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想科技陈宽:诺奖得主门徒辍学回国创业做AI辅助筛查肺癌

澎湃新闻记者 王心馨

2017-06-27 07: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陈宽 资料图
陈宽是海归,但他没有完成自己在美国的学业就回国了。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80后的他回答非常简单:我在国内找到了自己非常想要做的事,我很坚定。
让他决心回国的事和你我都息息相关,他打算利用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技术,帮助医生诊断肺癌等疾病。这只是第一步,更大的愿景是他希望自己创办的推想科技公司能利用技术,解放更多的医疗资源,从而能平衡落后地区的医疗资源。
师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但辍学了
陈宽是深圳人,在决定回国创业前,陈宽有着令人艳羡的学习背景。初中毕业后,陈宽进入新加坡莱佛士书院读高中。这个学校曾被誉为是培养新加坡领导人的摇篮,也是李光耀、吴作栋的母校。高中毕业后,他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完成了本科学业,并继续在该校攻读经济和金融双博士,师从200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赫克曼(James Heckman)。如果不出意外,博士毕业后,陈宽会进入华尔街。
得益于老师对教学态度的开放和发散,陈宽在美国的金融学习和计算机相关。
“在美国读经济和金融这一块,我觉得基本上和计算科学没有太大区别。我有很大的精力是从海量的数据当中去挖掘规律,然后利用规律建立一个数学模型,来预测金融现象。” 推想科技创始人兼CEO陈宽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说。
在学校做过的研究里,陈宽有两个研究让人深刻印象。一是,拿大量的媒体数据进行建模,然后预测接下来半个小时之内某个股票是否会发生特别大的波动,以及一段时间内会不会发生黑天鹅事件。另外一个是研究人与人之间的贫富差距,这个研究也是詹姆斯·赫克曼著名的研究。有趣的是,有一年时间里,陈宽一直在帮猴子做基因测序。赫克曼认为人与人的差距并不是基因决定的,可能来源于个人小时候的影响。为了证明这个观点,陈宽的老师找了许多双胞胎猴子,然后以不同的抚养方式培养猴子,从而对比变化。
“当时不辍学的话,我刚刚好今年毕业。如果我是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的话,毕业后要不我就是去学校教书、做教授。要不就是去华尔街,因为我们有很多学长学姐在华尔街创业,很多响彻华尔街的公司也是他们做的。”陈宽说。
或许正是平时研究中与计算机技术密不可分,陈宽在2012年,和朋友合作,根据Twitter上网民发布的状态数据,用机器学习模型成功预测了奥巴马的连任。这个研究还吸引了很多媒体注意,有人还愿意购买他们的成果。
与许多早已成名的科技大佬一样,陈宽最终没有完成自己的博士学习。原因甚至也与科技大佬们如出一辙:找到了自己毕生的追求,如果我现在不做,就来不及了。
从2012年到2013年间,陈宽多次回国交流。他发现在许多专家学者的PPT中,大数据成为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两个领域里起承转合的关键。在众多行业中,中国医疗数据庞大,却没有被完善地开发,甚至国内的医疗资源还非常缺乏,各地区的资源也相当不平衡。关于这点,陈宽深有体会。他的姑姑在四川绵阳,由于医疗资源相对落后,姑姑肺癌确诊时间较晚,错过了最好的就诊时间。
这些原因最终促成了陈宽决定从美国辍学回国创业的决心。在采访中,陈宽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其实这个决定对于他自己而言非常简单,但对于家人、学校导师来说并不简单。
“当时家人更多是希望我能完成学业,毕竟已经开始念了。学校导师也是希望如此,但他们的态度相对还好一些。因为我找到的是我自己感兴趣要做的事。但最终我还是决定先回国,我不想错过。我自己已经决定了。”陈宽说。
回国创业,和医生同吃同住
回国后,说干就干。2014年,陈宽在深圳成立推想科技,打算利用深度学习模型帮助医生筛查癌症,目前他们已经在肺癌的辅助筛查中取得不错成绩。他们的产品:智能X线辅助筛查产品(AI-DR)、智能CT辅助筛查产品(AI-CT)和智能深度学习科研平台(AI-Scholar),已经在北京协和医院、武汉同济医院、上海长征医院和大连中山医院等几家医院进行临床诊疗试用。
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放射科主任、中华放射学会副主任委员刘士远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说,他与陈宽的合作开始于2016年中华医学会的苏州年会上。当AlphaGo在围棋领域赢下人类棋手李世石后,人工智能浪潮席卷而来,许多人开始期待人工智能在其他领域里的应用。拥有大量数据的医疗成为这个浪潮里的排头兵。刘士远所在的长征医院是国内最早拥抱人工智能技术的医院之一。在当时的年会上,两人一拍即合。
不过,合作的初始阶段是痛苦的。推想科技设计的模型一开始并不能准确识别肺癌,假阳性的概率比较高。为了能尽快提高识别准确率,陈宽和他的团队们就近办公,干脆在医院附近住下了。陈宽在采访中告诉澎湃新闻,虽然自己在北京租了房子,但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医院和去医院的路上。
“医院环境复杂,比如数据安全、系统稳定性这些问题。他们的开发流程和模式是不一样的。包括医生到底是真的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这些你在医院外的环境,在小实验室里面是根本想象不出来的。你需要坐下来,零距离地听他们的需求。如果不在医院呆到3-6个月时间,不了解他们的痛苦,问题是不会解决的。”陈宽说。澎湃新闻到长征医院采访时,陈宽的团队正在地下的医疗影像科工作,他们的办公室和医生的办公室仅一条走廊之隔。
推想科技与长征医院的合作目前已经有很大的进步。经过6个月的数据训练,与医院里年轻的医生相比,机器发现肺部小结节的敏感度比人的肉眼要高出50%左右。人类肉眼可能错过的小结节,目前机器已不会漏掉。许多医生也从一开始的不信任转变为信赖这样的机器。
只要推想科技还有我一个人在,它就不算失败
在采访的当天下午,陈宽还需要赶去参加另外一个活动,由于时间紧迫,他只能边吃饭边聊。
谈到创业路上的艰辛,陈宽一笔带过,他说比起同行竞争,他更多的挑战来自传统医院对于新技术的不认可。而对于创业失败的假设,陈宽告诉澎湃新闻:“我觉得只要推想科技还有我一个人在,它就不会失败。我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去做任何事情的。”
对于推想科技的未来,他的设想是能用产品把医生从重复无聊地过程中解放出来,从而让医生有更多的时间放在与病人的沟通和诊疗服务上。目前,肺部癌症的筛查还只是第一步,腹部、肝脏、大脑等部分的医疗影像识别还在逐步推进。另一方面,推想科技还打算整合更多的医疗数据信息,为医院打造智能管理的服务。
尽管不愿多讲艰辛,但陈宽还是谈到了自身的压力。“真要说困难的话,其实大家不认可你,导致我一开始做的时候没事可干,这对我来说非常痛苦。但是现在情况变好了,反而压力变大了,因为大家对这个事情的预期越来越高了。压力还来自于产品上线后的表现。这关系到每一个家庭的健康幸福,是很实在的问题,我们多努力一分,可能就能让一个病人早点找到他的问题。”陈宽说。
责任编辑:王心馨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