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能源巨头中国区总裁:美国退巴黎协定后的中国能源新机会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 发自大连

2017-07-06 16: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声明6月初从白宫玫瑰园发出,在大连夏季达沃斯的论坛会场仍有余震。全球的能源企业、政府、机构代表都还在消化这一个月来的连锁反应。
“听到特朗普总统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我非常震惊,虽然没有很意外。”6月28日,ENGIE(前苏伊士环能)中国CEO夏澜(Charlotte Roule)在达沃斯论坛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这家总部位于法国的跨国能源公司2016年名列财富500强第89位。夏澜说:“但你一定也看到,特朗普宣布退出不久,加利福尼亚州州长这样的政策制定者、许多企业的总裁,都发出了反对的声音,表明立场支持《巴黎协定》。”
ENGIE(前苏伊士环能)集团中国CEO夏澜(Charlotte Roule)

特朗普政府抛弃了对《巴黎协定》做出的能源转型的承诺,反而将气候危机与能源革命推向了风口浪尖。在三天的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科技部长万钢、中国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舒印彪、ENGIE(前苏伊士环能)和BP等能源巨头、世界银行等机构的代表,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的辩论:美国退出后,哪个国家将接过领导权?如何改革中国的能源系统?世界怎样撬动价值23万亿美元的气候智能型投资市场?
在《巴黎协定》的签署地法国,2008年,两大产业巨头法国苏伊士集团和法国燃气集团合并,成立苏伊士环能公司,并在2015年更名ENGIE。在天然气领域,ENGIE目前是欧洲第一大天然气基础设施运营商,拥有并经营欧洲最长的天然气配送管网,长达20万公里。
与欧洲总部相比,ENGIE的中国事业部非常年轻。夏澜表示,最初进入中国时,ENGIE也考虑过传统的天然气基础设施业务,毕竟这是ENGIE的传统优势所在。但是中国目前的能源转型时机,鼓励ENGIE中国发展可再生能源,例如太阳能、生物燃气、氢气,并同时作为供应商继续为中国市场提供液化天气、为中国市场提供相应的专有技术(例如总部坐落在上海的GTT为液化天然气运输船舶提供储罐薄膜技术)、此外还有能源交易领域的专有技能。
夏澜认为,现在拓展中国业务,是在正确的时刻,进入正确的市场。“能源转型、能源革命,这种趋势已经形成,中国可以是这场转型的中心,因为中国已经作出了重大的承诺,这是真的承诺,我们可以看到形势在变化,可以看到新能源在中国发展的速度。而我感受到在这些领域中国新能源的崛起,并且这些趋势并没有受到《巴黎协定》之后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的影响。”
在能源生产领域,ENGIE在世界各地拥有并运营750家发电站,2016年,这些发电站提供了超过500 太瓦时的能量和热量,相当于加拿大全年的消费总量。 夏澜则在中国寻找探索太阳能,分布式能源:例如冷热电三联供解决方案,新型燃气:例如生物燃气和氢气,此外还有综合数码技术和创新技术在内的能源效益解决方案,以及储能技术的发展。
“我想中国的能源转型可以成为一个范例,对我来说,就应该在此刻来到中国。我们所在的这个国家,很清醒地意识到了它正面对的问题,也是我们身处的星球正在面对的问题。中国做出的承诺很了不起,这不是一条容易走的道路。而我想传递的信息是:能源转型正在中国发生,并从中国走向世界。”
夏季达沃斯能源系统论坛现场

制定中国新能源战略
澎湃新闻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正在向清洁能源转型,这场转型如何影响ENGIE制定中国战略?
夏澜ENGIE的战略,是对能源转型,或者说能源革命敞开怀抱。我们用“3D”来概括——“去碳、分布式能源、数字化(Decarbonization, Decentralization, Digitalization)”。我们正在离开煤炭业务,也在走出上游的天然气勘探和生产业务。事实上,ENGIE中国事业部成立不久,所以直接去拥抱新能源世界更有意义。这包括可再生能源、用可再生能源发电、以及为城市和地区提供服务方案。还有天然气,但是除去为中国市场提供液化天然气外,我们并不准备直接为终端用户提供城市燃气,而是更多聚焦于发展新型燃气。对我们来说,更多的工作在于研究和开发。
中国对抗气候变化的决心,我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之前就已经有所感觉,你可以在中国的下一个五年计划看到,那里列出了五年内中国要做到的目标,和决心克服的缺点。我对太阳能充满信心,而太阳能在中国的发展程度出人意料。这说的通,能为消费者降低能源价格。
所以此刻能够来到中国真的很好。我们可以把中国制造2025看作是一种挑战,但事实上,也可以看作是机会。这意味着,我们可以从中国供应商获得质量更好的产品。我们也可以认为,产业自动化将会越来越发达,并且市场会更为开放,如果产品很好的话,那么你总有想要购买的时候。如果你喜欢中国,因为中国的抱负是“更高、更远”,那么中国也可以向其他国家展示这条能源转型的道路。所以我的看法很积极。
发展可再生能源
澎湃新闻在中国的这场能源转型中,ENGIE作为跨国企业发现了哪些机会?如何抓住这些机会?
夏澜在进入中国之初,我们就没有考虑发展煤炭业务,但是我们的确考虑过传统的天然气基础设施业务(天然气传输、配送、天然气地下储气库、液化天然气接收终端),这也是我们有着大量专业知识积累的领域。在能源转型以及混合型的能源结构中,天然气是重要的一环。
而今天,在继续致力于为中国市场提供液化天气的同时,我们更注重于新型燃气的发展,就是我所说的生物燃气、氢气。新兴的能源类型,使用依赖本地资源的能源供应方案。我们的思路是,天然气在能源转型中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使用绿色燃气的话,例如生物燃气,它的作用就更加重要了。
此外还有氢能源,我们正在探索和清华大学的合作,看看能够走多远。利用水电解提取氢气,也可以借助燃料电池用于汽车能源,那么交通就真的可以实现环保无污染了。氢能源在中国很强劲,所以我们在发展氢能源领域的知名度。我们在氢能源领域有竞争力,但是本地已经有竞争者,所以我们还在观望,不知是否可以进入,但是仍旧怀有兴趣。这也是集团的方向之一,集团对新能源的态度非常开放。
我们还在市场上看到了很强的太阳能需求。ENGIE在近期入股了一家很有发展前景的太阳能企业 - 联盛新能源,位于宁波和上海。我们很高兴,因为我们在同时做两件事情,一是投资一家非常有意思的新型公司,共同发展,并且在中国,在这个时刻,我们踏入了太阳能这个能源领域。对我们来说,这非常好。这也是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设施,也可以通过与企业合作,可以是传统的大企业,也可以是有发展希望的小企业。我们可以一起发展。
中国为什么需要天然气帮助能源转型
澎湃新闻中国正在通过提高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来实现减排和能源转型。但天然气仍属于化石能源,在用天然气替代煤之后,清洁能源还可以向哪些方向发展?
夏澜天然气很重要,的确如此。在混合型的能源结构中,天然气也是非常重要的。国际能源署(IEA)的调查显示,如果我们用天然气而不用煤炭,能够直接减少81%的温室气体排放。所以如果使用天然气,能够很快地实现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减少。从运输的角度来说,因为我们现在可以液化天然气,可以实现远距离运输能源。如果使用环保的燃气,比如说生物燃气,就可以保存这类能源。所以这是一个关键的能源。国际能源署也认为,天然气至少应该占到全球能源结构的三分之一。天然气的另一个优势,是稳定。其他的可再生能源比如太阳能、氢气,它们有一个问题,如果没出太阳,没刮风,就不能产生能源了。但是天然气可以提供保障,你可以储存天然气,送到发电厂发电。以气体的形式,也可以液化。所以这很有意思。我认为不应该抛弃天然气。所以中国把天然气作为一个发展重点,我认为是一个好主意。
突破能源储存技术,用数字化避免浪费资源
澎湃新闻目前最值得关注、能够带来突破的新能源技术是什么?ENGIE中国对哪些技术有兴趣?
夏澜能源储存。这是我们在关注的事情。中国计划到2020年,新能源能够占到能源比重的15%,当然中国就会需要储存这些能源,但目前还没有产业化的解决方案。我们正在持续关注储存方式,比如电池。我们可以研究如何储存氢能,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探索也已经展开,比如说氢能电池。
第二点则是数字化。建立一个数字平台、更好地了解客户的需求并匹配需求,这很重要,能够提高能源的利用率。你只生产有需求的能源,储存有需求的能源,满足客户的要求。现在能源都通过电网输送,我们看到一些地区的太阳能设施供过于求,导致了能源的浪费。如果你运用一个巨大的运输系统,从一地向远方运输,这不是一个经济的方式。在一些地区,建设了太多的太阳能基础设施,如果没有太阳,那么他们发不了任何电,投入太大,却不合适。
如何在雄安新区建造理想的能源城市
澎湃新闻中国正在建造雄安新区,目标之一是清洁化,如果能在这座未来城市打造新的能源系统,可以怎样做?
夏澜我首先会强调,准备工作、设计是很重要的,那是一个我们格外注意的步骤,我们会为决策者提供三维数字模型,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决策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和机遇。比如测算如果只使用电动汽车的话,能够在多大程度上降低大气污染、噪音污染。第二步,在调查的基础上制定一个能源计划,我们肯定会支持分布式能源,并联入数字网络之中。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分布式的发电系统,采用冷热电三联供项目(CCHP),以燃气为主(编注:冷热电三联供首先利用天然气燃烧做功产生高品位电能,再将发电设备排放的低品位热能充分用于供热和制冷,实现能量梯级利用。)结合太阳能为照明、充电桩、电动汽车提供电力。对能源网络也实现数字化,那么整座城市就能了解用电者有哪些需求。在数字网络中,网络安全也很重要,能源正在越来越分散化和数字化,我们正在确保所有的设施都顺畅接入网络、能够抵抗网络攻击。
在中国推广新能源
澎湃新闻ENGIE在中国推广新能源,遇到了哪些挑战?
夏澜市场对新能源的接受度很好,问题不在于怎样把设备送入我们选定的区域,问题在于当地市场是不是已经供过于求,怎样保证我们建设的设施会被使用。对我来说,另一个问题如何为客户提供稳定的能源,新能源的存储仍旧是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需要后备方案,为什么我们还是要保留发电厂,因为你不能告诉用户,不好意思你们将没有电用了。第二,是总体的教育问题。有一些企业并不是很喜欢可再生能源,因为改变能源系统需要投入新的成本,所以我们和顾客都需要经历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希望能有一个碳交易的市场,这正在中国发生,有了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这当然是我们感兴趣的。我们可以表明我们生产的能源是环保的。
澎湃新闻ENGIE是一家跨国能源公司,哪些国外的技术和经验,有前景在中国投入应用?
夏澜我们正在发展更具有灵活性的光伏发电,与一家欧洲公司合作。意思是避免建造规模过大的基础设施,而是针对区域的需求,设计一个大小合适的光伏设施,可以增加建设、也方便管理。可见的投资的回报也更快,不是需要等待三十年,才能看到投资的回报。另外可以提高能源的利用率,这在中国很有前景,因为市场广阔。提高能源利用率需要在数字平台上完成,将传感器等设备接入网络,根据用户的需求,制定一个经过优化、最为节能的消费方案。我们也在研究生物燃气、氢能源方面,还能有哪些新的发展。
责任编辑:蒋晨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达沃斯,ENGIE,燃气,太阳能,能源转型,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