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父子购房风波的回顾与启示

吕元礼/深圳大学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教授、新加坡研究中心主任

2017-06-29 10: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图中从左至右:李显龙、李伟玲和李显扬
2017年6月14日凌晨2时许,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于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联名发表题为《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的公开信,对长兄李显龙指提出多项指责,主要包括其执意违背父亲李光耀遗愿,意图保留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故居为自己争取政治资本,等等。此后,双方隔空喊话,令“新加坡第一家庭”的家族内部纠纷公诸于世。
事件对李光耀的家声和新加坡的国誉造成了损伤。6月19日晚7时30分,李显龙发表道歉声明,宣布将于7月3日新加坡国会复会时以总理的身份发表一份声明,回应种种指责。届时,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将解除党鞭,让议员自由提问和发言。他也吁请包括非行动党议员在内的所有议员,仔细研究相关争议,在国会毫不保留地向他和部长们提问。他希望这个彻底和公开的辩论和问责,能够消除事件带来的疑问,并且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
通过国会辩论和问责以求消除民众疑问并加强公众的信心,并不是李显龙的首创,而是“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1923-2015)开创的先例。回顾发生于21年前的李光耀父子购房风波及其处理,有助于我们理解和展望即将举行的有关李家纠纷的国会辩论和问责。
调查李氏父子
2003年9月16日,新加坡,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左)、妻子柯玉芝及儿子李显龙一起参加生日庆祝活动。东方IC 资料图
1996年5月21至23日,新加坡国会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举行了一场引起世人关注的辩论。辩论的主题是时任内阁资政李光耀和副总理李显龙购买房产时所打折扣是否存在不公平现象。从国会记者席上外国通讯员和新加坡本国记者抢座位的情形,可以看出新加坡公众和国际媒体对这次辩论的重视和期待。
原来,同年3月,新加坡财政部长胡赐道收到金融管理局副董事经理高铭胜的一份报告。该报告说,高铭胜在3月中获知,市场上谣传李光耀及其亲属在一家名为“旅店置业”的房地产公司的所有开发项目中都购买了单位,其中涉及一些不恰当的安排。
由于上述传言的政治含义非同小可,涉及的又是李光耀资政,所以,3月21日,胡赐道向总理吴作栋汇报。吴作栋在获知这一消息的第二天,便通知内阁的核心成员,即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陈庆炎、外交兼律政部长贾古玛和内政部长黄根成。他对这三位核心成员说:“作为一国总理,我必须查证市场的传言以保证政府的清誉。如果市场指资政父子购屋其中必有蹊跷的说法是错误的,我们必须杜绝这种传言;如果市场的传言属实,我们将追究下去。”
在经过周密的考虑之后,吴作栋决定调查李光耀父子。他事后说,他用了几天时间反复思考怎样才能最好地处理此事,“贾古玛可以为此作证”。吴作栋知道,即使调查结果显示对方没有犯错,调查行动也可能会威胁到自己跟资政李光耀和副总理李显龙的关系,还可能破坏他们以及政府的声誉。调查行动也可能成为来届大选的政治代价,甚至有导致人民行动党分裂的危险。但是,作为总理,他必须保证政府是正直的,“没有任何个人或政治代价,会比人们对政府的正直性失去信心更为重要”。吴作栋认为,正直是人们行动党政府的基石,是李资政奠定下了这个基石。这个基石将不会因为李资政的离开而动摇。
根据调查,李光耀和李显龙购买了旅店置业旗下玉纳园(各一个单位)和史各士28号公寓(各一个单位)合计四个单位的房产。数据显示,李光耀和李显龙在玉纳园购买的房产,分别获得了7%、12%的折扣;两人购买史各士28号公寓的房产,则都获得5%的折扣。获悉上述情况后的3月26日,吴作栋就这件事向副总理李显龙提出询问。李显龙获知公众对这件事的反应后吃了一惊,立刻写信给总理呈报所买的公寓单位,并在后来又发现旅店置业原来曾给他购屋折扣。
3月28日,内阁会议结束后,吴作栋在李显龙列席的情况下,与陈庆炎、贾古玛和黄根成讨论李显龙购屋的事情。由于当时李光耀刚接受第二次心脏手术不久,正在家中休息,还要服食包括预防阻塞药物在内的多种药物,吴作栋觉得自己不便在这个时候向李光耀提出询问。但是,当吴作栋向陈庆炎、贾古玛和黄根成谈到上述顾虑时,他们却认为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向李光耀提出询问,以让他及时获知市场上的传言。3月29日,吴作栋写信给李光耀。李光耀在第二天回信给他,解释了一些购屋的主要情况,并在4月1日到总理办公室会见总理吴作栋。
到达吴作栋办公室后,李光耀说自己在获知人们对他购屋的程序存疑后感到困惑。吴作栋向他解释说,他必须向自己证实,他与李显龙虽然获得折扣,但并没有得到特别的待遇。两人就此事进行几次讨论后,李光耀最后建言,如果吴作栋还是不满意自己的解释,他可以设立调查委员会来调查这一事件。
调查显示,在旅店置业同期出售公寓时获得折扣的人士不限于李光耀父子两人。有21%的玉纳园公寓买主获得了7%或以上的折扣;有22%的史各士28号公寓买主获得了5%的折扣。经过调查,吴作栋、胡赐道等人认为,李光耀和李显龙是以完全正常的方式购买房地产的。虽然他们购买的价格合理,却因为发生了复杂的定价程序,而把事情搞复杂了。尽管如此,李光耀和李显龙仍然要求吴作栋做出安排,好让他们在国会辩论中公开解释,并接受质问。
最后,吴作栋同意了他们的要求,以便把他们购房的程序以及自己对他们品德的判断,交由公众核查。
新加坡国会继承了英国议会制民主中的党督(也称“党鞭”)制度。根据这一制度,执政党和反对党在国会里都有自己的党督,即在议会里负责维持和执行党纪的人,目的是确保本党的议员遵守纪律,尤其是在投票表决议案的时候,本党议员一定要跟着党的路线走。除非事前本党有申明,议员才可以根据自己的良知和信念发表言论和投票。为让行动党议员能够在针对李光耀父子买房事件展开讨论或批评时畅所欲言,行动党特意解除了党督的限制,国会领袖黄根成也取消了所有议员发言的时间限制。
从上述举措可以看出,当局已下定决心,要把整个事件的始末清楚摆在全体新加坡人面前。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涉及了很重要的原则问题,那就是廉洁与诚实的原则”。
“内线问题”的解释
1996年5月21日下午,李光耀在国会针对他和李显龙向旅店置业购买两处房地产的事件展开辩论前,先发表了一个半小时的演说,把自己购买房地产的来龙去脉及获得折扣的原因,向国会进行了“一清二楚”的交待。根据叙述,所有程序都符合法律程序。
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社会上会出现有关自己购买房子之事的不好传言呢?李光耀曾向两名主要中英文报的编辑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的回答是,这无关法律问题。没有人怀疑这项交易会不合法律。问题的关键是这公平不公平?“外面人在说,你可走内线,你儿子可走内线,部长、常任秘书和国会议员都可走内线。你被邀请出席房地产预售,他们在外面恭候。你们可以花百多块钱找人为你们排队。”
于是,李光耀在国会中这样解释所谓的“内线问题”。他说,当政府通过投标制度公开拍卖土地以供发展,是政府的职责保证大家一切公平进行;当政府售卖组屋、公寓组屋、图例洋房或屋群以供重新发展,一切都通过公开的投标制。但是,私人企业做生意的方法是获取最多好处和最高利润。因此,体育用品的厂家愿意让世界冠军使用自己的产品,以便带动公众消费,让自己的产品畅销。“体育明星和电视明星之所以珍贵,不是因为举办运动者抬举他们,而是它们要卖出他们的产品。产品如果是一个明星使用,且闻名于世,产品将因此价值骤升。”
这时候,李光耀话锋一转,提及了在场的反对党议员詹时中。因为一家餐馆无中生有地说詹时中曾在自己的餐馆进餐,以便提高自己的声誉,所以,引发了詹时中嘶声力竭的抗议。餐馆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詹时中是一位议员,是一位名人。因此,李光耀说:“让我们实际一点,不要期望政府能够强迫私人企业公平地对待这些专业人士。不。这是他们的生意。他们要做的是争取最好的顾客,这将协助他们销售自己的产品,为他们增值。”
李光耀要求大家诚实地看待这个问题:当所有举足轻重的部长、所有常任秘书和所有受欢迎的议员来到小贩那里,本来给其他顾客一个鸡蛋的小贩,将会给他们两个鸡蛋。上个世纪50年代竞选议员的时候,李光耀常去一摊小贩吃出名的炒果条。其他人付五角钱得到一个蛋,李光耀却得到两个蛋。李光耀当时说:“别这样,如果你这样做,你会亏本。”那小贩回答说:“不要紧,我希望你会(在大选中)胜利。”
因为名人效应的缘故,李光耀购买了旅店置业旗下玉纳园的房子,无疑提升了该公寓的声誉,从而有利于其销售。发展商给予李光耀与其他许多人一样的折扣,当是合情合理的。按照李光耀的说法:“我的确帮了他(引按:玉纳园发展商王明星)一个大忙,超过他所能给我的。”
在陈述了上述观点之后,李光耀指出:“让我们成熟点吧!我就是我,在职37年了我还能在这里,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假公济私,享受到钱财的好处。难道为了41万6000元或41万7000元,我会去搞这些勾当?”
李光耀说,他一生中所遵守的一个简单原则是:“我害怕公开讨论的事,我是不会私下去做。我私下做的事,我或许会把它当成秘密一段时间,但如果它被公开了,我会作好准备为我自己的行为辩护。”
折扣的来龙去脉
与李光耀一样,李显龙也在国会中就自己购买房产打折的事情发表演说,进行解释。
1995年4月,准备投资购房的李显龙对旅店置业正在开发的玉纳园有兴趣。母亲给了他一份有关玉纳园的小册子、价目表。由于他们并不肯定哪些单位尚未卖出,夫妻俩便选择了其中9个可能的单位,并排列出选择的次序。一两天后,妻子得悉他们所选择的单位都已经售出。旅店置业又为他们提供了位于玉纳园#2-06的另一单位,并告诉他们有7%的折扣。打折之后的价格是357万余元。李显龙夫妻俩并未讨价还价就都同意购买这一单位。他们并不觉得7%的折扣有什么特殊,因为发展商通常都会在标价上打一个折扣。这里的售价是每方英尺1658元,打折后的价钱还是比周围的共管式公寓或新加坡其他公寓更高。
几天后,旅店置业董事经理王明星托人传来讯息,说#2-06已经有人认购。他询问李显龙是否同意购买另一个单位,也即#2-07。这个单位比#2-06更大,因此价钱也多出7万5000元,总价是364万5100元。旅店置业给了李显龙以新元计算的上述房产总价,但没有提到折扣多少。李显龙当即就答应了,也没有讨价还价。#2-07单位并不在他们原来选择的范围之内,每方英尺1565的价钱也相当高。但是,妻子以另一处叫四季园的房产作先例,认为这个价格还是可以接受。于是,他们并没有去计算折扣多少,因为这并非他们有必要考虑的因素。
此外,旅店置业也在国会辩论前一天召开的记者发布会上解释说,由于李显龙所要购买的单位有另外的买家感兴趣,为了能够卖掉两个单位,公司决定说服李显龙,让他选择同在玉纳园中的另一处更大单位。这个更大的单位形状有点奇怪(不够规范),而且多出了170平方英尺,折扣因此提高到12%。
在李显龙发表他的总结讲话之后,反对党议员刘程强、詹时中分别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要求李显龙给予解释。就购房折扣问题,刘程强与李显龙进行了如下问答——
刘程强:你(引按:李显龙)说你买时不知道有折扣。当他(引按:王明星)给你开出一个价是,你可曾想到或预料到,发展商会给你一个折扣,正如资政昨天说的,因为你是李显龙,是副总理。这种想法可曾浮现过?
李显龙:我猜想发展商会给我一个正当的价格,然后我决定接不接受。正如我解释过的,当要买玉纳园的第一单位时,我知道有7%的折扣;但当他换了一个单位后,他提到了一个我没有想到折扣这回事的款项。至于史各士28,折扣从来也没提到,我也没有理由去问。我认为他会照顾他的利益,而我会照顾我的,即在没有任何欺诈的情况下,以一个合理的价格交易。
刘程强:在(人们)对交易的看法和退还折扣的支票之间,你怎样衡量?
李显龙:我不明白怎样衡量看法和金钱,它们是两样不同的事物。我必须判断,在这样的情况下,合理的做法是什么?第一,坚守我的立场,也就是这是一个完全合理的交易。第二,表明及达到一个显示我们不是追求蝇头小利,而钱也不在考虑范围内的政治目的。我们交换看法,一些说好(指退还折扣),一些说不好,我们衡量后,由我决定。怎样决定?我手中没有天枰,全在脑里进行。

针对刘程强的上述质疑,后来,李显龙再次发表演讲,对有关折扣问题的前因后果和处理方式进行了详细解释。
在有关如何处理购房折扣的讨论中,大家觉得其他折扣都可以保留,包括李显龙购买玉纳园房产时获得的12%的折扣,其中与大家相同的7%的折扣也可以保留,只是将多出5%的折扣捐出来。但李显龙却不认同这种做法。他认为,要么自己就保留所有折扣,因为享受这些折扣并没有违法或不公平之处;要么就将所有折扣都捐献出去,因为其目的是要表现一种姿态。不可能保留7%的折扣,而捐出其余5%的折扣。
因为李显龙执意要捐出购买玉纳园房产所获的所有折扣,为表示对儿子的支持,李光耀也决定将自己购买玉纳园享受的7%的折扣全部捐献出来。他在事后的国会辩论中打趣地说:“不然人们会说父亲比起儿子来显得自私。”(议员听了哄堂大笑)当李光耀和李显龙决定将自己购买玉纳园房产所获折扣全部捐献给政府时,吴作栋以他们在购房中所获折扣并无违法或不公平之处而加以拒绝。于是,李光耀和李显龙又将这笔款项赠给国内慈善机构。
与反对党“交锋”
5月22日,李光耀在国会发言。新加坡国会四名反对党议员中的詹时中、林孝谆和刘程强三人在前两天国会辩论李光耀父子购房问题时都清楚表明,他们确信两人在购房过程中没有出现不合法或不妥当的做法。李光耀感谢这三位反对党议员的公开表态协助消除了人们的误解及疑问。李光耀非常郑重地逐一点名地说:“詹时中先生已经表明态度,林孝谆先生已经表明态度,刘程强先生已经表明态度。我很遗憾蒋才正(引按:第四位反对党议员)先生无法做出决定,而且表示要让他的选民自己去判断。”
李光耀表示,蒋才正在国会亲历这场辩论,他能够做出更好的判断,而他的选民不在场,他们只能从电视上看到国会中的辩论。他认为,蒋才正的做法,有负于义顺选民所给予他的委托。尽管如此,李光耀说,国会四名反对党议员当中已有三人公开表示,他们相信他和李显龙副总理在这次购买房地产时并没有不合法或不妥当的事情发生。
议员林孝谆也是国会中非正式反对党领袖。他告诉国会,自己认为李光耀资政和李显龙副总理没有必要把他们购买公寓所得到的折扣转交给政府或捐作慈善用途,因为这么做会引起更多的猜疑。他也觉得,不需要在国会中辩论有关问题。在他发言时,李光耀与他有好几回合一来一往的如下交锋——
李光耀站起来问他说,自己和李显龙副总理在购买房地产时有没有出现不妥当的做法,林孝谆回答说:“你得到的折扣是妥当的。”
李光耀问:“是妥当的吗?”
林孝谆答:“是妥当的。”
李光耀再问:“是妥当的吗?”
林孝谆再答:“是妥当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你不必把购买公寓得到的折扣转交给政府或决定捐作慈善用途。”
……
李光耀问:“如果设立听证会,你会在听证会上作证,即身为执业律师,你,林孝谆,清楚知道这是房地产发展商正常的惯例做法?”
林孝谆回答说:“绝对会。
李光耀再肯定地问他:“你会在听证会上作证?”
林孝谆答:“绝对会。”
李光耀说:“谢谢。没有其他问题。”

总结与展望
吴作栋向国会表示,对于这么一件在外人看来会给他带来尴尬的事情,政府的做法却是将它放到国会中进行公开辩论,这不能不说是新加坡政治的一个特色。虽然一些人认为将这件事情拿到国会中进行辩论没有必要,但是,议员们认为,这场辩论的重点已经不是针对李光耀和李显龙购买房子的事情本身,而是要向世人显示,新加坡是否已经建立清明、廉洁、透明的反对特权的制度。
应该承认,新加坡国会辩论回应重大质疑的上述做法,取得了预定的效果。例如,反对党在第二年进行的大选中,没有再将购房之事作为攻击执政党的一个话题。笔者熟识的一位新加坡朋友,正是见闻了李光耀父子购房风波的国会辩论,从而加强了他对新加坡的好感,进而移民新加坡并成为该国公民。需要说明的是,有关李氏父子购房风波的上述文字,是笔者根据已有文献力图客观呈现的结果。更为全面的评价,需要更为多元的视角;更具批判性的反思,也留待更有深度的学者。
李光耀父子购房风波过去21年之后,新加坡又将在7月3日国会复会时就李家纠纷进行辩论和问责。上述两场辩论和问责,具有一脉相承的关系。
目前,新加坡国会共有87位选区议员,其中,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占81位,反对党占6位。此外,还有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是不代表任何选区的议员。新加坡法律规定,当反对党议员没有达到9位时,可以由得票相对较高的落选的反对党候选人出任非选区议员,以便让反对党议员人数达到9个。由于新加坡国会现有6位当选的反对党议员,所以,其非选区议员也就只有3位。非选区议员在国会中可以自由发言,但不能对宪法修正案、拨款法案或补充拨款法案、关系到政府的财政法案以及对政府提出不信任等的动议和投票作出表决。官委议员由国会的一个特别遴选委员会推荐,由总统委任,每任两年半,其目的是要使国会里有更广泛的非党派意见和言论。
由于人民行动党将在就李家纠纷的辩论中解除党鞭,这就在制度上允许该党议员能在一定程度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与此同时,反对党议员(包括非选区议员)可以发出反对的声音,官委议员可以发出独立的声音。这将有助于消除民众疑问,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
当然,由于人民行动党占据了国会议席的绝对多数,人们难免会对新加坡国会此次辩论和问责的深度、广度及其效果产生怀疑。此外,1980年成立,在中上层知识界有一定影响,主张打破人民行动党一党统治的新加坡民主党也发表公告说,这件事应该通过设立专门的调查庭解决争端以及做出回应,而不是在国会上进行辩论。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引用的参考资料(依引用先后顺序排列):
1.《胡赐道博士:调查发现李资政与李副总理购屋方式完全正常》,1996年5月22日《联合早报》。
2.林义明:《总理解释资政父子买公寓无不当原因》,1996年5月22日《联合早报》。
3.《李资政国会演说全文》,1996年5月22日《联合早报》。
4.《李资政的简单原则》,1996年5月23日《联合早报》。
5.《副总理讲话全文》,1996年5月22日《联合早报》。
6.《旅店置业详细公布资政和副总理购屋过程》,1996年5月21日《联合早报》。
7.《“这并非不求而得的礼物”》,1996年6月23日《联合早报》。
8.《一些人误会我们获得不正当特权》,1996年5月23日《联合早报》。
9.《对蒋才正没作决定李资政表示很遗憾》,1996年5月23日《联合早报》。
10.《李资政感激反对党三议员协助消除他买楼所生误会》,1996年5月23日《联合早报》。
责任编辑:李旭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李光耀,李显龙,购房风波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