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阜外医院再现千元倒卖专家号,这回“号贩子”竟是保安

北京青年报

2017-07-01 06:16

字号
涉嫌高价倒卖专家号的阜外医院保安。
倒卖的专家号与挂号费票据。

北京青年报7月1日报道,有网友近日反映,在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看到有保安做“号贩子”,倒卖专家号。记者暗访发现,原本100元的专家挂号费,加价到1000元可以从保安处购买,并且能够正常就诊。记者将“保安卖号”一事反映给医院保卫处,保卫处工作人员称医院不允许内外勾结,会对此事进行调查核实,如若查实会进行处理。此外,记者注意到,此前卖号的保安已于6月30日进行更换。
100元专家号被保安卖到1000元
6月28日晚上6时许,记者来到阜外医院探访,此时门诊部大门已经关闭,但通过住院部大门可以进入到门诊大厅,大厅内患者很少,较为空旷。在医院门诊服务中心处里面,有两名身穿白色保安制服的人员坐在服务台里面,旁边还坐有一名身着黑色制服、衣服上面写有“特勤”的工作人员。
记者以患者家属身份,以咨询挂号为由上前与其攀谈,其中一名身穿白色保安制服,且其衣服上有保安编号的小董(化名)在了解记者来意后表示,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帮助患者挂上专家号。其一是买“排队号”,即第二天医院开门排队挂号时把患者放在队伍前面的位置优先挂号。另一种方式则可以通过他们直接买号,第二天就诊时间到医院即可。
小董在询问了相关病情后,直接给记者推荐了一位相关科室“最好的”专家,称该专家第二天只有网上预约5个号、现场挂号10个号,“如果当天挂号不排第一,排第二名、第三名都没有希望,基本上20秒就没了。”
小董称如果买“排队号”,可以早上6点医院开门时第一个把记者放进来,“提前给你联系上,你5点50分可以先进来,他们6点才进来。我们放个人500块钱,肯定让你排第一个,但是能不能挂上我们就不确定了。”
记者表示这种方法不确定时,要小董直接卖专家号时,小董表示,“买一个号最少1000块钱,买的话8点就诊,直接上去看就行了。”当晚,记者和小董最终达成一致,记者提供了一张就诊卡,由小董直接负责挂号,这个专家号以1000元的价格成交,相约第二天“交易”。
根据阜外医院网站介绍,预约挂号共有五种方式,即电话预约、网络预约、窗口预约、APP客户端预约和微信预约。挂号价格在50元至100元不等,知名专家的预约挂号价格为100元,远低于保安开出的1000元价格。
记者在阜外医院网站上看到,小董推荐的医生为主任医师,某中心副主任、某病区主任。记者在阜外医院App平台上查询,从即日起到7月10日,该专家出诊的四天时间里,预约挂号均显示已经“约满”。
高价专家号可以顺利就诊
第二天早上7点半左右,记者按照约定在医院门诊大厅等待与小董交易。记者注意到,此时医院大厅内已不见排队挂号人群,但仍有部分人在自助挂号机上进行操作,其他已挂号患者在其他楼层候诊。
按照前一晚和小董的约定,记者来到门诊咨询台附近的楼梯间附近,小董身着便装四处张望后招手喊记者进入楼梯间。小董返还记者提供的就诊卡,同时提供了一张挂号单,称“没有身份证太难办了,费了好大劲才搞到的,一会儿你直接上二楼候诊就好,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
随即记者付给小董1000元挂号钱,小董称,“这次给你算便宜点,就收你1000,以后再有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来找我。搞不到不收钱,我下午还要值班,我先回去睡觉了。”随后小董离开楼梯间,往保安人员宿舍方向走去。
记者走出楼梯间后,此前曾见过记者,且在门外值班的保安还特意向记者询问:“专家号拿到手了吗?”记者表示已经到手后,值班保安点头离开。
记者看到该挂号单上的排号为15号,即该名专家当天接诊的最后一名患者。上午10点左右,记者凭该专家号单顺利进入诊室,在等候及诊治的过程中,并未有相关工作人员核对记者身份。当记者跟医生提及医院保安人员倒卖专家号时,医生表示对此并不知情。
有医院保安声称需要给队长“提成”
记者在几天的暗访中了解到,保安小董自称卖号所得还需给自己“领导”交一部分钱,“我们给领导就给600,多少让我们挣点”,记者问及给哪位领导,小董称:“就是我们上司,保安队长。”就小董的身份和相关说法,记者也对相关人员进行了咨询。
就诊当天,记者在医院门口和一名身穿白色制服的执勤保安交谈,询问有关小董的身份时,该保安口中的“保安队长”向记者走来。
保安队长得知记者在询问小董的事情时,十分警惕地说: “他以前是这的保安,现在不在这干了,你找他干嘛?”记者称此前从小董处购买过专家号,所以才询问相关情况。该保安队长于是问:“你是花了300加塞排第一个吗?”记者将买号情况告知该队长。相比于小董排队号要价500元,保安队长则称从他这里可以花费300元买“排队号”,以便挂号时排在第一位。
对于保安队长说的小董现在不再是一名保安一事,其他工作人员则有不同说法。
就在6月29日就诊当天上午,记者在医院门口处跟两名身穿黑色特勤制服的工作人员交谈,记者询问是否认识小董,其中一人称:“黑色制服和白色制服不是一个部门的,这人并不认识,你问问那边穿白色制服的”。记者随即走向100米外穿着白色制服的保安进行询问,白色制服保安称自己跟小董确实是一个部门的,但是跟他并不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现在应该在休息,你要是想找他,往门诊部后面走,前面左拐再右拐就到我们宿舍了。”
此外,记者询问了医院门诊服务中心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称小董为医院保安,并表示目前其仍在岗,当天12点左右会进行交接班。
6月29日下午4点左右,记者在医院门诊一楼大厅又见到了小董,小董身穿白色保安制服,坐在服务中心里面,和两名工作人员交谈。期间,另一名保安将小董叫至医院一通道,不久后小董重返服务中心。
医院保安缘何敢倒卖专家号?
6月30日中午,记者再次来到阜外医院探访。中午时分,大厅内不见此前常出现的保安身影。记者从一位巡逻人员刘明(化名)处了解到,保安队伍在6月30日下午已进行交接,新公司的保安上岗,刘明称此前小董所在的保安公司和医院签订的合同已经到期,所以会换一拨保安,基本上医院的保安为两年一换。
刘明表示,两年一换也是为了防止“监守自盗”,“保安在这干了两年之后都熟悉了,容易成为号贩子。”
刘明还向记者介绍了保安卖号的过程,他称在医院开门前,保安会在医院水房里等着,一旦医院早上6点开门后,保安就会换上便装自己排在队伍最前面,“他去排队,给你们挂号,不就是号贩子吗。他们都在窗口挂,不在机器上,他们就管这个窗口,放人也是他们管。”
医院保卫处表示将对倒号进行核查
记者在网上查询看到,一家名为安艺达的保安公司曾在网上发布帖子称招聘阜外医院保安人员,记者电话联系了招聘人员,该工作人员称目前阜外医院保安招聘名额已满。此外,记者还在公司网站上看到,2015年11月,公司曾发布文章称要为阜外医院新大楼安保工作作运营调整。
一位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小董所属的保安公司就是安艺达。
此外,记者在中国政府采购网上看到一份《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新大楼保安服务项目中标公告》,公告发布于今年5月18日,显示今年中标公司为北京圣安卫嘉保安服务有限公司,服务期限为1年,团队人数为32人。
6月29日,记者就“保安卖号”一事询问医院保卫处,一位工作人员询问了事件经过,并表示医院本身不允许内外勾结,会对卖专家号一事进行调查核实,如若查实会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理。
6月30日,记者再次致电医院保卫处一位王姓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有保安卖号情况,需要记者进行现场指认。
(原题为《阜外医院保安涉嫌高价卖专家号》)
责任编辑:王建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京,看病难,号贩子,阜外医院,保安,专家号

相关推荐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