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刊文:自以为“我是何等人物”,最终必然成不了什么人物

鲁闻恋/解放军报

2017-06-28 09:59

字号
共产党人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对于这个问题,可以从不同角度回答。但不论从哪个方面说,一致的结论是:共产党人应该是为人民谋利益的人,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是密切联系群众的人。
朱老总战功卓著,但他一生朴实无华。习主席在纪念朱德同志诞辰130周年座谈会上评价他,“是我国民族英雄璀璨群星中的一颗巨星”。朱老总生前却总是说,自己是“一个自自然然的共产党员”。
1946年12月1日,是朱德60周岁诞辰。中央决定为总司令庆祝60大寿。当时的《解放日报》专门出了一期祝寿特刊,毛泽东亲题“人民的光荣”,周恩来赞誉他是20世纪中国革命的里程碑。而朱老总的答谢辞十分谦虚:“我是农民的儿子,所有农民的儿子都是要革命的。”面对人们由衷的敬爱,他真诚地说:“离开了群众,我们什么事也做不出来。”面对人们的称颂,朱老总最喜欢说的是:“我不算英雄,只是一个在战场上没有被打死的普通士兵,为革命牺牲了的烈士才称得上英雄。”他还经常对大家说:“一定要记住,如果有功,功是党的,是群众的。”这充分反映了老一辈革命家虚怀若谷、不居功自傲的高尚情怀。
人民群众是党执政的根基,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我们党将近百年的奋斗历程说明,依靠人民群众,党的事业就发展顺利;脱离人民群众,党的事业就遭受损失。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就好比鱼和水、安泰与大地,前者须臾不能离开后者,离开了就不能生存,就随时会有危险。党的干部无论职务多高、功劳多大,都不能有特权思想、当特殊人物。就像毛主席当年说的:“群众是从实践中来选择他们的领导工具、他们的领导者。被选的人,如果自以为了不得,不是自觉地作工具,而以为‘我是何等人物’!那就错了。”这句掷地有声的话,今日听来依然振聋发聩。
与此相反的,就是那些自以为了不起的人物。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一副官气、官腔、官威、官派,盛气凌人、高高在上,以特殊人物、特殊身份自居。1950年6月,时任云南省政府主席的陈赓,在对驻云南省国民党起义干部作报告时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日本投降后,他在北平与国民党和平谈判。一个国民党少将对他说:“和你坐在一起,我很领教,如果我的身旁坐的是一个少尉,就讨厌得不行!”
讲完这个故事,陈赓反问道:“像我刚才说的,少尉为什么不能和少将坐在一起呢?你的屁股是金子吗?”一席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不同的政党、不同的阶级,对群众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陈赓援引这个事例,目的是教育大家克服“高人一等”的思想。
“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的人,人民会把他高高举过头顶;自以为“我是何等人物”,最终必然成不了什么人物。抗战时期,一些国民党官员败德乱行、欺压百姓,如同蒋介石说的:“军民感情的隔膜,可以说恶劣到了极点。”他们与其说是败给了别人,不如说是败给了自己。苏共的后期,党员干部腐化堕落。他们最终走向灭亡,也完全是由于苏共党内出现了一批“站在群众头上的特权者”。
我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党的一切,都是人民这个“上帝”给的。新的历史时期,我们党把脱离群众视为“最大的危险”。因为“脱离群众,你就干不长”。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历史的启示、现实的警告。正反两个方面的事实说明,自恃高明、脱离群众,就会像安泰离开大地一样,迟早会被自己的对手摔死。
当年,拿破仑带部队翻越阿尔卑斯山。他踌躇满志地说:“我比阿尔卑斯山还高!”鲁迅对此发议论:“这何等英伟,然而不要忘记他后面跟着许多兵;倘没有兵,那只有被山那面的敌人捉住或者赶回,他的举动,言语,都离了英雄的界线,要归入疯子一类了。”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官兵中蕴含着无穷的智慧。问政于官兵方知得失,问需于官兵方知冷暖,问计于官兵方知虚实。总以为自己了不得、不得了,不但得不到起码的知识,最终也必然会被群众所唾弃。(作者单位:武警部队后勤部 原题为《勿以为“我是何等人物”》)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军报,人民群众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