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沙特王位更迭的预演:1958年的一起谋杀指控

白云天

2017-06-27 09: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7年6月21日,沙特阿拉伯宣布以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取代本·纳伊夫的王储之位。自1953年沙特·本·阿卜杜勒· 阿齐兹 (1902-1969)入继大统以来,沙特王位在半个世纪以来都是兄终弟及。而这次萨勒曼国王(1935-)将其侄子的王储职位改交其子,似乎要将沙特的王位继承转为子承父位的路子。作为一个地区大国,沙特的王位继承长期以来就备受外界关注。虽自沙特王朝在20世纪20年代复国以来,国内并未出现诸如内战或分裂这样的剧烈动荡,但王室内部也不无龃龉。1964年3月,在位十一年的沙特·本·阿卜杜勒· 阿齐兹宣布将要退位。同年11月,其弟费萨尔·本·阿卜杜勒· 阿齐兹 (1906-1975)登基,沙特离国,后于1969年在希腊去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场王位更迭可谓是沙特和费萨尔两兄弟长期斗争的结果。而1958年费萨尔拜相,一度代行国王的内政外交之权,便是六年后江山易主的预演。
为什么国王沙特的权力在1958年能被王储费萨尔架空了呢?在时人以及后世史家看来,除了国王沙特在财政问题上所遭受的非议,以及王室内部的制约机制等因素外,还有一场针对别国总统“谋杀”案的曝光!
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中)与其子沙特(右)、费萨尔(左)
沙特与纳赛尔关系的恶化
1958年3月,纳赛尔总统刚刚经历了其政治生涯的顶峰,可谓是春风得意。1956年埃及在苏伊士战争取得了政治上的巨大胜利,1957年埃及又为应对土耳其的威胁而出兵援助叙利亚,再加上当时埃及国力相较其他阿拉伯国家的优势,使得纳赛尔成为阿拉伯民族主义的旗帜。到了1958年2月,应叙利亚军方的请求,埃及又根据自己设定的条件,与叙利亚合并为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中文简称“阿联”)。自此,头衔由埃及总统变为阿联总统的纳赛尔,在阿拉伯君主等一批老派政治家的眼中就变得更为可怕。而阿联方面此时公布的爆炸性新闻更是反映出双方激烈的矛盾。
3月5日,纳赛尔在大马士革的一场公开讲话中,暗示沙特方面为破坏埃叙统一,企图通过叙利亚地区情报官员萨拉杰在叙利亚策动政变。更为惊人的是,阿联方面还爆料说,沙特方面的阴谋包括谋害纳赛尔!在现代国际政治中,对一国首脑的谋杀企图未必少见,但这种不留余地的暴露却不多见。开罗和利雅得关系之紧张,可见一斑。
《泰晤士报》关于萨拉杰指责沙特谋害的报道
但问题是,相较于哈希姆王朝的约旦和伊拉克,沙特王国之前和纳赛尔的关系还算良好。自沙特王朝复国以来,就与哈希姆家族结下了深仇大恨。众所周知,沙特国王的一个重要头衔是“两圣地之仆”,而麦加和麦地那这两个伊斯兰教圣城所在的汉志(又译“希贾兹”)地区,正是当年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或称伊本·沙特,1876-1953年),即沙特、费萨尔以及现任国王萨勒曼之父,从哈希姆王朝手中夺取的。双方的矛盾持续到五十年代也没有完全消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出于对伊拉克哈希姆王朝的共同敌意,沙特和纳赛尔的关系一度较为友好。虽然沙特阿拉伯自从二战结束前夕就和美国结成了亲密关系,战后又与苏联断绝了本就级别不高的外交关系,但五十年代中期的沙特国王,至少在公开的姿态上更多倾向于中立。1955年巴格达条约组织成立,这是西方遏制苏联的集体防御组织,除伊拉克外,沙特阿拉伯和其他阿拉伯国家都没有参加;1957年初,以遏制苏联为名的“艾森豪威尔主义”出台,面对美国的拉拢,沙特态度暧昧犹疑;同年7月,沙特方面宣布不与其他国家结盟,甚至奉行埃及提出的“积极中立”。9月,沙特国王更是到访大马士革,谴责叙利亚所面临的威胁。总之,沙特此时在地区问题上的立场和纳赛尔比较接近。
1956年3月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左)、沙特(中)、纳赛尔(右)在开罗达成埃叙沙三国条约
但纳赛尔毕竟代表了具有平民色彩的新兴政治力量对旧式王权的挑战,随着他在阿拉伯世界的声望日涨,沙特方面对此难以安心。此外,沙特对于纳赛尔对待苏联和西方的政策也不尽认同。作为一个典型的老派君主,沙特改善了与伊拉克哈希姆王朝的关系。而此时美国的艾森豪威尔政府注意到了这点,试图以沙特国王在伊斯兰世界的宗教权威,挑战纳赛尔在阿拉伯世界的影响力。不管艾森豪威尔政府是否真正把纳赛尔当做苏联的附庸,在冷战的大背景下,开罗方面的亲苏政策必然令美国厌恶。而且纳赛尔对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威胁”,在西方看来也是对“地区稳定”的威胁。1957年2月,在沙特国王访美期间,美方又竭力敦请他接受尚未被国会批准的“艾森豪威尔主义”。美国的拉拢或许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沙特和纳赛尔的关系着实出现了微妙的变化。7月,纳赛尔在与美国大使的会谈中,就指责美方把沙特国王当做地区领袖是错误的,孤立埃及也是不可能的。10月,美国国务院有官员认为纳赛尔之所以出兵援助叙利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担心叙利亚局势的主导权被沙特控制。
在这样的背景下,又有1958年2月埃及和叙利亚的合并,开罗和利雅得的关系也就到了十字路口。
所谓“刺杀”图谋的破产
回到这起刺杀案本身。根据阿联(埃及)方面的叙述,事件的经过是这样的:
在阿联成立前夕,沙特方面就派人与叙利亚的军政官员联系,以阻挠埃叙合并。沙特方面看中的一个重要人物就是叙利亚陆军情报处处长阿卜杜勒·哈米德·萨拉杰。萨拉杰没有变节,但根据军方的要求,他假意与沙方周旋,以便试探和取证。所以,萨拉杰在1958年2月20日收到沙方100万英镑的巨款后,又假意索要更多的贿金。沙方为此追加了100万英镑(亦有说萨拉杰总共收到190万英镑的贿金)。沙特方面的要求是,一方面在叙利亚策动政变,另一方弄清合并活动的进程,以便在纳赛尔赴大马士革时击落其飞机!收到贿金的萨拉杰,将支票等物证交给了纳赛尔和尚未卸任的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由于萨拉杰的“收钱不办事”,叙利亚和埃及的合并自然得以顺利进行。纳赛尔作为阿联总统,其大马士革之行也是平安无事。
1958年3月5日萨拉杰对沙特方面的指控
当然,纳赛尔并没有善罢甘休。除了纳赛尔和萨拉杰等人的公开指控外,纳赛尔的心腹,开罗《金字塔报》的主编海卡尔也在报纸上撰文。海卡尔除了指责沙特国王的亲信拉拢萨拉杰阻挠埃叙统一外,还提到之前沙特国王和纳赛尔友谊,特别是纳赛尔、萨达特等人之前对沙特国王的尊重。接着,海卡尔便指向美国的挑拨,即艾森豪威尔政府说沙特国王应该取代埃及的影响,自己成为阿拉伯世界乃至伊斯兰世界的领袖。为此,海卡尔颇具讽刺意味写到:“陛下(即沙特国王)呀,我们可以把领导权交到您手上,但我们不想让领导权由约翰·福斯特·杜勒斯(时任美国国务卿)交到您手上。”
不过正所谓“兼听则明”。阿联(埃及)方面的说法,无论当时的表态还是后来的回忆,毕竟也是一面之词。曾在1961-1965年担任美国驻沙特大使的哈特(Parker T. Hart)在其带有些许回忆录性质的著作《沙特和美国》(Saud and the United States: Birth of a Security Partnership)中就表示,“没有证据说明沙特国王给任何人钱。”但根据美国的解密档案,学术界对于艾森豪威尔政府试图利用沙特国王的宗教威望打压纳赛尔,是没有疑问的。至于沙特方面试图阻挠埃叙统一的指控,也不是空穴来风。1958年3月3日,也就是纳赛尔指控沙特的两天前,沙特官员图巴西(英译:al-Tubashi)就告知美国大使,“一场成功的武装革命几天内就会在叙利亚爆发”。4日,对于美国国务院方面的消极态度,图巴西则颇为自信地表示:“革命运动马上就要发起,而且会成功。”而纳赛尔发起公开指控后,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就指出:“尽管沙特国王表面上与埃及和叙利亚打交道时挺谨慎,但他也卷入了对这些国家领导人的阴谋,现在被萨拉杰和纳赛尔揭露了。这是个运作非常糟糕的阴谋……现在有人想让美国卷入其中,尽管我们已经劝说沙特不要落入圈套,可是没用。”根据这些资料,美国方面也认为,沙特所受的指控并不冤枉。当然,沙特方面是否真如阿联方面指控得那么惊人,竟然要对一国元首痛下杀手,就不得而知了。而且即便真有谋杀企图,也无法确定是否是沙特国王本人的意思。
关于艾伦·杜勒斯谈及此次阴谋的解密档案
费萨尔的崛起
但无论如何,纳赛尔的这次指控都给沙特国王在国内的地位造成了严重打击。3月23日,王储费萨尔被任命为首相,总理内政外交及财政事务。沙特国王本人的权力被大大架空。根据后来沙特王室的异见分子所言,指控曝光后,国王的叔父就斥责沙特的行为是要把王室引向地狱,并要求沙特与其弟费萨尔合作。如此,沙特在王室内部的巨大压力下就把权力交给了费萨尔。无论这位投向开罗的异见王子所言是否真实,但费萨尔拜相距离指控事件只有18天的时间。所以人们普遍接受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
说到这位费萨尔王储,他的形象和其兄沙特国王的保守、奢靡颇为不同。1919年,13岁的费萨尔就被其父王派去伦敦访问,据说是第一位到访英国的沙特王室成员。接着,又去了法国。当时的沙特王国尚未像今天这样享受到巨大的石油红利,即便在中东地区也比较落后。而这次欧洲之行,对于一个生活在阿拉伯内陆的少年来说,无疑开阔了其眼界。到了1922年,这位16岁的王子已经被授予了一定的军政之权。1926年,费萨尔又成为汉志地区的总督——伊斯兰教的两大圣城—麦加和麦地那就在汉志地区。1930年,费萨尔又被任命为外交大臣,一直做到1960年。值得一提的是,费萨尔还曾于1932年访问过苏联。
其兄沙特在位时的一些奢靡做派不但损害了自己的形象,还造成严重的财政问题,引起王室内部的不满。而费萨尔拜相后,除了改善与纳赛尔的关系外,另一个显著措施就是削减支出,挽救财政。这就给费萨尔赢得了节俭之名。当然,到了1960年,沙特国王又重新兼任首相,费萨尔似乎暂时失势。但两年后,费萨尔在王室的支持下,再次担任首相。需要注意的是,1962年末,由于阿联对也门内战的军事介入,引发沙特阿拉伯的强烈不安,两国关系也急剧恶化。此时的费萨尔王储对待纳赛尔的态度也与当年截然不同,甚至有时比其兄更为强硬。由于王室和宗教界的支持,以及沙特离国就医的时机,费萨尔的权势也在逐步扩展。面对费萨尔的咄咄逼人之势,沙特也曾试图重新夺权,但却引发费萨尔的强烈反弹。终于在1964年3月,沙特宣布将要退位。11月费萨尔登基。
从1964-1975年的十一年间,费萨尔实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现代化改革,使沙特阿拉伯的落后面貌大为改观。在与纳赛尔的斗争中,大体而言,费萨尔也以胜利者的姿态,与其体面和解。而就与美国的关系,美沙关系之亲密也正是在费萨尔时代经历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特别是尼克松政府,更是把沙特阿拉伯和巴列维王朝治下的伊朗视为美国在中东的“双柱”。当然,费萨尔毕竟是阿拉伯国家的元首,就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不能不做出些回应。1973年埃及(1971年开罗方面去掉“阿拉伯联合共和国”这个国号)、叙利亚在军事上打击以色列时,费萨尔也对西方采取了石油战争。
相比这位叱咤风云的费萨尔国王,当年那位情报官员萨拉杰则是昙花一现。虽说萨拉杰在1960年被纳赛尔委以重任,被外界视为纳赛尔在“叙利亚的总督”,以雷霆手段打压一切反对势力,也可谓是出尽了风头。但由于对纳赛尔排斥本地人的失望和反感,1961年9月叙利亚人发动政变,退出阿联。萨拉杰一度被捕,不久获释,先后流亡于贝鲁特、开罗,政治生命基本结束,终于2013年去世,是二战后中东那些政治生命过早结束之人的一个代表。
与萨拉杰在政坛上的昙花一现相比,与哥哥沙特以前国王的尴尬身份客死他乡相比,费萨尔作为一个杰出的君主,无疑是成功的。但与萨拉杰的善终相比,甚至与沙特相比,费萨尔的结局并不完美。1975年3月28日,69岁的费萨尔在接受一个侄子的拥抱时,被其突然以手枪射杀。
责任编辑:于淑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沙特,埃及,冷战,王位更迭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