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一便民桥建好2小时就垮塌,建设施工监管成空白

陈永辉/华商报

2017-06-29 07:48

字号
新修的慈善便民桥在拆掉支撑桥的土方后2小时轰然垮塌!6月26日,丹凤县资峪沟村这起事故让群众不得不怀疑桥是豆腐渣工程。
垮塌现场
塌桥有财政拨款
也有村民集资款

丹凤县龙驹寨街办资峪沟村火神庙组距离县城约3公里,312国道旁一条资峪河将村子隔开,河沿岸群众出行不便。每到汛期河水上涨,村民出行受阻,修建一座便民桥成了群众的心愿。今年初,村民罗宽让提出修建一座便民桥,并争取到了县慈善协会慈善便民桥项目,该项目由地方财政拨款5万元,但修桥总费用在9万元左右。
“之后,村上出面将河对岸的20多户群众召集到一起,商议修桥集资的事情,村民都表示愿意。”昨日,资峪沟村主任杨勇说,修桥一事由村民罗宽让协调,村上给提供各种手续帮忙申请,他也是28日才知道修的桥塌了。
罗宽让称,因为河对岸的群众孩子上学、种地都不方便,修桥群众都很支持,他原本建议受益的群众每户出资3000元,再加上政府投资的钱,可以将桥修起来。今年4月,慈善协会指定了包工头刘某,口头达成协议动工修桥。
“我个人贷款了1万元,有三户群众集资了6900元,便开始修桥了。”对于刘某是否有施工资质,罗宽让称,应该有,但他没见过,因为修桥需要刘某垫资,都是给群众办事,桥修好后再付款。
去掉支撑的土方后
桥轰然垮塌

6月26日,经过2个多月施工,峪沟村大桥基本修好了,当天施工方将桥底下的土清理掉,大桥雏形便成了,后期桥面硬化就可使用,谁也没有想到,将桥底下的支撑土方清理掉不到2小时,大桥突然发生了垮塌,只剩下一半桥面。
昨日上午,华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大桥一端连着312国道,一端连着村子,整个大桥已经垮塌,只剩下了一小部分。大桥是石拱桥,垮塌的石块和护栏堆在河道中。据了解,原本桥高约6米,20多米长,桥垮塌后,有人给桥一头放了两个红塑料袋以提醒村民。
“当天晚上8点多,我听到一声巨响。”村民张兵富跑出家门后,循着声音来到河边,看到大桥又垮塌了一大部分。“想着桥修好了群众方便了,没想到桥塌了,我还出资了3000元呢。”
“你看这石块,是河里经过流水冲刷的石头,水泥用得太少了,还是工程质量有问题。”村民杨书辰指着垮塌的桥说,大桥所用的水泥沙子都是泥沙。“白白浪费了资金,幸亏没有伤到人。”
村民代表何玉民在现场不停叹息,他说村上有3个人负责工程监管,他是其中一个。修桥时他就提出沙子的问题,但施工者说没问题,他们修了不少桥都这样,不用担心。“我分析是用料不足,材料不对,应该用片石,一车3000元,不应该用鹅卵石,这种石材一车才1200元,我说了但施工方不听。”
便民桥建设施工监管成空白
包工头刘某称,他有资质,桥塌的原因是前段时间降雨,导致桥体垮塌,这是意外,他自己负责,下来会重修。“目前修桥花费约7万元,具体账还没算,财政资金还没给。”
随后,华商报记者找到丹凤县慈善协会副会长查义齐。查义齐称,慈善便民桥项目财政投资5万元,不够的村民集资,包工头刘某是他介绍的,桥修好后,他们要验收,验收通过了财政才给拨钱。“刘某修桥修得很好,之前修了不少桥,这次桥塌是意外。”
查义齐称,他曾看到过刘某的资质,但其资质是挂靠在一家建筑企业名下的。修桥慈善协会不负责监管,桥是财政出资,实施主体是村上,应该他们监管。
对此说法,资峪沟村主任杨勇称,修桥的事情村上基本上没参与。
政府投资的慈善便民桥项目,怎么会失去监管呢?丹凤县农村财务管理局局长李金良称,慈善便民桥每年有40万资金,一事一议,每年修建8座,具体实施由县慈善协会负责申报项目,组织实施,负责监管,修建好了后也是慈善协会负责验收,完了后向他们出具验收合格单等,如果合格将资金拨付到所属的镇财政所报账,钱不直接经过慈善协会。李金良还表示,验收他们不参与,由慈善协会和镇、村负责,这类项目由于资金小,按照县上招投标管理办法,走议标程序,不管怎么说都得有资质的建筑企业实施,这座便民桥还没验收,所以资金还没有拨付。
对于刘某是否有资质,李金良称,按规定,资金量较小的项目允许挂靠。下一步,他们打算收回该项目,由他们自己组织实施,以确保监管到位。
昨日,丹凤县慈善协会上级主管部门丹凤县民政局局长刘忠民称,他还没有听说过慈善便民桥项目,这个项目应该是由县财政部门负责,因为慈善协会是社会组织,监管应该是财政上的事,下来他们会与财政部门对接,建议将这个项目的实施由财政部门负责。
(原题为《便民桥建好2小时就垮塌》)
责任编辑:张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便民桥

相关推荐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