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评老人“新闻”增多:我们将面对一个怎样的老龄化社会

光明网评论员/光明网

2017-06-28 14:18

字号
昨天(6月27日),一名年届八旬的女乘客向飞机发动机进气孔内投撒硬币的事件引发公众的强烈关注。据报道,一名由老伴及女儿女婿陪伴的八旬女乘客,因自称的所谓“祈福”,遂向飞机发动机进气孔内投撒了数枚硬币……
今天也另有媒体报道说,北京海淀一名“可能有七八十岁”的男子,在26日夜里11时许,“脚踢路边的共享单车”,有“看到他踹倒的一片共享单车”的市民拍下这个场景,因此被“不断爆粗口”的老者警告“注意行为”。
如果再回看最近的新闻,人们还会发现诸如公共汽车上的老人掌掴不让座年轻人,以及不止一起老人怒夺公交司机方向盘、有的还酿成事故的新闻。
有关老人的新闻多了起来。如果有关老人的新闻增多,就是中国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志,那么,由上述老龄人所构成的老龄人群及其老龄化社会的前景,则需要人们格外予以关注。
说起来,这些老人都是我们的父辈甚或祖父辈。对待他们,对待由他们组成的老龄人群以及由这些人群构成的老龄社会,我们当然不能以“代沟”为界,与之划清界线,井水河水般互不搭界。实际上,这些老龄人,这些老龄人组成的老龄人群,这些老龄人群构成的老龄化社会,就是我们以及所有中国人当下以及未来须臾脱离不开的生存环境,他们及他们的生活,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惟其如此,我们将面对一个什么样的老龄化社会,才是每个人都必须正视的问题。思考这些老年人的人生历史,检视其社会化过程及其环境,是理解老年人如此行为以及为什么如此行为所必需。显然,一个为老不尊、随心所欲、越矩失范的老龄化社会,绝非仅仅是老年人的不幸,也是生存在这个社会中的所有人的不幸。这也正如上述事件中的老年人所为,其影响所及并不仅限特定人群一样。
现今80岁以下的老年人,在新中国建立之时,正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因此,其社会化过程,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建立之后完成的。这就是说,这些人的道德认知、行为意识及其评价标准,都是在新中国建立之后的几十年里形成和确立的。而上述老年人的行为,以其年轻时的社会化背景而言,在表现形式上反叛了当时社会化所欲教化的行为取向,甚或到了反其道而行之的程度。
上述老年人的行为,从新闻报道上看虽为个案,但其所为却基本上都是“破线”的行为,尤其是与其社会化所教化的取向彻底相反的行为,因而具有极大的社会影响力,在相当程度上标注了个体行为和社会道德的下线。其可怕之处更在于,一个被社会化的人,其本身也构成社会化背景的一部分,因此其行为及其价值观也具有传递性,对社会产生影响。上述向飞机发动机孔内撒币的老人,其陪伴者三,竟无一人制止撒币行为,这就是社会化互动的结果之一。
类似这种失范行为的影响力及其传递性,正是上述这些老年人“破线”行为的可虑所在。如何应对这些行为,如何在即将到来的“银发社会”中去防范个别老年人的“破线”行为,是需要即刻就要思考的问题。否则,老龄化社会,不仅对老龄人而言,对社会所有成员,都是一个不祥的概念。
(原题为《我们将面对一个什么样的老龄化社会》)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老龄化社会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