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8日,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法院对一批涉民生金融案件的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嫌疑人进行抓捕。这是山东法院启动“百日执行攻坚”专项活动的一部分,澎湃新闻全程直播。
抓老赖!山东临沂法院抓捕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对象

直播厅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7

谢谢提问,您的疑惑也是我们研究的出发点,您的追问其实也是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对自己的追问。因为我们也是从事人文学研究的,立身之本就是人文主义精神和启蒙立场,知道这份责任。最后发现,不过我们在和网络作家以及读者的交流探讨中,对自己的身份有了新的反思(所谓反思,往往不能在同质化的圈子里获得,而且有时候来得并不友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之前的启蒙意识,就是要引导大众,告诉他们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让他们向着真善美的方向前进的那种设想,本身是很有意义的,也有可能调动人性中理性、自由、平等、友爱等积极因素。但是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启蒙者本身出现了问题,变成了一群依靠知识和道德优势,以离群索居的批判为职业习惯的人,而且都是外围化的批评,缺乏深入的研究和分析,错过了真正值得关注的点(当然也包括真正值得批判的对象)。我们身处这个体系之下,感受着这种分裂。进入研究现场之后,我们发现,网络文学引起那么大的骂声背后更深层的问题是,它冒犯甚至挑战了五四以来的那个以精英为中心的文学秩序。这个秩序只有一百年历史,在那之前,小说是末流,都是等而下之的东西,没有所谓雅俗之分。但在那之后,小说中的一部分被分离出来变成高端的东西,区分出了雅俗高下。但事实上,被打入另册的“俗”,一直都有顽强的生命力。那些读者,他们也有自己做梦的权利,也有“爽”的权利。而在精英看来,文学应该只有一种纬度,一种理想的面貌,不应该“爽”,应该是苦涩的批判的反思的之后的“爽”。这中间的裂隙可能无法弥补,实际上,如果按照精英的逻辑,顺着意识形态分析的路径深入的话,就会发现,那些求“爽”的人,并不像我们看到的那样“自甘堕落,一无是处”。他们在网络空间中,在自己的文字世界里,在享受自由,关于想象力的可能,关于人性的命题,都在以一些我们无法接受的方式,被他们思索,例如屌丝逆袭,打怪升级,在精英眼中无比粗糙、虚假,但对他们而言,这就是真实的现实逻辑,他们在日常生活中感受着这些丛林法则,也受着这些伤害。他们自我代入那样出身低微的网络小说中的主角,只有通过“金手指”来介入自己理解的现实,或穿越重生,或拥有法器,才能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逃避这些伤害。通过yy,他们得到了某种成长,也有意无意地在构建新的自我,当然,按照精英的逻辑,这里面又有变坏的危险,因为事情会失去他们控制,逸出他们的规划。最后,传统文学精英和国家意识形态机器、商业媒体空前一致,都在批判,这也是不符合精英一贯的反思立场的啊(当然,在中国,三者达成共谋的时候也不少)。最后,所谓的启蒙和引导,都变成了霸道的压制性批判,或者意义的垄断生产。就像所谓的“底层关怀”“左翼书写”一样,最后都变成了一厢情愿,或叶公好龙,精英们只能接受自己所创造的那个“底层”,并且不断为之生产意义,自我循环,谓之知识分子的“道德责任”。却对身边的清洁工避之不及,更谈不上与他们交流,听听他们到底在经历什么,真正想要什么,以及什么是可能的。真正有意义的批判,远不是去批判那个最容易被树立起来的他者,那个被各种权力所围剿的貌似强大的弱者,而是对自己的武器的反思,对自己的限度的批判。(以上是个人的一点感想,也是在研究中的思索之一,所举例子可能比较极端,但都是真诚的想法。其实还有更适合的女性向小说的例子,耽美,言情等,也有更加学理化的论述,可以参考邵燕君老师的论文《从乌托邦到异托邦——网络文学“爽文学观”对精英文学观的“他者化”》,发表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6年第8期,也是该刊的2016年度优秀论文)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