擒魔者⑨|云南勐海农村治安员禁毒38年,传完经验再退二线

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发自西双版纳 实习生 张涵 郭其钰

2017-06-26 12: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有人把禁毒民警比做“与魔鬼打交道的人”、“擒魔者”,每一场行动,都是生与死的较量。每多缉一克毒,可能就会少让一个家庭受害。
2016年上映的禁毒题材电影《湄公河行动》就取材于2011年震惊世界的“湄公河惨案”,部分还原了禁毒故事。
近日,公安部禁毒局相关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介绍,从2016年以来,全国共查处吸毒人员134万人次,破获毒品犯罪案件18.1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1.9万名。在禁毒工作中牺牲、负伤、意外和过劳死亡的禁毒民警多达600余人,其中因公牺牲16人。
时值6·26国际禁毒日三十周年到来之际,澎湃新闻近日奔赴广西、云南、甘肃、辽宁、湖北等地,采访多名身处一线的禁毒民警、志愿者,讲述这些“擒魔者”惊心动魄的故事,和有血有肉的情感。
在基层禁毒30多年的曼根村治安员岩说龙(左一白衣)。本文图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图
今年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设立30周年的日子,但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勐遮镇曼根村60岁傣族老人岩说龙,却已经与禁毒工作打了38年交道。
曼根村党总支书记岩温来6月17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岩说龙一直任村里的治安员,主要负责村里的禁毒和治安管理。
位于西双版纳西部的勐海县,西部和南部与缅甸接壤,勐遮镇虽不是边境城镇,但它离缅甸只有70余公里。岩温来说,曼根村曾经深受毒品的毒害,最严重时,勐海县公安局曾对曼根村进行五年包村整治。
1974年开始从事禁毒工作的岩说龙说,他历经毒品从鸦片、海洛因到新型毒品的发展。1974年到2009年,全村主要由他一个人负责禁毒,但2005年起毒品泛滥形势愈发严峻,22个村民小组只有3个小组无吸毒人员,村里不得不在2010年组织100余人的护村队打击吸毒、贩毒人员。
勐遮镇党委副书记、勐遮派出所所长高茏说,在护村队、公安部门以及有关部门的配合下,曼根村22个村民小组有12个实现无吸毒人员的目标,总体吸毒人数也大幅下降。
岩说龙说,过去30多年,民间禁毒让他感触最深的是村民的意识觉醒,以前包庇吸毒人员的曼根村村民现在会主动举报,村里也通过水稻合作社等形式帮助吸毒人员回归社会避免复吸。
目前岩说龙仍坚守在曼根村的禁毒一线,他主要任务是把自己30多年的禁毒经验教给护村队队员。他说,自己老了,但毒品不止曼根村的禁毒就不会停止,需要护村队这股新鲜力量去参与全民禁毒战争。
曼根村2014-2016年吸毒人员分布图。
从鸦片开启民间禁毒工作
走进被稻田包围的曼根村村委会办公室,除了独具特色的傣族吊脚楼外,还有一间挂着多件防刺服的办公室格外引人注目。岩说龙说,这间办公室属于曼根村护村队,除禁毒工作外,还担负着村里社区戒毒、治安管理等工作。目前护村队有187人,覆盖全村22个村民小组。
对比自己1974年开始在村里禁毒时的场景,岩说龙说,受村里指派,他和勐遮公社(注:勐遮镇前身)武装干事岩拉两人负责全村禁毒工作,当时的毒品只有鸦片。
岩说龙和岩温来告诉澎湃新闻,1974年时,在曼根村几乎看不到罂粟种植的,鸦片主要来源是离村70余公里外的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由于两地相隔不远,鸦片靠生意人或通婚家族携带进入曼根村。
在岩说龙的记忆中,当时整个曼根村有20余人吸食鸦片,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主要是历史遗留原因造成老人不懂法,认为抽鸦片不犯法。
岩说龙说,那时没有派出所,发现抽大烟的老人后主要是由村里进行处理,于是曼根村在村集体所在地专门修了一间土房用于抽鸦片老人戒毒。但戒毒屋内什么都没有,需要自带被子等生活用品。
相比现在抓毒贩的困难程度及可能出现的生命危险,他们那时抓这些吸毒老人相对简单,只需到老人家里去通知后,他们就会主动打包生活用品到村集体接受戒毒。他解释说,由于当时还是大集体经济时代,村干部公信力高且村民靠工分吃饭,所以抽大烟的老人只能主动接受处罚。
吸毒老人到村集体后,他们先被捆在村集体围墙外示众,而后接受30天义务劳动。岩说龙说,在接受戒毒劳动期间,傣医会给这些抽鸦片成瘾的老人熬制药吃。
曾经毒品泛滥的曼根村曼光村民小组如今已是美丽乡村。
入伍归来,17年难见毒品
在村集体工作2年后,1976年岩说龙参军入伍,其间他上过一次战场。1981年退伍还乡后,岩说龙仍然担任村里的治安员,并兼任曼根村曼光村民小组支部书记。
岩说龙说,随着抽鸦片的老人们先后离世,且因鸦片臭、操作程序复杂,年轻人根本不碰鸦片,曼根村也迎来一段无毒岁月,同时还有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岩温来说,曼根村地势平坦且土地肥沃,下放到户后人均有3亩左右土地,但上世纪80年代机械化程度并不高,所以每家每户都积极投身于劳动生产。
在这期间,海洛因开始在“金三角”地区出现,并成为世界毒品之王。
岩说龙告诉澎湃新闻,他从未在曼根村查获海洛因,可能是农村居民本来收入不高买不起海洛因的缘故。
对于岩说龙的说法,勐遮镇党委副书记、勐遮派出所所长高茏也给予证实,曼根村的确未发现海洛因的踪影,镇上查获的大多是一些跑货运的司机,这些人相对有钱。
昂贵的海洛因未能入侵曼根村,但岩说龙没想到,新型毒品冰毒来势凶猛。
《中国青年报》2006年报道显示,1991年,云南昆明市查获首例冰毒案。1999年,云南省缴获的冰毒数量攀升到383公斤。云南省禁毒委提供的数据显示:2000年以后,新型毒品犯罪案件迅猛增长,2005年,该省查获的冰毒案达到938起,缴获冰毒3.15吨,占全省缴毒总量的29.3%,三项指标均创云南省历史之最,新型毒品(冰毒、摇头丸等)缴获量首次超过传统毒品(海洛因、鸦片等)。
毒品泛滥的村庄
毒品再次被岩说龙发现是在1998年,接群众举报,他发现曼根村曼暖村民小组村民岩某香吸食冰毒。经对岩某香进行询问,岩说龙得知冰毒是从境外来的,岩某香买了10多粒,一部分自己吃,一部分卖给别人,一粒的价格2-3元钱。
让岩说龙意外的是,吸食冰毒的村民逐渐多了起来,并变得有些明目张胆。他说,由于曼根村90%都是傣族,而傣族活动节日较多,村民们每逢节庆就喜欢和亲朋好友一起喝酒。这些人会在家里老人、老婆和小孩休息后,喝酒时一起吸食冰毒。
岩说龙说,当时村民们不认为冰毒是毒品,反而传言吸食冰毒后干活不用睡觉、性能力提升,这让其他的村民也抱着好奇心态尝试。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一粒冰毒的价格相对便宜,当时曼根村批量的冰毒每粒价格低于2元钱,而曼根村全村120户村民家中有轿车的家庭达到2/3。
据岩说龙回忆,从1998年发现首起冰毒案后,他每年能发现四五十个吸食冰毒的村民,且全部为男性。
在机械化不高的年代,男人作为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吸食冰毒成瘾后非但不劳动,有的人为吸食冰毒把老婆的黄金首饰偷偷拿去变卖换毒品,并出现盗窃现象,这让曼根村的治安形势变得严峻,村里的女人也经常到村委会投诉吸毒带来的家庭矛盾。
曼根村曼光村民小组村民告诉澎湃新闻,本来傣族村民的房屋不设围墙、大门,但随着村里治安形势不好,村民们担心盗贼进家中,家家修建高高的围墙,院门一家比一家的高大。
岩说龙说,按傣族传统风俗,傣族村民的卧室非主人邀请,外人禁入。如果外人贸然进入,傣族村民还需请大法师到家中做法事。
这个风俗传统,也给岩说龙的禁毒工作带来极大影响。他说,最初村民们没意识到冰毒的危害时,他们就会包庇自己的家人,反正他也不能到村民卧室里抓人。
岩温来说,毒品泛滥时,全村人口为5660人的曼根村有吸毒人员226人,且主要是15-55岁的男性,吸毒人员的占比其实比较大。
禁毒工作后治安形势好转,曼光村民小组将围墙和大门拆除。
护村队应运而生
高茏说,2005年至2010年,随着毒品形势在曼根村愈发变得严峻,引起了勐海县县委、县政府的重视,曼根村被县公安局纳入包村整治对象。他说,在毒品泛滥的时候,派出所警力2010年曾达到100余人,主要开展禁毒工作,如今毒品形势可控后,派出所的警力只有15人。
随着毒品泛滥,曼根村的禁毒工作仅靠岩说龙一个人已变得不现实。岩温来说,2010年在上级政府的指导下,村委会决定成立120人组成的护村队,由岩说龙指导护村队在全村22个村民小组开展禁毒工作。
岩温来说,120人的护村队除8人列入村财务计划外,其余的护村队员大多都是村民自愿加入,村上或村民小组给他们象征性的补贴。
岩说龙告诉澎湃新闻,护村队经过发展壮大,目前已有187人,其中一些队员原本是吸毒人员,在经公安机关处罚并戒毒后,他们也自愿加入护村队,以亲身经历去宣传禁毒,曼光村民小组35岁村民岩某板就是其中之一。
岩某板告诉澎湃新闻,三年前看到朋友吸食冰毒,他觉得好奇便吸食了一段时间,后来被岩说龙送到派出所被处罚,在意识到毒品的危害及对家庭的影响后,他就自愿加入护村队参与禁毒。主要工作是发现吸毒人员、贩毒人员,每年对村里15-55周岁男性进行尿检。
曼根村的统计数据显示,经过过去几年的全力禁毒,目前曼根村已有12个村民小组的男性村民在尿检中无阳性,全村现有吸毒人员也大幅减少,只有几十个人。
岩温来说,村里还通过水稻合作社形式提供劳动岗位让吸毒人员在戒毒后回归社会,这避免他们因受社会歧视复吸毒品。
岩说龙告诉澎湃新闻,过去30多年的民间禁毒工作,让他发现村民对毒品的认识觉悟提升,以前包庇吸毒人员的村民通过接受护村队的禁毒宣传,以及村民吸毒家庭矛盾鲜活案例的影响,现在曼根村村民基本都能主动参与到禁毒工作中,只要发现有人吸毒、贩毒,村民都会及时向护村队举报。
岩说龙说,过去这些年,村里200多人因吸毒被他送到派出所处理,这些村民有感谢他的,也有恨他的,但不管感谢还是怨恨,曼根村的毒品形势得到改变,不再是一个毒品泛滥的村庄。
澎湃新闻在曼光村民小组看到,随着毒品得到控制后治安形势好转,村民们纷纷将原本砌筑的围墙、大门拆除。岩温来说,原本吸毒人员最多的曼光村民小组目前已打造成美丽乡村,每年吸引不少游客观光。
已经60岁的他虽然没有退休的待遇,但他还是希望两三年后放下民间禁毒工作,轻轻松松颐养天年,他计划用这段时间把过去的禁毒经验教给护村队队员,让这股新鲜力量与毒品继续斗争。
岩说龙说,目前曼根村已变好了,他希望在这个基础上不放松,让曼根村变得更好。
责任编辑:段彦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禁毒,治安员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