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今主持股东会交班:郁亮,风雨见彩虹

澎湃新闻记者 计思敏

2017-06-30 09: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王石。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今日(6月30日)下午14时30分,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000002.SZ,02202.HK)股东大会即将举行,股东会议文件中,主持人赫然写着: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这可能是王石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用这个身份,这届股东会上,将选出万科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候选名单中已经没有王石的名字。
6月21日,万科发布公告,新一届董事会方案出炉,66岁的王石宣布将接力棒交给郁亮。
当天一早,王石通过其朋友圈贴出一张他和郁亮的合影,并表示:“今天,万科公告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候选名单。我在酝酿董事会换届时,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从当初我们放弃股权的那一刻起,万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为一个集体的作品,成为我们共同的骄傲。未来,万科将步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他们更年轻,但已充分成熟。我对他们完全放心,也充满期待。”
始于2015年的万科股权之争发展至今已有2年时间,从一开始的宝能系强势进攻到国有股东华润退出深圳地铁入场,期间争议不断。而作为万科的创始人,王石一直都是股权之争中的核心人物。
2015年7月13日,他在微信上转发《野蛮人敲门!一位潮汕大佬花79亿狂扫万科股票》,点评:“深圳企业,彼此知根知底”。
宝能系持股比例达到5%,首度举牌。
2015年7月24日前后,王石曾与姚振华夜谈四个小时。王石和姚振华的唯一一次会面是在冯仑的办公室,对双方来说,那次见面都是一段不愉快的回忆。王石和姚振华在冯仑的办公室谈了四个小时,从晚上10点谈到凌晨2点。但双方没有达成共识。姚振华在谈话中暗示宝能系成为万科大股东后,“王石还是万科旗手,还会维护王石这面旗帜”。但王石对此并不买账。
在那次谈话中,他们还谈到了万科的另一位大股东华润。姚振华问王石,你怎么能保证华润一直做第一大股东呢?王石说他没办法保证。姚振华问,既然这样,你为什么接受华润不接受我们,就是因为你不愿意接受我们的管理?我们也可以像华润这样做,信任你王石培养的团队,不插手。王石说,你错了,你们对万科根本不了解,你们对华润更不了解。双方的谈话不欢而散。
彼时,宝能系持股比例已达10%,二次举牌。
2015年7月25日,王石朋友圈转发《前海人寿万科股权逼近华润“野蛮人”二度举牌持股增至10%》。
2015年8月26日,宝能系第三次举牌,持股比例增至15.04%,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 ​​​​
2015年8月27日,王石微博发布:滨海爆炸,万科三个小区首当其冲,一万多居民撤离家园;股市过山车,野蛮人强行入室...,此值特区成立35周年,万科进入31周年之际,万科人应对的姿态。
2015年12月4日,姚振华继续增持,宝能系持股比例增至20.008%。
2015年12月8日,王石发布朋友圈:“青梅煮酒(137)”的留言——2015年开年,“万万想不到”;年末圣诞节前,万科股票骤然两个涨停板,都是刷屏的财经新闻。1988年万科股改时,老王就放弃了股权,表明了对拥有财富的心态,也表明了我同团队一起做职业经理人,把万科打造成现代优秀企业的自信。既然放弃了股权,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谁想成为或实际成为万科的大股东,不是职业经理管理层能左右的。但能做的只能是为全体股东创造财富,为消费者提供满意的产品,为社会承担责任,并捍卫以尊重自然、尊重人类为核心的价值观和万科文化。
2015年12月17日,王石首次宣战:不欢迎宝能入主。
王石发表万科内部讲话:“万科是上市公司,一旦上市,谁是万科的股东,万科是不可能一一选择的,但谁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万科是应该去引导的,不应该不闻不问。因为我们我们要对中小股东负责,万科股权分散,我们这么多年,就是靠制度、团队。中小股东这么多年跟着万科,也是看重这个制度和团队。宝能系可以通过大举借债,强买成第一大股东,甚至私有化。但这可能毁掉万科最值钱的东西。”
同日晚间,王石发布微信朋友圈:“为什么不欢迎你做万科第一大股东?当宝能系增持万科股份到10%的节点时,我同姚先生有次4小时的谈话,其要替代华润成为第一大股东的意图非常明确,我的态度也很清楚:你不够格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因为宝能系的经营纪录的信用不够资格,万科团队不欢迎你。几个月前的事了,只是当时还没超越华润,也不适合公开对股东说三道四。现在已很明朗,我也不用客气了,姚先生,我、郁亮和团队不欢迎你的宝能系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因为你的信用不够格。股市,资本很牛X,但掌控资本后面的人或有底线或铤而走险,无论如何,资本之外还有信用的力量、道德的力量。这场较量才是开始。”
2015年12月19日,王石微博转发题为“万科被野蛮入侵背后的真相,一场大规模洗钱的犯罪”的文章,并评论“下周一见”,不过该微博随即被删除。
2015年12月21日,王石在微博发表题为“青梅煮酒(142)【信用与情怀】”一文:17号北京公司内部讲话,谈到管理层对宝能系增持万科股份的态度:不欢迎宝能系成为第一大股东,理由简单:信用不够。讲话传出,矛盾公开激化,一种声音简单解读为“情怀与资本”的对决,有人说我对宝能的态度是道德绑架。怎会如此理解? “信用不够"并非道德评判,而是风险考量。信用评级有系统的评估工具。经营稳健性、风险偏好程度是核心指标,第一大股东变更可能引起的动荡也是考量因素。在国际资本市场,信用评级是融资成本的决定性因素。当然,信用有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你的信用不够”,不一定是你不讲信用,而是因为你的积累时间还不够。这些都是常识,都是理性的思考,与爱憎无关,与情绪无关。何来用信用批判资本呢?信用本身就是最强的资本。信用是值钱的,信用越好,就更容易筹措到便宜的资金。这是一些著名企业在二战后的废墟上迅速崛起的原因。所谓品牌,其中含金量最高的部分就是值得信赖的信用。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2015年12月22日,王石在微博发布:窗外(153)虚幻之后:烟花吗?不是;霓虹灯吗?也不是。什么呢?城市夜景晃动的虚影而已,祛除晃动虚影,车是车,楼是楼。万宝之争,许多奇谈怪论就象这虚幻的幻影,但幻想祛除,透明的万科依然是万科,而联手的“一致行动人”又会是什么模样呢?
2015年12月22日,王石给生日的郁亮写了一张纸条作为寄语,纸上写:郁亮,风雨见彩虹。
2015年12月23日,王石拜访瑞士信贷并于现场发言,万科周刊发布文章《王石“认输”?假的!》,还原王石现场发言:什么是万科希望看到的最好的结果?我希望要多赢。我们希望在合法合情合理的基础上,照顾到多方利益。只要是能符合广大股东利益的,我和万科管理层不介意作出妥协。我最看重的是万科的企业文化。我们觉得目前宝能系的文化、经营风格与万科不相容。它是一个人思考的老板文化,万科是所有人思考的合伙人文化。万科一贯坚持稳健的经营风格,它是高度激进、高度风险偏好的文化。我们不是说万科的文化、经营风格比它优越,而是说,一家公司的文化和经营风格如果发生反转,将是一场灾难。我们希望宝能系能够作为一个财务投资者。从我的角度出发,万科的企业文化能够延续,广大股东的利益能够得到保障,才是最重要的。
我是很尊重潮汕商圈的,其实中国有很多对社会有贡献的商业团体,尤其是潮汕和宁波的商业团体。另外还有特区和深圳的商业团体。宝能、万科都是在深圳的企业,大家都是为深圳做建设的,不应该内斗。
2016年6月24日,王石发布朋友圈:人生轨迹(237)荣誉之路岂有坦途?一个团队,在荆棘丛生的道路上才有机会向世人展示勇气、信任、团结、乐观和决心。
2016年6月26日,王石发布朋友圈:人生轨迹(238)当你曾经依靠、信任的央企华润毫无遮掩的公开和你阻击的恶意收购者联手,彻底否认万科管理层时,遮羞布全撕去了。好吧,天要下雨、娘要改嫁。还能说什么?
2016年6月26日,王石发布朋友圈: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出场了,就有谢幕的一天。但还不到时候,着啥子鸡(急)嘛。
当天下午,万科发布公告,公司收到宝能系提请召开股东大会罢免万科本届董事会所有董事。
2016年6月27日,在2015年度股东大会上,王石表示,这个公司我是创立者之一,文化也是和我密切相关,从某种角度来讲,我的去留已经不是很重要,重要是这个文化能延续下去。我曾经说过,我说我的成功应该是没有人再需要我这才是成功,从现在来看,我还不大成功,因为现在还成为一个重点,要把我掀掉。我希望郁亮能代替我,如果能实现了我当然,郁亮成为董事长,当然我同时辞职,如果我还没被罢免的话,这是不错的一个建议。
2016年7月8日,新华社分访王石、姚振华,王石说,我刚接手姚振华时,他说宝能是想做财务投资者。但明显宝能是想控制公司,做一些想做的事。引入深圳地铁既能解决万科的股权之争,又符合万科的战略转型需求。具体的增发价格还可以谈,是个技术问题。从长远利益看,由于获得了深圳地铁优质项目的“优先权”,所有股东几年后的收益就足以覆盖摊薄产生的成本,合作能得到资产市场最大认同。
姚振华这样解释宝能的想法:我们作为万科的一大股东,投入最多,迫切希望万科能够健康发展。但本届董事会无视股东利益行事,强行要引入深圳地铁,我们才提议罢免董事会和监事会,符合条件的人选依然可以通过选举重回岗位,这并非是外界所说的“血洗”董事会。
王石则认为,宝能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不是个案,举牌过南玻A、韶能股份等公司,都是强行进入,然后改造董事会。宝能成为大股东才几个月,就要罢免整个董事会、赶走整个管理层。他们真有能力管好这家公司吗?这像一般投资者的想法吗?
彼时,宝能系持股已达25.04%。
2016年11月19日,王石现身广深媒体会:“我们的纷争还没有最后落地。但是北京出现了新的政策,对于资本市场不健康的做法做了很多限制,过去的一些做法以后是不允许的。万科的文化会在这种解决当中,得到进一步证明和进一步发展。”
关于宝能:王石再度对姚振华隔空喊了“两个道歉”:我做的不合适的,我会及时纠正、改进,比如对姚振华先生,大家都认为我说的“野蛮人”,我记得在临时股东大会上我站出来公开道歉;比如在天山的喊话“不欢迎民营企业成为万科大股东”这种误导,我无条件道歉。
关于华润,王石说:无论是原来特发(深圳市特区经济发展公司)还是之后的华润,(都是)充分放权,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万科才蓬勃发展。我们确定为混合所有制,就应该吸收各种资本经验,吸收各种有效的做法,在国际上亮出中国企业的新模式 ”。
“很多人说万科不错,但我这个董事长不务正业,我觉得我正是在坚守万科文化——透明、制度、规范、社会责任,有底线,有目标。我们为什么搞绿色建筑?就是从坚持底线到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我觉得我捍卫的就是这些。”
“现在各种资本都对万科有兴趣。有一种无非是为了壳,还有一种是把万科看做唐僧肉。万科的股权之争慢慢明朗,一年过去了,我和团队坚守的万科文化没有任何动摇。在这种不确定中,万科团队依然在坚守,这就是职业经理人的操守。”
“不妨说,猎头公司开出了中层团队不可抗拒的价格,甚至对我。但我们团队依然稳定。”王石称,万科新的增长才刚刚开始,目前已从一家房地产公司成功转型为一家技术公司。而这也是万科方面第一次对转型这件事有清晰的阶段式总结。
2016年12月6日,王石在参加“WISE 2016独角兽大会”上表示,“我们预计万科第四个10年是1万亿,而且我觉得不用10年,可能6年差不多。可持续要比翻番增长更重要,所以要有耐心、要长远。”
2016年12月18日,王石参加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第一届国家发展论坛”:万科由一家小型的国有公司,改造成一家股份制公司、一家上市公司,去年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发生了变化,到今天为止,股份的争执仍未结束。其在会上直言“在这个过程中,相当一段时间第一大股东是政府所有,这是一年前发生的变化。第一大股东被一家民营(企业)所取代,显然关于这场争论还没有最后结束。”“一年半的时间,他们一直在搞我的材料”。
2017年6月21日,王石发布朋友圈:“万科公告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候选名单。我在酝酿董事会换届时,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从当初我们放弃股权的那一刻起,万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为一个集体的作品,成为我们共同的骄傲。未来,万科将步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他们更年轻,但已充分成熟。我对他们完全放心,也充满期待。”
责任编辑:计思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万科,股权,澎湃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