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论坛|“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中美并非注定一战

澎湃新闻记者 辛恩波

2017-06-27 12: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吗?”对于这个问题,6月25日中美国际问题专家在第六届世界和平论坛上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中国被一些人视为是对美国战略优势地位的一个重大挑战。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推出的全面的“重返亚太”战略,其核心就是遏制中国。在军事上向亚太转移军事力量,强化军事联盟;在政治上,介入中国海上领土争端,挑战中国核心利益;在经济上推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争取亚太经济整合的主导权,试图将中国边缘化。
尽管特朗普上台伊始就宣布退出TPP,不久前又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收缩”似乎印证了特朗普“美国第一”的口号。然而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以及可能的摩擦和冲突,仍然是众多专家学者关注的问题。
美国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首任院长格拉汉姆·艾里森
中美存结构性矛盾
“我是一个爱国者,我来自北卡罗来纳州,我从骨子里一直认为,美国就意味着‘第一’,这已经深入我的基因里。所以,现在有另外一个强国有可能挑战美国第一的位置,这与我的世界观是矛盾的。”美国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首任院长格拉汉姆·艾里森( Graham T. Allison)在论坛上表示。
作为“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的提出者,艾里森从传统美国人的“第一”心态解读了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艾里森说,二三十年前,与美国相比中国还相对落后,但是如今中国已经在很多领域上可以与美国相媲美,这一点在美国看来就是一种结构性的矛盾。
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苏格则在论坛上表示,中美之间的确有结构性的矛盾,而且过去、现在、未来都会有。“国际形势正在经历深刻复杂的变革,我们认为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时代的主题。而全球和地区稳定的挑战也在上升,中美之间对于现在当今的政治形势、全球化等都有不同的看法。这一点就是两国之间的结构性差异。”苏格说。
不过苏格强调,中美共同利益正在显著扩大。“中美的国情大不相同,我们应该客观的去看待对方的战略意图,理性的看待对方的意图。”
就在不久前在华盛顿召开的中美首次外交安全对话上,中方指出,双方应该正确看待彼此战略意图。
中方指出,中国战略意图很明确,就是维护好自身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努力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美方表示,认识到中国正持续快速发展,没有任何意图遏制或削弱中国,愿与中国加强合作,发展长期建设性关系。
中美并非“注定一战”
尽管格拉汉姆·艾里森以《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摆脱修昔底德陷阱》命名自己的新书,但他在论坛上却表示,“中美之间的战争不是不可以避免的。”
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前副助理国务卿托马斯·克里斯坦森(Thomas Christansen)也同样认为,虽然中美之间存在一些结构性的矛盾和挑战,但是中美之间并非“注定一战”。
“中美之间并非没有紧张和矛盾,但是这些矛盾是可以管控的。中美过去通过建设性的外交行动进行了很好的管控,未来通过建设性的外交也是可以管控这些分歧的。”克里斯坦森在谈到中美之间的分歧时说道。
为了处理中美之间的复杂关系,避免陷入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早在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提出了以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为内涵的新型大国关系的战略方向。而在今年3月份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华,以及4月份中美元首海湖庄园会晤时,美方也对此做出了积极的回应。
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副总裁甘浩森(Roy David Kamphausen)认为,中美两国领导人的交往对稳定中美关系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美国和中国的领导人进行了严肃的对话。它们能够推动两国的政府部门,避免双边关系出现负面的情况。特朗普政府现在也希望和习近平主席保持这样的一种关系,而且他们在海湖庄园会晤也体现了他们已经建立了这样一种不错的关系。”甘浩森表示。
外交安全对话管控分歧
值得注意的是,近一段时间以来,朝鲜半岛局势持续升级,而5月24日美国海军也在南海进行了特朗普上台以来的首次“自由航行”行动。中美之间在相关问题上如何处理彼此之间的分歧,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6月21日中美两国在“习特会”后的第一次外交安全对话上,双方讨论的重点问题便是朝鲜问题和南海问题。
而在6月21日的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前夕,美国国务院代理助理国务卿苏珊·桑顿(Susan Thornton)表示,如果中美没有在朝鲜问题上进行很好的合作,美国可能怀疑中国是否希望与美国建立富有建设性的良好关系。
“将朝鲜问题与中美总体关系联系在一起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格拉汉姆·艾里森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我想中国政府已意识到这个问题,中国方面处理朝鲜问题已经有25年了,美国方面也有25年了,现在美方却要告诉中方朝鲜问题是对中美关系的一个检验?”
“朝鲜半岛问题本身是很重要的,可能会发生冲突,但是朝鲜半岛与亚太的结构性变化没有关系。中美之间因为朝鲜问题发生冲突并非不可能,但我认为难以想象。真正的问题在于海上,包括东海、南海和台湾海峡。”克里斯坦森表示,“新的对话机制,是双边关系上非常好的建设性制度。虽然不能完全解决分歧,但是现实地看待,它能够处理分歧,防止分歧升级到武装冲突。”
不过,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研究中心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史文(Michael Swaine)则指出,中美外交安全对话是必须的,但并不充分。
“这个对话必须设立一个有关如何解决具体问题的理解层面的高级对话,然后更加有效的解决。”史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对话只是一种机制,不会解决任何问题,我们必保持对话继续,尝试达成某种协议,然后他们就能解决问题。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美关系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