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校摘掉“矮穷矬”帽子:安排教师赴美取经,学生公派留学

田文生/中国青年报

2017-06-26 10:37

字号
受诸如“读技校就等于毕业后抡大锤”之类的错误观念影响下,曾经辉煌一时的技校,10年前却陷入了普遍的困局。“但凡条件好点的家庭,都不愿意让孩子上技校”。
即便学生有着超高的就业率,但长期的弱势仍然让技校恍若武侠小说中的“丐帮”,武功顶尖、操守一流、恪守信义,可依然被部分人无视,成为寂寥无闻的“孤岛”。
在重申“工匠精神”的时代,社会越发重视技能人才的作用。技校在这场及时雨的浇灌下,展现出革故鼎新的勇气,回应新时代的呼唤。变化中最引人瞩目的部分,是有的“丐帮”穿上了“西装”,试图通过各种途径引入国际最先进的理念和方法,摘掉“矮穷矬”的帽子,实现升级换代。
破天荒!技校教师到美国取经
“穿西装”的路径之一,是安排技校的教师到国外取经。
重庆市技工院校优秀中青年骨干教师赴美接受汽车技术短期培训。中国青年报 图
今年三四月间在美国参加的那场培训,至今让重庆市机械高级技工学校电工电子系主任李保桦“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首先体现在机会的不可思议。
过去,公派教师出国培训时,技校总是被遗忘的那一个。作为技校老师,几乎不敢奢望能公费派遣出国培训。此前,重庆市的技校教师尚没有公派出国培训的先例,此做法在国内也尚未看到公开报道。
今年年初,重庆市委组织部、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正式印发“巴渝工匠2020计划”,推出了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的一揽子高含金量的政策举措。
作为该计划的首个培训项目,重庆市10所重点技工院校中选拔的18名优秀中青年骨干教师赴美国达拉斯和底特律开展为期40天的汽车技术专业培训学习,成为填补该市技工院校师资境外培训空白的破冰之旅。
“不可思议”也体现在收获大得不可思议。
在李保桦看来,走出国门实地进行感受和比较之后,发现中美的职业教育在很多方面存在着区别,甚至差距。
他们在达拉斯伊斯菲尔德社区学院参加培训,“整个过程都是当学生”。他发现,老师大多首先抛出问题,比如车身修复,让学生自己去想办法,老师在学生解决问题的过程中,给予启发、点评和提示,最终让学生解决问题。这充分调动了学生的主动性,让其体会到探索的乐趣,对曾经犯下的错更是记忆深刻。
而在国内,李保桦和同行们往往会首先给学生讲清楚问题是怎么回事,又应该如何解决,学生“照着葫芦画瓢”,虽然看起来效率很高,学生学得也很顺畅,但会形成思维定势,往后面临新问题时缺乏创造性。
“我们都在感慨,技能课程原来还可以这样上。”回到国内上课时,他开始尝试引入一些“美式”方法,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受到了学生的欢迎。
“不可思议”还体现在职教灵活程度大到不可思议。
眼下,我国正在选择部分地区试点“职业训练院”,各地都在摸索该项工作如何破题,重庆市机械高级技工学校也参与其中。
在美国培训期间,李保桦注意到,很多人都经常参加职业培训,真正做到了“终身学习”,学会如何解决问题后就走了,时间非常灵活,也不要求取得什么证书,不拘泥于形式而强调实质内容,非常有效果。
这让他思考如何能将部分经验引入,“尽管这种做法要在中国推广非常困难,但其中还是有一些值得借鉴的地方”。
“总体上看,这次培训真是太难得了,受益良多。”他说,“我迫切希望以后还能有更多机会,也希望覆盖更多的专业,让更多老师受益。”
厉害!在校技校生公派留学
6月18日,澳大利亚联邦大学,一群来自中国的学生分成几个小组,依次独立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发动机维修,解决了排空气、不点火等故障。他们还自行制作了视频资料,交付给任课教师,从而圆满完成作业。
在这一周时间里,他们在课堂上完成了SWOT分析,学会了如何制作英文简历,甚至还举行了一次共青团组织生活。
在留学已经变得司空见惯的今天,这群留学生依然显得异常特别——出国前,他们还是技校的学生,出国用的是公费!
3月8日,在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操场上举行的欢送会上,该校8名学生在热烈的掌声中戴着大红花走上台,这个时刻既是他们人生“逆袭”的一个标志性的拐点,也是中国技校发展历程中值得铭记的一个片段。
汽车运用与维修是该校的拳头专业之一,堪称我国技校教育深度开展“校企合作”的一个典范。该校副校长李康介绍,以长安集团为例,学校不仅为其提供各类技能培训,还与其共同建设世界技能大赛汽车技术项目中国队集训基地。
近年来,长安集团强化国际化战略,建设海外生产基地和销售网络,因此需要相应的售后服务技术人员。语言成为一个绕不过的瓶颈问题,甚至需要为专业人员配备翻译,这不仅增加了成本,还降低了效率。
能不能创造出一种模式,培养出既懂英语又具有国际技能水平的高端技能人才?在世界技能大赛期间,担任汽车技术项目中国队专家组组长的长安汽车动力研究所总工程师郭七一、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到现场带队的校长朱泉、世界技能大赛汽车技术首席评委和裁判格兰特·佩奇(GrantPetch)在交流时,就此产生了共鸣。
幸运的是,格兰特·佩奇同时还是澳大利亚联邦大学汽车技术课程主任,让这一愿景有了“走出国门”付诸实施的可能。
其基本框架是:从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选拔优秀在校生、从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选拔优秀职工,赴澳大利亚联邦大学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主攻汽车维修技术。那些通过考核专业技能优秀、同时英语达到了澳大利亚联邦大学留学生雅思成绩要求者,将被入选为“巴渝工匠2020计划”培养对象选派出国深造,学成后都将回国从事汽车产业相关工作。
2016年4月,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在重庆市财政局、市人社局支持下,正式启动了“优秀学生海外留学项目(2016~2020)”。
不难想象,作为“巴渝工匠2020计划”子项目的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优秀学生海外留学项目(2016~2020)”,将在该校在校技校生中造成怎样的轰动。
就这样,阳春三月,8名技校学生和3名长安公司优秀技师进入澳大利亚联邦大学SMB校区,迈入自己的春天,这也是技校的春天、职业教育的春天甚至所有产业工人的春天——技校学生也能公派留学,让他们看到了新的希望。
开眼界!借鉴世界成果扮靓自己
34岁的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教师刘君也参加了出国培训。
他对美国课堂的教学方式感兴趣,“而我感触更深的是他们对工匠精神的理解和追求,干活不仅是为了挣得谋生的薪酬,还倾注了内心的热爱,工作中会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华和想象力。”
“我们碰到一个拥有私人飞机和游艇的‘土豪’,但他偶尔也去修理汽车,就是为了兴趣。”刘君说,那位“土豪”自己动手改装汽车,让发动机发挥到极致,改装后,能够达到原来极限值的2.5倍,“让我们这些专业人士都惊呆了。”
另一个从事车辆改装的百年家族企业,老板也动手干活,“他颠覆了我们对汽车设计的传统观念,完全按照自己的思维、想象和审美来做,尽情展现自己的个性。有一辆车,他几乎把什么都改了,相当于纯手工新造了一辆车,他的创意和自信让我感触特别深。”
“在动手能力上,我们慢工出细活,精度可能比他们强。”
刘君说,但美国工人敢于尝试新工艺、新技术的勇气,自己非常佩服。“在推进技术方面,他们头脑里的条条框框确实更少”。
“这样的培训非常‘解渴’,能够带动我们技工院校相关专业知识更新和技术升级,培养更多具有专业知识和技能,适应岗位要求,产业发展急需的技能人才。”他说。
这昭示出我国技校行业对接产业需求、对接国际标准的勇气和期待,也为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开辟了一条崭新的思路。
根据《巴渝工匠2020计划实施方案》,到2020年,全市将新增高技能人才30万名,力争培养推荐中华技能大奖3名、全国技术能手30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30名。
这项计划被分解成六大工程:紧缺高端技能人才开发、匠心筑梦、技能培训重点平台建设、技师国际交流、技能奥运摘金、全民技能提升。每项工程都有实实在在的具体内容。
事实上,我国出台了国家高技能人才振兴计划实施方案,推出了技能大师工作室、高技能人才培训基地等可操作的抓手,借鉴国内外的成功经验,也是该计划的重要方向之一。
除了教师走出国门去学习培训,“穿上西装”还包括将国外先进的理念引入技校,甚至开展深度的国际合作办学。
这预示着,这些技工院校将努力摘除世人“不入流”的偏见,借助世界最新成果扮靓自己。
(原题为:《破天荒!技校公派师生留洋》)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技校,美国,教师,出国培训

继续阅读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