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武谈兵|F-35A展示不俗机动性,传统认知误区可以休矣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黄国志

2017-06-30 07: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近日举行的巴黎航展上,美国空军一架F-35A“闪电”Ⅱ战斗机在洛·马公司试飞员比利·弗林的操纵下,进行了长达6分钟以上的精彩飞行表演。应该说,此次洛·马公司和美国空军派出F-35A“闪电”Ⅱ战斗机参加巴黎航展是背负着巨大的舆论和政治压力的,并且将这里作为展示该机出色性能,尤其是机动性的重要舞台。
因此,美国空军才不惜一次就出动两架,一架静态展示,一架进行飞行表演。而且,表演者也是来自洛·马公司的首席试飞员比利·弗林,目的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向世界展现目前F-35A能够达到的最佳性能和状态。
机动性的认知误区
在对F-35A“闪电”Ⅱ战斗机在航展期间飞行表演的很多评论和报道中,都提到该机在进行起飞滑跑后的垂直爬升、翻筋斗、小直径盘旋等动作时显得拖泥带水,没有如F-22A“猛禽”隐身战斗机那样干脆利落、动作泼辣。与之后进行飞行表演的法国空军“阵风”A战斗机相比,F-35A更是显得逊色不少。整个飞行动作看下来,似乎也只有50度大迎角慢速平飞以及“落叶飘”过失速机动还能够给F-35A挣回一点面子。
其实,这些评论和报道对于进行飞行表演的这架F-35A战斗机显得过于吹毛求疵了。从整个航展期间比利·弗林驾驶F-35A的整套飞行动作表现来看,该机目前技术状态的机动性能已经相当出色,而且具有更多的提升空间。如果我们还停留在美国国内某些舆论所说的,将F-35称作“会飞行的猪”的印象当中,那么将来很可能要吃大亏
在进行飞行表演之前,洛·马公司一再强调这架F-35A“闪电”Ⅱ战斗机处于完全的战斗状态,也就是机内满油而且弹舱内按标准挂载2枚AIM-120C中距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和2枚1000磅JDAM制导炸弹的状态。再加上目前F-35A所采用的飞控软件仅为3I版本,并非是最终达到初始作战能力要求的3F版本,因此其机动过载被强制限制在7g。虽然存在这些不利条件,但是这架F-35A战斗机仍然能够凭借出色的气动设计以及飞控软件,在未装备矢量推力喷管的前提下,飞出了只有装备矢量推力喷管的战机才能做出来的“落叶飘”过失速机动,足以证明该机的机动性能远非此前很多媒体所说的那么不堪。
其实,关于F-35机动性差的种种报道和传闻,包括败在挂载了2具1400升副油箱的F-16D手下等等,都存在着太多的误解。仅就F-35战机本身的气动布局以及F135大推力涡扇发动机性能而言,F-35A就已具备了非常出色的高机动性潜力。但是,对于F-35这种高度依赖电脑控制的完全数字化和信息化战机来说,最终决定其机动性能好坏的并不是气动布局设计以及涡扇发动机性能,而是飞控软件的完善和升级
由于F-35战机从一开始就采用了飞-火-推三位一体化的控制系统,其飞控软件所涵盖的范围也大大拓展了,不仅负责飞控,还要同时对火力系统和推进系统的控制进行联动。再加上隐身作战的使用特点、兼顾三个型号和多用途化等特殊要求,这些都使得F-35战机飞控软件的编写变得异常庞大复杂,难度远非其他任何一种先进战机所能比。
因此,洛·马公司和美国军方在F-35战机的研发上不得不采用了所谓“螺旋式推进”的策略,即飞控软件编写、科研试飞、低速量产、交付以及培训同步推进。通过大量试飞数据来不断改进和完善该机的飞控软件,已经验证成熟的就推出软件升级包,用于已经交付的F-35战机的升级,一步步地提升和增加F-35战机各方面的性能和能力。比如,在3F版本的飞控软件完成并安装到F-35战机上之前,该机甚至都无法在空战中使用机炮射击。
从这个角度来说,在2015年1月美国空军组织的那次F-35A与F-16D Block 40的对抗本来就不公平。F-35A受限于并不完备的飞控软件版本,最大机动过载和仰角都被限制在更低的数值上,不要说F-16D Block 40这样机动性能出色的第四代战斗机,即便是F-5/F-20这样更早期的老式战斗机也有可能将其挑落马下。事实上,这个事件除了留给反对F-35战机的一方更多的口实外,另一个深远影响就在于美国空军更加坚定了要在其装备的F-35A全部升级到3F版本飞控软件后,再择机宣布该机形成初始作战能力的决心。
其实,贬低F-35的一方不断拿该机的机动性说事情,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机动性的好坏优劣是可以直观比较的。除了F-35战机与其他型号战机之间的模拟格斗外,此次巴黎航展上长达6分钟的飞行表演也成为了该机与其他战机比较机动性的最好证据。只要该机在机动性上有不如其他战机之处,反对方就可以声称造价如此高昂、号称第五代的F-35战机竟然还不如几十年前设计的上一代战机,完全是在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这样的言论很容易引起美国国内民众的共鸣,而完全无视了F-35战机可以随着飞控软件升级,其机动性能还将有所提升的事实。
更进一步来讲,从F-35研制计划的初始源头——JSF计划来说,它只是为了研制一种三军通用、可以代替F-16、A-10、AV-8B以及F/A-18C/D的先进攻击机,而攻击机的本职工作并非空战。当然,JSF计划所要求的这种先进攻击机也应具备一定的空战能力,但并不是像F-22A那样的空优战斗机,对于机动性能的要求自然也不是最为突出的重点。因此,从这一点上看,洛·马公司在目前F-35战机使用3I版本飞控软件的状态下依然可以使该机作战状态下的机动性不弱于第四代战斗机,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有更大的优势,已经属于超额完成任务了。当然,即便是在今年年底之前F-35战机完成了3F版本飞控软件的升级,其在机动性能上还是无法与F-22A相媲美——但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正如我们无法要求一辆SUV还要拥有与超跑类似的加速性能和最高时速一样。
“上帝之眼”与“全能王”
如果我们能够跳出单纯讨论F-35机动性的这个误区和陷阱,更为全面的审视这种外形看似“笨拙”的第五代战机,就会发现其真正的可怕之处。比如,通过美国海军陆战队F-35B飞行员对其亲身体验的描述,不难切实感受到该机强大的态势感知能力以及高度智能化的机载综合控制系统。除了该机自身装备的各型先进传感器获得的信息,F-35还能够通过高速数据链获取其他同型战机以及作战单元的共享信息,美国海军陆战队飞行员形象的称之为“上帝之眼”。
也许有读者会说,高速数据链其实也并不是美军的专利,只要拥有数据链终端的战机同样也会有类似的态势感知能力。其实不然,F-35战机的先进之处就在于通过机载综合控制系统对海量信息的筛选和整合,只把最需要的信息自动传递给飞行员。比如,系统可在战机返航时自动接入附近空域的所有空中交通状况信息,可在遭遇敌机时显示作战空域所有敌方目标的位置和类型等信息,并且按照威胁程度大小进行排序等等。此外,原先需要飞行员进行大量手工操作的程序也由机载综合控制系统自动完成,比如对空、对地作战模式的转换,垂直降落时战机姿态以及发动机状态的调整,作战时攻击路线的规划,以及启动和关机时的作业流程等。
可以说,F-35战机的机载综合控制系统不仅智能化,还更加人性化,它能够把飞行员从原来必须按动大量旋钮和按钮的操作者变成可以专注于作战的决策者,从而更大限度的发挥飞行员的智慧和技巧。
此外,F-35战机强大的多用途能力也足以使该机成为战场上的“全能王”。以往美军第四代战斗机,也包括第五代战斗机F-22A,在作战中往往需要大量其他机型进行配合作战,如E-3预警机、RC-135电子侦察机、E-8战场联合监视飞机,甚至最新的EA-18G电子战飞机等。但是,对于F-35战机来说,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脱离这些特种飞机的支持进行作战。比如,一个F-35战机的四机编队可以利用自身的多用途性能,分别“变身”为战斗机、攻击机、电子战飞机以及预警监视机,再加上较为出色的隐身性能,可以说其整体作战实力甚至比F-22A四机编队还要强。
因此,我们不要追随某些美国媒体的脚步,一味纠结于F-35战机的机动性能到底是高低优劣,而应从整个作战体系的角度全面观察和分析该机的优势和强项。现在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F-35不仅不“瘸腿”,而且具备极强的态势感知能力与高度的人工智能。作为一种实实在在的威胁,不同国家、不同型号的F-35战机将会更多的出现在我国周边,它们的存在值得我们予以足够的重视,而非轻视和无视
“讲武谈兵”是由知名军刊资深编辑黄国志为澎湃防务开设的个人专栏,以客观严谨的态度,辅以活泼精炼的语言,力图“破除防务迷雾”,为读者更好地认识我国与国外在装备技术上的差距提供参考和借鉴。每周一或二倾情奉献。)
责任编辑:杨一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讲武谈兵,F-35

相关推荐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