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被川大录取的脑瘫少年保研了:学会“有担当地去生活”

成都商报记者/杨灵

2017-06-28 13:13

字号
陈超的本科毕业照。
陈超的QQ网名叫“超人”,最近的“相册”里,他展示了多张毕业典礼的照片,“突然有点不舍,虽然9月还要来川大,但好多人都会离开。这是我收获最多的几年……”
因为出生时难产大脑缺氧导致脑瘫,陈超左手和左脚行动不便。也因此,2013年取得612分的高考成绩后,还担心能否顺利就读川大(本报曾刊发《脑瘫少年考612分,我报川大会录取吗》的报道)。
陈超不仅被川大录取,学了心仪的数学专业,四年本科后又被川大保送读研究生,继续攻读信息安全密码学专业。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见到刚刚回到家的陈超,他说,早已“勇敢地接受自己”,并学会“有担当地去生活”。
付出更多,每天早起半小时
父亲陈玉军还是有些不放心儿子,6月26日一早,坐了5个多小时的火车从广元赶到成都接陈超。当晚,父子俩又坐火车赶回家里。说起儿子保送研究生一事,陈玉军一脸骄傲。
4年前,母亲张秀英很担心陈超不能独立照顾自己,和丈夫商量,“实在不行就去成都陪读”。4年过去了,张秀英松了一口气,“他终于独自面对社会,有能力完成学业与工作了。”
陈超左脚不便,走路显得比较吃力,左手也无法正常活动。大学期间,很多事情都是从头学起,他清楚记得,刚开始晒一件衣服就花了20分钟,“一只手不好操作,老是挂不上衣架”。
他每天比别的同学早起床半个小时,穿衣、洗漱、吃饭,都要比别人花更多时间。上课的时候,同学们可以骑自行车,他只有慢慢地走着去。
“必须自己学会做这些事情”,当同学向他伸出援手时,他总是婉言谢绝。肖夏是陈超的室友,他告诉记者,陈超有些好强,很会安排自己的时间,“他做事虽然慢一点,但做什么都不落于人后”。
学会自信,勇敢地接受自己
陈超还加入学校的公益社团同心社,并担任组织部长。他说,他的圈子比较广,朋友挺多的,“我喜欢大学的生活,独立、自由,可以更多地展现自己。”
事实上,刚去读大学的时候,陈超很自卑,“不敢表达自己”,觉得自己身体、知识都不如人。但他意识到这样不好,慢慢学会“勇敢地接受自己”,积极融入大学校园中,参加各种活动,与更多的人打交道。“我现在会努力争取机会表达自己。”陈超说,跟别人分享自己的快乐和劳动,是他变得自信的原因。
“其实生活每天都处于感动之中”,陈超说,与同学、朋友相处,大家都饱含善意,比如一起散步,他走不快,同学也会跟着放慢脚步;吃饭的时候,他们会顺便帮他递一下碗等。这些小事“总是很自然地发生”,却让他感动于心。
张秀英告诉记者,以前陈超遇到困难总会唉声叹气,但现在,每当她为生活叹气时,陈超却反过来劝她“看开些”。
大学四年,陈超几乎每两天就会跟母亲聊一会天,“什么都聊,家里的事,学校的事”,张秀英说,陈超已经变成了他们家的支柱,他告诉妈妈,“男人就要学会承担”。
喜欢数学,组建“学霸”朋友圈
刚进大学的时候,陈超学的是环境科学专业,“但环境科学专业要做实验,我左手不得力,做不了。”陈超告诉记者,读了半学期后,他申请转到了心仪的数学专业。转到数学专业后,陈超落下了半学期的课程,“每天花更多的时间学习,最终才赶上大家”。
大学期间,陈超不打网游,也没交女朋友,“课余就看看书,历史、人物传记等”。他把更多时间用在了学习上,“特别是大三那一年,我忙得像一只陀螺”,陈超说,他每天7时起床,23时休息,“三点一线”地坚持学习,整个大三学年,他都保持着专业第一的成绩。
也是在这一年,陈超结识了肖夏、罗海梦等七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都是学习数学基础方向的”。他们自建了一个微信群,自称“七人小组”,常常一起吃饭、散步、去图书馆。如今,“七人小组”将一起读研,分别去北大、南开、川大,以及中科院和美国名校。
陈超在QQ签名里写到“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他说,因为身体的原因,他更加注重健康,“每个人都不可能是最幸运的,也不可能是最不幸的”。
父亲在工厂上班,母亲做保洁,还有一个读小学的弟弟,陈超说,他很感谢父母的付出,现在要努力回报他们。在学校里,陈超因为成绩优异,享受了奖助学金,从大二开始就没有再花父母的钱了。
(原题为《从“不敢表达”到“有担当” 脑瘫少年保送川大研究生》)
责任编辑:谢寅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脑瘫 少年 保送 研究生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