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吃刚出生的小鸳鸯,西湖边食物链老大居然是它:鸺鹠

杨晓政 王依融/钱江晚报

2017-06-29 08:18

字号
新加坡动物园里有专门的猫头鹰馆,大白天走进去,漆漆黑,猫头鹰们大都看起来有点凶猛。不过,你见过西湖群山中的萌萌哒猫头鹰小宝宝吗?
昨天,西湖鸳鸯护卫队的志愿者杭州老潘发给钱江晚报一张珍贵的图片。
杭州动物园副园长江志说,它叫鸺鹠(音同“休留”),是西湖景区生物食物链比较靠近顶端的“大佬”之一:“它是猛禽,比如,刚出生的小鸳鸯在它眼中算是美食之一。”
在杭城闹猛地段
鸺鹠自在隐居多年

鸺鹠来自孤山。
淡绿色的眼睛和尖尖的嘴,灰色的羽毛上点缀着白白的斑点,小小的身子仿佛一只手就能捧起来,眼神像兵乓球冠军张继科一样迷离犯困。它呆呆地站在密林中细细的树杈上,但小小的脚趾却很有“抓地力”。
孤山拍摄到的鸺鹠。本文图片 钱江晚报
鸺鹠在食物链的顶端。
小小的脚趾非常锋利。
这张珍贵的图片得来不容易。老潘说:“山上蚊子太多,我拍了两张,逃了。”
老潘发现,鸺鹠在树洞里做窝。窝的位置很隐蔽,是大树生长时自然形成的树杈凹窝。
跟老潘同时发现了鸺鹠的市民王先生有点小惊喜:“真稀奇,我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呢?”
是啊,林和靖隐居孤山时,还是北宋神宗年代,当然人迹罕至,但是如今的孤山靠近“人人人人人”的断桥白堤,位于西湖景区核心位置,每日游览游客数万。那么,为什么鸺鹠很少被我们发现?
百米高空搜索
垂直俯冲捕捉小鸳鸯

江志说,是啊,而且它应该比小鸳鸯更为常见。因为它才是西湖的原住民,留鸟;而小鸳鸯是候鸟,最近几年才留驻西湖。
问题的关键在于,鸺鹠有一双“鹰眼”。
“它怕强光。”江志说。
所以,锻炼的时间和鸺鹠活动的时间恰恰形成了“时间差”——早上10点到下午4点正是鸺鹠“闭目养神”的时间。
那时太阳光正烈,鸺鹠都难以睁眼,更别谈活动啦。
但若是因为它不在白天睁眼,你就觉得它的视力不好,那你就大错特错啦。
原来,它呀,在捕食之时却是一把好手。从高空1000米之外,它都可以看清小鸳鸯,并以直线快速下降,精准捕捉。
“鸺鹠是猛禽,以小型鸟、幼鸟、小鼠为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它可以吃的小动物种类有很多,可以吃它的却不多。”江志对钱江晚报记者说,“基本只有一些大型的猛禽才会把它当作食物,比如说鹰、隼等等。”
鸺鹠占据食物链顶端
更应该被保护

杭州动物园的于学伟博士给我们讲述了“静静的西湖——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
食物链的顶端站着猫头鹰——今天开心了可以去捕捕兔子,懒得动了也可以就近吃吃虫子。
而对猫头鹰等鸟类或是蛙类毫无还手之力的昆虫便只能屈居底层。
在西湖群山中,常年隐居的猫头鹰分为大型的鸮(音同“消”)类和中小型的鸺鹠。
鸮和鸺鹠都处于西湖动物链顶端。
面对西湖边丰富的食材,鸺鹠一般吃吃小型昆虫就饱了。“它很饿的时候,会吃刚出生的小鸳鸯等鸟类,也会吃蛇、蛙、小松鼠、小蝙蝠等。”于学伟博士说。
鸮的体型要比鸺鹠大两三倍以上,以啮齿类哺乳动物为食。于学伟说,按照鸮一年的总食量,吃掉1000只小松鼠没有问题,“当然它不会只吃小松鼠。”
钱江晚报记者心里默默地为西湖边的小松鼠捏了把汗。
鸺鹠称霸西湖,难道就没有什么动物能治得了它吗?鸺鹠是苍鹰、隼等的美食。但是,西湖边没有苍鹰和隼。
它是西湖大佬。
杭州老潘在孤山拍摄到的鸺鹠,属中小型的猫头鹰。鸮这类的猫头鹰,也常年隐居西湖山林,不过,很少有人能捕捉到它们的身影。
除了猫头鹰,动物生态链中,还有许多纠缠,比如雀形目鸟类中的红嘴蓝鹊和流浪猫、小松鼠。
红嘴蓝鹊萌不萌?它长大了,也要吃松鼠的。
现在西湖边的红嘴蓝鹊越来越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们的食物——西湖边的松鼠越来越多。
在专家们的眼中,并非小鸳鸯、小松鼠、小鹊很萌,就应该比鸺鹠受到更多的保护。
“一般说来,食物链顶端的动物才更应该被保护。就好比人类社会中,首富身边都有保镖啊!”江园长说,越在顶端的动物,数量就越少;另外,顶端的动物能对其下的多级生物产生制约效果。
就比如说,要是草原上只有山羊,没有狼,那么草原上的草就马上会被吃光,到时候山羊也会大量死亡。
所以像猫头鹰这样的食物链顶端的存在,让西湖生态系统稳定,丰富了西湖的生物多样性。
(原题为《西湖边食物链老大,居然是它》)
责任编辑:张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西湖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