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论坛|中美韩专家激辩萨德背后的东北亚“安全困境”

澎湃新闻记者 杨一帆

2017-06-27 08: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韩国新总统文在寅上台执政后,各界曾希望他在任内妥善处理“萨德”问题,改善因这一问题受挫的中韩关系。不过,一度因环评问题要求暂停部署“萨德”的文在寅,最近在临近访美前,不断对外放出并无意撤回“萨德”的表态。
在25日的第六届和平论坛上,来自中美韩三国的专家在“萨德”问题上展开一番“舌战”。对于美韩专家有关在韩部署“萨德”问题上的辩解,中国专家据理力争纷纷予以反驳。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所研究员李开盛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美韩专家的立场实际上是一种策略,但是中方反对“萨德”的立场不会改变。
“中美韩意志的较量”
自去年7月美韩共同宣布将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以来,东北亚本就脆弱的安全结构更深陷“安全困境”的怪圈。在此次论坛上,中美韩专家也就“萨德”问题展开激辩。
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前副助理国务卿、普林斯顿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项目主任柯庆生(Thomas J. Christensen)声称,相比于朝鲜核导技术的突飞猛进,部署“萨德”已是一个较为保守的政策,美国还可以采取更为激进的措施,如在东北亚部署战术核武器、甚至允许日韩两国拥核都是可能的选项。
对此,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李彬反驳道,朝鲜核问题不是“萨德”问题的唯一源头。李彬表示,在中美对话中,美国的语言措辞很值得琢磨:其坚持的一直是“如果没有朝鲜核导计划,就没理由部署‘萨德’”,而不是“如果没有朝鲜核导计划,就撤出‘萨德’”。他还介绍做过的一个测试称,如果问美国官员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即如果朝鲜的导弹计划不复存在,那是不是可以把“萨德”撤出去呢?他们会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反导是不需要理由的,他们就是喜欢这种能力。”李彬强调。
韩国前外长尹永宽则称,在韩部署的“萨德”系统选择的是末端模式,探测距离约为800公里;若更改为探测范围可达2000公里的前瞻模式,其需要运回美国的制造厂,时间上也长达一周——韩国没必要这么做。
李彬回应道,“萨德”雷达的探测距离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取决于许多不同的因素,其中之一就是雷达目标的重合性。朝鲜的弹头在“萨德”雷达上的交叉性是很小的,中国弹头的交叉性则非常大,所以“萨德”雷达检测朝鲜导弹时可能只有500公里的射程,观测中国导弹的范围就可能有2000公里。
尹永宽还表示,韩国知道中国担心的是其会加入美日两国的反导体系,而韩国政府一贯的立场就是不加入,韩国防长韩民求也做出过相应的说明。
对此,中国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研究中心原主任姚云竹表示,中国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就反对美国在东亚部署反导系统,不只是现在有了“萨德”才开始反对。而且,美国不断强化和东亚盟国的军事关系,并纳入了针对中国的内容。中国作为被排除在联盟体系之外的国家,又处于美国在盟国部署的雷达系统的密切监视下,怎么可能不怀疑部署这些系统的真实目的?中国担心在韩国部署“萨德”只是美日韩加强反导合作的第一步。
对于双方在“萨德”保卫韩国能力上的分歧,柯庆生辩称,朝鲜威胁韩国北部的方式很多(如大规模火炮、化学武器等),但威胁韩国南部主要依靠导弹。但实际上,以首尔为核心的都市圈集中了韩国最主要的人口与经济成果。
姚云竹认为,“萨德”雷达系统可以提前监测到中国战略导弹的发射情况,增强美国分辨真假弹头的能力,提高美国的拦截成功率,同时在和平时期可以加强对中国导弹活动的监视。这从某种程度上抵消了中国的战略威慑能力,破坏了中美之间的战略稳定性——这是全球的战略稳定,而不是地区性的。
东北亚围绕“萨德”已陷入“安全困境”。所谓“安全困境”,通俗地讲,是指一国加强安全的举措会降低其他国家的安全感,进而迫使别国做出加强安全的举措,并形成恶性循环,导致普遍的不安全。
“(美韩代表的强硬立场)实际上也是他们的一种策略,但从我们的逻辑讲,我们反‘萨德’的立场也很难改变。” 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所研究员李开盛对澎湃新闻表示,“从这个角度看,这也是双方意志的较量。我们不希望搞僵,但不能轻易退却。”
文在寅将于6月28日启程访美
围绕“萨德”,中韩双方专家都不否认,双边关系在过去的一年遭遇极大的困难。不过,困境本身也往往孕育着机遇。
韩国新总统文在寅上台后,立即向中美俄日四国分别派出特使。韩国首尔国立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郑在浩表示,文在寅派往中国的特使团成员的资质明显比其他三国要高,体现了韩国新政府对于改善对华关系的迫切愿望。6月7日,青瓦台也公开宣布,由于将对“萨德”系统进行全面的环境评估,目前正在进行的部署工作将暂停,是否追加部署需等待评估结果。而这一评估,将持续一年左右。
但是,文在寅在20日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萨德”环评并不意味推迟或取消部署,表明其不打算改变前政府有关“萨德”问题的决策。韩国新任外长康京和26日也表示,部署“萨德”是韩美共同做出的决定,韩方无意推翻该决定。
据韩联社报道,文在寅将于6月28日启程访美。由于美国政府多位高官已对韩国政府在“萨德”问题上的犹豫立场表达不满,尽管美国防长马蒂斯在今年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对韩国表示理解,但文在寅面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时仍需就妥善处理“萨德”问题寻求特朗普的理解。
李开盛认为,要文在寅改变前任部署“萨德”的决定确实很困难,其在“萨德”问题上实际在采取“以拖待变”的政策。“文在寅总统决定暂停部署‘萨德’导弹拦截系统,目前无论如何都是一个机会之窗。”姚云竹认为。
此前,据韩国《朝鲜日报》6月8日报道,驻韩美军目前只能用“萨德”自带的发电机临时供电,原因是星州基地尚不具备运行“萨德”高功率雷达的高压电力设施。
韩媒报道称,“萨德”系统自带发电机噪音巨大,且只供紧急状况下才使用。据悉,它能以1.3兆瓦的功率产生4160伏的高压电,但启动一小时就需耗费340升航空燃油。由于星州居民旷日持久的集会抗议,燃油车无法开进基地,驻韩美军不得不动用直升机运输燃油,甚至还为此向韩军“请求支援”。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和平论坛,萨德

继续阅读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