地一个李姓农民。而因为嫌犯没有找到买家,女童吴琴最终被嫌犯遗弃在河南新野县一户陈姓农民家门外,后被这家人收养。
据敬鹏向澎湃新闻介绍,他的养父母原来有一儿一女,但儿子因故去世,所以才从人贩子手中买了他,“当时他们问我叫什么,我说叫鹏鹏,后来他们就给我起名叫李鹏鹏。有一次我和我妈(养母)吵架,我说我知道我是你们买来的,所以才这么对我,当时她就哭了。其实这么多年以来,他们对我也很好。”
敬鹏说,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被拐卖的,但因为张明雄和他亲生父母认识,所以他怀疑会不会是亲生父母把他卖给了张明雄。“长大后我也在一些寻亲网站上试着找我的亲生父母,但一直找不到。”
2011年,敬鹏、吴琴被拐案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西安警方成立专案组,穷尽侦查手段,辗转多地查找摸排,最终于2015年年底锁定嫌疑人张明雄身份,并于2017年5月将其在四川绵阳抓获。之后,其他两名嫌犯也相继落网。
根据嫌疑人供述及DNA比对,警方最终找到了被拐卖21年的敬鹏和吴琴。
被拐卖时,吴琴只有2岁,而她现已为人母。由于吴琴刚刚分娩,所以未能参加23日的认亲活动,警方在现场播放了她和家人团聚的认亲视频。
DNA比对令分散28年的家庭团聚
在参加6月23日认亲活动的被拐儿童家庭中,有一个家庭已分散28年。和敬鹏、吴琴被拐案不同的是,这个家庭的团聚,主要得益于全国打拐DNA信息库的DNA比对手段。
1989年4月3日,褚孔富、何春梅夫妇带着3周岁的儿子褚龙龙乘火车从浙江宁海前往甘肃嘉峪关,不料在西安火车站候车室时,孩子被一中年妇女拐走,下落不明。“当时一路坐硬座过来,又困又累打了个盹,前后两三分钟,孩子就没了。”
何春梅夫妇连忙四下寻找,但火车站里人流量大,且环境复杂,“当时也没监控什么的,感觉就像大海捞针一样,我们想着孩子可能就被拐到西安什么地方了,后来就住在西安找。”
何春梅夫妇处卖掉了在嘉峪关的家具厂,先后租住在西安的多个城中村中,边打工边找孩子。他们开始在西安周边找,最后就以西安为圆心,去陕西周边几个省份找。
有一次去一个农村寻子,何春梅和其他几个结伴寻子的家长,还险些遭到村民殴打,“他们对我们不友好,我们害怕挨打,就在雪地里跑,跑远了才发现脚上的鞋已经断了,只能光脚走路。”
她的丈夫褚孔富在一次寻子途中,被人偷走了装着儿子照片的提包。这令何春梅感到绝望,“儿子的很多照片和我们印的寻人启事都在里面,孩子没找到,照片还被偷了。我就觉得没有希望了,当时人都有些神经了,就去马路上撞车自杀,最后被他(褚孔富)和房东拉住了。”
在寻子过程中,原本家境不错的何春梅夫妇哭干了眼泪,花光了积蓄,遭罪无数,“睡过大街、住过桥洞、挨过打”。在西安居住两年后,何春梅夫妇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又辗转前往山东、天津等地寻子。
褚龙龙被人拐带到的地方是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收养其的魏某夫妇告诉西安警方,1990年2月,他们在汽车站遇到一对60多岁的“老两口”,“老两口”交给他们一个发着高烧的男孩,恳请他们收养。
魏某夫妇称他们商量后,同意收养这个男孩,但没有和那“老两口”签订收养协议,也没有金钱交易。
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警官曹小平向澎湃新闻介绍,褚龙龙后来从周围人口中得知,魏某夫妇并不是他亲生父母,便找当地警方采血入库,想通过全国打拐DNA信息库找到亲生父母。
2017年4月27日,陕西省公安厅刑侦局利用DNA数据盲比技术,发现褚龙龙的线索。6月12日,经陕西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确定了褚龙龙与何春梅夫妇的血缘关系。
依靠DNA比对已找到4600多名被拐儿童
在认亲活动现场,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向澎湃新闻介绍,现在犯罪分子通过盗抢骗等手段实施的拐卖儿童案件发案不多,破案率很高,大家不需要恐慌,但还是要提高防范意识。
“现在还有一些拐卖儿童积案未能侦破,这些案件案发时间都是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前,当时的侦破手段有限,留下的线索较少,导致案件侦破难度大。”陈士渠说,“今年公安部部署各地公安机关开展拐卖儿童案件积案攻坚行动,我们要求各地公安机关采取一切可行的措施,动用一切手段,查找解救这些当年丢失的孩子。”
“在积案攻坚上警方主要有两个手段,一是顺着当时立案时的线索进行追查,二是用DNA比对来找到被拐儿童。”陈士渠说,“截至目前,通过全国打拐DNA信息库比对,我们已经找到了4600多名被拐多年的孩子。”
“但前提就是这些被拐儿童父母,和疑似被拐人员都要采血录库,我们会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认真排查,主动发现来历不明人员,也希望群众积极提供线索,我们对这些情况会进行认真调查。”
以前述褚龙龙被拐案为例,西安铁路公安局受理后侦办多年未果,主要是受当时的侦查手段所限。
西安市公安局打拐办联络员薛永向澎湃新闻介绍,2009年10月,何春梅夫妇的血样被录入了全国打拐DNA信息库。此后,从铁路警方接手此案的西安市公安局打拐办,先后5次派专案人员辗转河南、河北、山西、山东等省进行摸排,行程近一万公里,走访60余人次,采集来历不明儿童DNA血样12份,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儿童DNA数据库,但未比中。
据薛永介绍,褚龙龙对他的身份一直有所怀疑,后来经过打拐志愿者做工作,他去当地公安机关采集了血样,后来很快就和他的亲生父母比对成功。
西安警方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09年打拐专项行动开展以来,西安警方共办结公安部督办案件20起,办结督查线索15条;办结省厅督办案件30起,督查线索11条,解救被拐多年的儿童15名。
陈士渠表示,希望各地公安都像西安公安一样,对发现的线索锲而不舍,动用一切手段来追查犯罪嫌疑人,找到孩子让他们和家人团聚。也希望广大群众能够留意身边类似的情况,积极提供线索,协助公安机关破案,争取实现“天下无拐”。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拐卖 白头 聚首

相关推荐

评论(6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