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灾害可以“治愈”吗

Christopher Swope 徐东东 译

2017-06-26 15: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四川茂县山体滑坡挖掘救援现场。图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在罗伯特·缪尔-伍德(Robert Muir-Wood)看来,城市在察觉灾害上有着根本的缺陷。城市领导者倾向于回顾最近的历史,从中总结如何良好地应对风暴、地震、海啸和火山喷发。其实,他们也应该在预测、规划和管理未来的灾害风险上更进一步。
缪尔-伍德的专业就是应用一种灾害模型来管理灾害风险。他是“风险管理解决方案公司”(Risk Management Solutions)的首席研究员,这家公司为保险行业开发灾害风险建模软件,也为政府和企业提供管理灾害风险的意见。最近他出版了一本探索灾害科学的书,该书讨论了人类如何应对灾害,又在哪些方面做得不够。书名是《治愈灾害——我们如何停止制造自然灾难》(The Cure for Catastrophe: How We Can Stop Manufacturing Natural Disasters)。
《治愈灾害——我们如何停止制造自然灾难》(The Cure for Catastrophe: How We Can Stop Manufacturing Natural Disasters)
今年5月,在德国波恩召开的首次城市与保险行业峰会上,缪尔-伍德接受了citiscope的采访,以下是访谈内容:
钢筋混凝土要达标才能抵抗灾难
问:在这本书中,你引用了三只小猪盖房子的儿童故事——你的寓意是什么呢?
答:
这个儿童故事的人物是三只小猪和一头坏狼,实际上在1840年写作这个故事时,作者还是个学生,刚刚经历了一场大风暴。狼是隐喻摧毁房屋的风暴。在维多利亚时代初期,人们认为住在砖房是体面的。如果把这个故事移到美国加利福尼亚,那么坏狼就是地震,砖房在地震中不堪一击,茅草屋子(house made of sticks)却不会受损害。我想指出,并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应对灾害的方法,我们需要因地制宜。
问:建筑材料如何影响了人类应对灾害?
答:
20世纪的一个解决方案是钢筋混凝土。妥善运用的话,钢筋混凝土能有效地抵抗各种各样的地震、风灾和火灾,这些也是建筑要应对的主要灾害。不过,钢筋混凝土也面临着两大挑战。
其一:柯布西埃是20世纪上半叶主要的钢筋混凝土提倡者,他认为混凝土解放了之前建筑的一切限制。他预见到,现代城市是由钢筋混凝土支撑的高层建筑组成的。1960和1970年代的城市中心风行这种建筑。但在地震中钢筋混凝土十分致命,因为地震会让建筑在这种混凝土支架间摇晃。这是现代建筑在地震中受破坏的首要原因。
其二:钢筋混凝土的标准相对高,需要钢筋和混凝土的混合达标,才能建成有抵抗力的建筑。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有水泥,可没有工程师。没有结构工程师,是无法真正安全地使用这种材料的。发展中国家无限制地使用水泥,建造了无数极易受破坏的建筑。
问:你在书中讨论了发展出灾害文化的国家。我们可以从这些国家学到什么经验呢?
答:
一些国家饱受灾害,在它们的历史中有效地发展出灾害文化。最著名的是荷兰人的灾害文化,每个人都负担起管理洪水风险的责任。于是,这个国家成为了17世纪后期欧洲最繁荣的国家。他们把管理灾害的组织转化为管理国家的组织。这是一个很棒的例子。
其他国家也试图发展类似的文化。今天,智利发展出了一种很成功的应对地震的文化。智利地震的频率极高,每个人都面临着地震的问题。每一个建筑商都清楚,如果他们的楼在地震中倒塌,进监狱是必然的下场。
2015年智利卡尔布科火山喷发(AP Photo/Carlos F. Gutierrez)
人们还不能理性看待灾害预报
问:你也谈到了灾害预报的困难。为什么灾害预报那么棘手呢?
答:
关于成功的灾害预报和失败的灾害预报,我写了一整章,特别关注了火山喷发的预报。维苏威火山就是一个好例子。即便你收到了警报,可依然难以把握在哪个时间点疏散居民。如果疏散得过早,居民会流离失所。之后居民就会认为你是喊“狼来了”,再也不情愿疏散。
2009年意大利发生了拉奎拉地震后,检察机关以过失杀人的罪名,成功起诉了失职的民防官员和地震专家,因为他们在地震发生两三天前,还信誓旦旦地向公众否认地震的威胁。
这就让问题变得十分困难。我们期望政府官员能扮演起灾害管理人的角色,可他们没有以前的经验,又被人们赋予过高的期待,政治上的压力也大。
问:听起来是一件不可能的工作。
答:
的确不可能。除非你能教会人们:什么是可能性,什么是误差允许的范围。人们养成了理性看待天气预报的文化,因为他们每天都能验证天气预报,从而总结出一种信任的尺度。但是,人们还不能理性看待灾害预报,因为人们并不是每天都在验证灾害预报。
但有一个蒙特塞拉特岛(Montserrat)的反例。当地的火山喷发活跃了十年以上,当地人每周,有时每天都能接收火山喷发的预报,人们已经习惯了理解他们接收的预报的不确定性。这样的情况十分少见。
总是喊“狼来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在卡特琳娜飓风发生前的一年,政府在另一场风暴中疏散了新奥尔良市的居民,可伊万飓风却擦肩而过。于是,当卡特琳娜到来时,有一批居民就是不愿进行疏散,因为他们坚信这又是一次误报。
灾害的确让某些人获利
问:城市领导者还要克服什么障碍呢?
答:
我在书中提到的另一个障碍是:有些人从灾害中牟利。日本民间传说中,地震的起源是一条巨大鲶鱼在翻滚。19世纪中叶,一场地震和衍生的大火灾摧毁了东京。漫画家们创作了当地居民和鲶鱼战斗的木版画,象征人们与地震的抗争;可版画中还有一些生意人却袭击和鲶鱼战斗的居民,因为那些生意人希望地震继续下去。
我们必须诚实地承认,灾害的确让某些经济领域获利:木版画上就描绘了建筑商、铁匠、木匠、水泥匠和食品贩子在地震中赚得盘满罐满。
最近的研究还指出,政治家也是从灾害牟利的人群之一。他们在灾害之后才登场,伸手要钱,赢取选票。同样的研究还指出,如果政治家注重预防灾害的措施,却往往拿不到选票,即便你能阐明预防的利益大过成本。于是,政治家并不情愿在预防措施上投入资金,这是灾害防治上的一个严重问题。
问:有什么改变的方法吗?
答:
唯一的规避方法,是实施独立于城市和政府之外的灾害风险审核。实际上,东京市已经开始尝试了。东京市规划在未来几年将大地震的风险减少50%,不再重蹈1855年大地震的悲剧。他们采用了灾害模型来追踪防治的进展。
如果你能监管这些互相独立的灾害模型,就像审核主权国家的信用评级那样,审核一座城市预期的灾害和预期的经济损失——你就有了检查防治进展的手段。城市的市长每过三到五年就要接受一次常规的审核。一旦他们在灾害防治上没有进展,就无法连任。他们没法蒙混过关,因为这种审核将是彻底独立的。
在仙台防治灾害的过程中,人们要求政府自行采集统计数据,也没有运用任何模型来评估防治过程。这一套措施就很不灵光。因为严重的灾害并不频繁,区区十年的数据根本无法给人什么指导。必须建立模型,并且独立于政府之外。必须采用国际标准,并且让有良好声誉的评估机构或者研究所介入。
建筑业腐败和灾害伤亡密切相关
问:书名既然是“治愈灾害”。那什么才算是治愈呢?
答:
书名中的“治愈”的确有挑战性。最能够公开防治进程和督促行动的,是独立审核国家和城市是否成功减少了灾害。我们应该利用灾害模型预测风险,建模的结果会告诉我们,平均每一百年灾害的幅度,比如说预期有多少人死伤,灾害会造成多少损失。我们还要每五年进行一次审核,调查防治数据是否达到了目标——比如减少50%的灾害死伤。我们已经有能力实现这点。
问:城市领导者还需要做些什么呢?
答:
如果你希望真正了解灾害的成因和需要采取的措施,就要进行规划决策。制定标准和落实的方针,避免建筑标准的落实因为腐败而沦为形式——要知道一切国家中建筑行业总是腐败最多的行业。我们知道,建筑业腐败的程度和灾害造成的死伤密切相关。
为此,我们需要加强人们的风险教育,让人们理解灾害预警和疏散程序的必要性。为了让人们理性对待灾害,城市领导者还有很多可做。他们必须真正让人们参与灾害教育。
灾害知识已经越来越全球化。2010年的海地地震甚至牵动了远在德黑兰的伊朗政府撤出一大批在海地的伊朗人员。他们认识到海地的事情绝非事不关己。伊朗人认识到,海地的地震活动断层和德黑兰的活动断层极其相似。如果我们能够广泛吸取当今世界各地的经验,自然能够促进我们审核治愈全球灾害的过程。
(本文编译自citiscope)
责任编辑:冯婧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城市灾害,治愈灾害,风险管理,建筑业腐败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