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酒店开房吸毒一人死亡,同伴被判赔31万元上诉被驳回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通讯员 陈卫锋

2017-06-26 17: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两名男同性恋刘迪、张立相约到酒店吸毒并发生性关系,谁知计划未遂,刘迪吸毒过量死亡。
事后,刘迪的父母将张立和涉案酒店共同告上法庭,要求获赔80万元。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获悉,法院一审判决张立赔偿31.4万余元,酒店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原告不服提起上诉,后被驳回,目前判决已经生效。
相约开房吸毒
据法院透露,2015年5月的一天深夜,应好友刘迪之约,张立赶到了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上的一家酒店门口。
两人碰面后,进入酒店。为了不被酒店工作人员注意到,他们有计划地“分开行动”。刘迪选择独自通过消防通道步行上楼,张立则另行乘坐电梯来到房间。为了表示自己是住客,在经过酒店前台时,他还特意将刘迪给的房卡放置到了更明显的位置。
他们进入房间后,一切似乎都在按计划进行。可在吸毒的过程中,刘迪发生了意外,他脸色发白,眼睛微睁……张立察觉到异常,赶紧用按压胸口、掐人中等方式施救,可刘迪没有一点起色。
于是,张立急忙把毒品和吸食工具塞进包中,下楼求救。尽管120救护车到来之后采取了各种措施,但最终还是没能救回刘迪的生命。
经公安机关法医鉴定,刘迪系吸毒过量导致死亡。据张立交代,他们吸食的毒品是其通过QQ群购买的。之后,刘迪的父母将张立和酒店告到法院。
家属索赔80万元
庭审中,原告诉称,张立非法持有毒品并且提供给他人吸食,违反法律规定,侵犯他人身体和健康权、生命权。涉案酒店疏于管理、违法经营,将房间供给吸毒人员住宿,未在第一时间拨打救护电话,导致刘迪没有及时得到救治。两被告应共同赔偿死亡赔偿金7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律师费5万元。
原告确认,其赔偿诉请已排除刘迪自身应当承担的责任,即70万元系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03.7万余元的2/3。
涉案酒店辩称,已尽到管理职责。在张立向酒店前台求助时,酒店第一时间就拨打了120,急救人员12分钟之后即到达现场施救。酒店还及时拨打了110,公安局也及时出警到达现场调查事故原因,故其在本起事故中没有过错,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酒店同时认为,刘迪是吸食毒品过量而死亡,其自身存在过错。张立与其共同吸毒,系两人自身违法行为导致刘迪死亡,应由原告、张立承担责任。
张立未到庭应诉答辩。
法院确定赔偿金额为31万余元
浦东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根据刘迪、张立当天的行为过程来看,二人明显系有计划、有安排地逃避酒店管理。原告虽主张刘迪系吸毒过量导致死亡,但刘迪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知吸毒系国家严厉禁止的违法行为,对身心均有严重损害。但是,刘迪仍与人相约至酒店吸毒,导致死亡,其自身应承担主要责任。
张立提供毒品给刘迪,并与对方共同吸食毒品,其供毒、吸毒行为均已违法,且导致刘迪死亡,应承担次要责任,法院酌情确定其赔偿金额为31.4万余元。
同时,涉案酒店的电梯需刷房卡才能运行,酒店已经通过技术手段限制了非住客通过电梯出入酒店。刘迪作为合法的登记入住人,将持有的房卡交给张立。张立在经过酒店前台时特意将房卡从右手放置到更明显的位置,符合其系酒店住客的外在表征,更是从只有凭房卡才能启动的电梯上楼,故酒店对张立进入酒店并不存在管理上的过失。从现有证据上来看,酒店第一时间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已经尽到了管理职责,无需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浦东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诉,被驳回,目前判决已经生效。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郑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同性恋,吸毒,意外死亡,索赔

相关推荐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