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刊文:国内学术界对朝鲜半岛问题存六大分歧

李敦球/中国青年报

2017-06-28 11:22

字号
中国青年报6月28日消息,在中国学术界和舆论界,对朝鲜半岛问题的认知一直存在比较大的差别,这种差别还有日益扩大的趋势,甚至有时出现观点立场严重分裂和对立的状况,是国内的国际问题研究领域不多见的“奇葩”现象。涉及朝鲜半岛问题观点和认知的分歧很多,分歧比较大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其一,关于朝鲜半岛地缘战略价值的争论。
学术界和舆论界多年来不断有人质疑甚至否定朝鲜对中国的地缘战略价值,认为传统地缘政治观念已经过时,特别是2012年朝鲜新领导人执政以后此种观点在媒体上出现频率大大增加。持此观点的人主要有两大理由:一是军事技术的发展使朝鲜丧失了原有的战略缓冲价值;二是如果中国不能控制朝鲜,那么朝鲜就失去了战略价值。包括军事专家在内的各方学者多角度对此进行了反驳,仅列其中3个:首先是如果传统地缘政治观念确已过时,作为规律它应同时适用朝韩等任何其他地方,美国为何不仅没有放弃而且还强化驻韩美军的武力并在韩部署“萨德”?其次是除朝鲜之外中国没有也不会控制任何其他国家,那么,其他国家对中国都没有地缘战略价值?再次是韩国在朝鲜的东方,离中国更远,为什么持上述观点者不公开否定韩国对中国的战略价值?一个事实清楚、逻辑清晰、并不复杂的问题为什么长时间引起争论,值得我们深思。
其二,朝鲜拥核是冲着中国来的而非美韩。
近几年来特别是朝鲜2016年进行第四次、第五次核试后,国内网络媒体不时出现一些朝鲜拥核是冲着中国来的声音,却提不出有力的依据。朝鲜拥核是否是冲着中国的,这就要看朝核问题的由来和症结在哪里?还要看威胁朝鲜安全的势力来自哪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表示:“朝鲜半岛核问题的由来和症结都不在中国。”1975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施莱辛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承认,冷战时期美国在韩国部署大量战术核武器并对朝发出核威胁。1989年11月,美国拒绝了朝鲜提出的建立朝鲜半岛无核区的建议。美国没有履行1994年朝美日内瓦框架协议。美国对核问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可预见的将来朝鲜安全威胁不可能来自中国,而美韩每年大规模的联合军演却给朝鲜安全带来实实在在的压力,实在找不到朝鲜要将核武对准中国的理由。
其三,美日在东亚加强军事围堵中国是由于朝鲜开发核导行为而引起的。
近些年来,美日在东亚地区特别是在东北亚不断加强军事力量,战略部队和战略武器在该地区云集。美日军事战略主要目的其实是针对中国的,美日有个共同的借口就是朝鲜的核导挑衅,于是国内有大量的舆论指责朝鲜给中国惹事添麻烦等,并埋怨说朝鲜若不进行核导试验美日就找不到借口,就不会有上述美日的军事调整和部署。在客观上朝鲜确实为美日提供了某种借口,我们应该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原则,但如何看待“借口”问题却是另外一回事。美日的国家发展战略或军事战略是由其国内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等综合因素的合力形成的,朝鲜是个小国弱国,根本不具备左右或引导美日战略走向的能量。退一步来说,假如朝鲜没有任何军事“挑衅”行为,难道美日就不实施目前的国家战略军事战略?正如普京6月1日表示,即使朝鲜宣布停止所有核试验和导弹计划,美国也会找到其他借口来继续扩大反导系统建设,或是根本无需任何借口。
其四,支持对朝鲜进行有限武力打击论的争论。
在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后,美国今春调集了空前的兵力和战略武器在半岛军演,一时半岛剑拔弩张、战云密布。在此背景下,国内“支持对朝鲜进行有限武力打击论”的舆论再次抬头。但有舆论认为,上述观点是十分有害的,一是美国武力打击朝鲜是否合理合法,况且美国本身就对朝核问题负有重要的不可推卸的责任。二是战争一旦打响,受攻击的一方必定会拼死反击,那么,战争的范围、规模和时间等就不是战争的挑起者所能控制的,不排除爆发核战争的可能。三是如果美国对朝鲜核设施进行摧毁性的打击,势必造成大范围的核污染,对中国造成巨大的灾难。
其五,反对“萨德”入韩与接受“萨德”入韩的论争。
在去年7月韩美决定在韩部署“萨德”后,国内主流媒体和主流声音坚决反对“萨德”入韩,但国内舆论也出现了所谓的有限接受“萨德”入韩论(如不含X波段雷达的“萨德”)、接受“萨德”入韩论,对韩国表示了充分的“理解”。但立刻就遭到反驳,一是“萨德”入韩使半岛局势复杂化不利于朝核问题解决;二是严重侵害了中国的战略安全;三是打破了东北亚的战略平衡;四是“萨德”掌握在驻韩美军手里,韩军无法控制,用什么样的雷达瞄准什么目标更是由美军根据需要决定。
其六,朝鲜核试会使中国东北荒芜。
朝鲜核试会污染环境并会使中国东北荒芜的观点曾一度在网络媒体广泛传播,事实上没有对东北的自然环境造成什么影响,这种担心过度了。当然,关注朝鲜核试对环境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符合情理,但不宜渲染恐惧气氛。诚然,朝鲜半岛应该向着无核化目标努力,却不应该通过渲染东北荒芜来激起国人仇朝情绪。人类迄今已进行了2000多次核试,尚未出现因核试引发大规模灾难的先例,乌克兰和日本的核电站事故却造成了大规模的环境灾难。据不完全统计,韩国现拥有7座核电站、25座核反应堆,尽管韩国核电站尚未发生核泄漏灾难,但发生过数次小事故,从对环境污染影响的角度来看,韩国核电反应堆带来的环境风险丝毫不亚于朝鲜
围绕朝鲜半岛问题的分歧和争议如此之大,或许涉及诸多复杂的深层次原因,在此只说明两点:一是巨大争议本身就说明了朝鲜半岛地缘价值的重要性,一个没有地缘价值的国家或地区是不会引起人们高度关注的;二是对半岛问题看法的分歧和争议对提高认识、辨明是非和繁荣学术研究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如不断重复一些既不客观也不符合逻辑的观点并引起舆论分裂,会造成民众认识的混乱,希望多涌现一些客观理性、符合逻辑规律、经得起时间和历史检验的观点。 
(原题《关于朝鲜半岛 有很多认知分歧》,作者为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此文根据作者6月27日在清华大学主办的“第十届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术共同体年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朝鲜半岛,中朝关系

继续阅读

评论(1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