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采风录|哈萨克斯坦边陲小城记:在阿克托别遇见“中国”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龙杰

2017-06-25 16: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羊头肉!”——这大概是阿克托别之行最令人惊喜的意外收获。
大概有十来张桌子吧,摆在这家中餐馆的大厅里,约莫可坐下五六十人。土豆丝、凉拌豆芽、西红柿炒鸡蛋……无论荤素凉热,菜名全部径取音译。服务员虽可凭此熟练报菜,但发音却难做到字正腔圆。于是,羊头被我误作羊肚,无心插柳却吃了个齿颊留香。
这种不问所以的粗暴音译,对于当地人来说,就是一堆毫无意义的俄语字母组合,如黑话切口。这样做全是为了方便来此就餐的中国人。
常能遇到“中国”的阿克别托
阿克托别位于哈萨克斯坦西北部,是阿克托别州首府。该州面积约有30.06万平方公里,大概相当于保加利亚、匈牙利和葡萄牙的总和。作为州府,阿克托别市是哈萨克斯坦西北部名副其实的工业、商业和文化中心。这乍听起来十分唬人,其实,此地人口仅40余万,体量也就仿佛中国的一个普通县。
位于阿克托别市一隅的苏联著名女狙击手阿丽娅雕像。
但在这个小城,却常能遇到“中国”。除了意外惊喜“羊头肉”,我到此地吃的第一顿饭是新疆拉条子;上街没走两步就看见了标着汉语拼音的工程作业车;当地最气派的建筑之一是中石油在阿克托别的办公大楼……
该市还有一家全哈规模最大的孔子学院。据该院负责人介绍,2017年的招生人数9月预计将达2800人,自成立以来累计培训汉语人才8500余人。绝对数字看起来似乎不大,但要知道,在拥有近180万人口的阿拉木图,当地孔子学院的累计学生人数不过仅2000余众。
据说,很快将在这里设立中国领事馆。中哈两国在能源领域合作密切,而阿克托别石油、天然气等资源丰富,许多来自中国的能源企业坐落在此。随着合作的不断推进,中方来此交流和工作的人员越来越多,同时进入中企谋职的哈国民众也与日俱增。
阿克托别地处哈萨克斯坦边陲。1997年迁都之前,阿克托别与作为首都的阿拉木图恰好分别位于哈萨克斯坦的西北角和东南角,相距约2200余公里,乘火车大概要40多个小时。即便是迁都之后,阿克托别离现首都阿斯塔纳也有1200多公里,且有时差,比首都晚一个小时。
尽管多有同胞护持,但成行之前仍是再三踟蹰。令我担心的是阿克托别相对较高的犯罪率。根据哈最高检察院2016年初绘制的“犯罪地图”,阿克托别州的犯罪率位居全国第三,每万人的犯罪人数为313。而州府阿克托别市则在全州居首,每万人犯罪人数为482。
就在一年前,也是6月,阿克托别的两个武器商店和一处军管区遭到暴徒袭击,有军人和平民遇难。此事后被哈官方定性为恐怖袭击。不过,我的阿克别托之行算是平安无事。
清真寺与东正教堂共处的城市
相距京师甚远,可由阿克托别再往北走300公里,就能到俄罗斯奥伦堡了。普京曾到访过阿克托别,这要提到位于市中心的总统公园。
位于阿克托别市中心的总统公园。
总统公园是当地的重要地标,园内有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留下的一个大手印,常有市民摩挲观瞻。而更重要的是,此园设计颇有深意:两侧分别坐落着一座清真寺和一座东正教堂。公园当年是由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与俄总统普京共同剪彩启幕,寓意为哈俄两族人民友谊的桥梁。
位于阿克托别市中心总统公园一侧的清真寺。
哈萨克斯坦独立之初,国内哈俄两族人口占比基本持平,而在北部地区,俄族则占优势。况且,从1900年代开始,阿克托别就有大批俄罗斯移民居住。
1999年3月11日,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下令,废弃此市的俄语旧称阿克纠宾斯克,改用哈语发音的阿克托别。并于2001年,在此成立了西哈萨克斯坦军区。
了解了这一背景,再回头看那场纳、普二人的剪彩,恐怕会别有一番体悟。否则,市中心的阿克托别州政府大楼上也不会现在还用醒目的标语提醒人们:统一与团结,是一切成就的保障!
夜幕下,清真寺洁白圣洁,我们这些非穆斯林游客可进入寺内参观。东正教堂殷红庄重,陪同的穆斯林小哥同我们在教堂的神像下交流感悟也毫无违和。夜深人静,红白并峙,让人颇感安详静好。不知道去年6月的那个夜晚是怎样的一种景象?
位于阿克托别市中心总统公园一侧的东正教堂,远处为公园另一侧的清真寺。
“法度不严”的绿化与城市的生命力
阿克托别属丘陵地形,东北势高,一条从西北至东南方向的小河蜿蜒穿城而过。小河西南一侧地势平坦,集中着该市的大部分人口。阿克托别市内主干道组成“井”字形,10层以上的高楼屈指可数。总统公园之外,市内可观瞻之处实在寥寥。不过,虽然城小人少地偏,但却能让人感觉到与首都阿斯塔纳不一样的活力。
道路两旁的绿化可谓“法度不严”。有的地方几棵树挤在一起,而有的地方两株之间则隔着数米,偶尔还可见一棵高大异常的将树梢探到路的中央。这似乎形象地印证了彼得·伯克在《历史学与社会理论》一书中讨论“中心与边缘”一题时所下的断语:尽管边缘的人民自认为有地方局限······可他们并不是那么向往中心,反而有离心倾向,因而也更有创造性和颠覆性。
多姿多彩或许显得乱七八糟,但对于困在水泥森林中的人们而言,却或许更能感受到其间不受压制的野性所迸发出的勃勃生命力。
要离开前恰逢小雨,阿克托别的空气中更添几分软糯,那些枝头檐下的飞鸟们也叫出了水音儿。酒店里豢养的几只小松鼠,兴奋得上蹿下跳,配上耳后的那两束长长的黄毛更显欢快灵动,一个个像戏曲里戴了翎子的俊小生。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政治博士)
随着中国的全球影响力与日俱增,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我们越来越需要对世界各国有“序之如指掌”的了解。无论你是经行异域的学者,还是负笈海外的学子,或是在异邦打拼事业、追求梦想,只要你对别样的文明有深入的了解和独到的思考,能将所学所知与所见所闻相互印证,欢迎你来“异域采风录”分享,有图有真相更佳,我们将择其优者刊出。投稿邮箱:zhuzy@thepaper.cn。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异域采风录,哈萨克斯坦,阿克托别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