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籍远征军简少良埋骨滇西70年,六弟:路再远也要去看他

杨力/封面新闻

2017-07-02 12:56

字号
山之上,国有殇。成都一千多公里外的云南施甸,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林间,埋葬着抗日英烈的遗骸。
他们,有的被后人发现,有的则被时光遗忘。
此前,在怒江东岸的一处半山坡,志愿者发现了一座孤坟。碑文破旧,依旧能够辨认出,墓主是成都籍远征军简少良,29岁时牺牲在这片土地。战友将他安葬,直到20多年前才被云南志愿者偶然发现。(本报曾连续报道)
6月,在云南、四川两地志愿者接力寻找下,7月1日,封面新闻记者获悉,简少良的六弟——86岁的简绍云老人健在。
得知简少良的埋骨处后,其家人表示,“不管再远的路,也要去看看他。”
简少良六弟简绍云。
确认
86岁弟弟健在

“从小,就听我父亲讲过大伯的事。”6月22日,成都崇州一养老中心,简少良的侄子简张红说,“看到报道后基本可以确认,你们要找的简少良亲属,肯定是我父亲简绍云。”
当天上午,坐在轮椅上的简绍云,戴着一副老花眼镜,始终盯着院里的一株老树,喃喃自语,“终于找到了。”
“害怕他太激动,家人花了一周的时间,一点点告诉他这个消息。”简张红说,父亲曾提起有个失散的大哥,是打鬼子的抗日战士,去了云南不久就没了消息,“家人不知道他去了哪儿,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我在家排行老六,大哥就叫简绍良。”简绍云说,自己是家里排行最小的,如今,前面的亲人都相继去世,他们这一辈,只剩他和失踪几十年的哥哥,“家里人都觉得哥哥可能战死了,但我一直惦记着他。”
往事
曾穿军装回家

在抗日史研究专家、志愿者的询问下,简绍云的记忆闸门逐渐打开。
“我听说大哥是遭抓了壮丁,后来,好像在部队立功升官了。我几岁时,他还回过家一趟,穿着灰色军装,扛着枪。”
“我就跟在他屁股后面跑,让他用枪打鸟。”那时候,简家还住在崇州大划镇的简家岭一带,简绍云有几个哥哥,还被送去成都水井街学裁缝,“没办法,家里人多,当时又穷,总得找地方谋生。”
没几天,简绍云一家送别大哥,但令简家人都没想到的是,一去竟成了永别。
1942年5月,日军攻陷龙陵县城,连夜占据怒江西岸松山。为防止日军继续深入,中国军队当机立断炸毁了唯一的通道——惠通桥。之后,凭借怒江天险等因素,中日两军陷入僵持。
1942年5月至1944年5月,两军多次有试探性的袭击,未发生大规模战役。从简少良的墓碑可看见,他牺牲时,也正是在这期间。
接力
比对墓碑线索寻找

6月,一则寻找简少良亲人的帖子,在微信朋友圈等平台受到关注。根据帖子信息,记者与云南志愿者苏泽锦取得联系。随后,根据本报报道,简张红打来电话,希望比对更多信息。
“墓碑上有地址,成都东水井街。”抗战历史研究者泓影表示,根据简绍云所描述,当年几个哥哥曾在成都水井街学裁缝,“这个地址很可能是他与家人的通讯地址。那时候,相比小村庄,这些地方更易收到信件。”
随后,记者与热心志愿者多次前往水井街一带寻找,但这里已成繁华的酒吧一条街。附近的老人,也对简姓了解不多。
“我当过兵,为了方便,笔画较多的‘绍’,常会被写成‘少’。”简张红的猜测,也得到了多位抗战史专家的认可,“抗战期间,有部队的确要求简化名字。”
最终,通过简家人给的线索,与目前掌握的线索比对,“可以确定,简绍云的大哥就是牺牲战士简少(绍)良。”
心愿
再远也要去看他

“这么多年,终于有他的消息,整个家族都热闹了。”简张红说,他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了家里人,“大家都在讨论,这个当兵失踪这么多年的简家人,终于找到了。”
“特别感谢帮助我们寻找亲人,以及守住大伯墓地的当地政府和村民。”简张红说,父亲得到消息后,的确很激动,他很想去看看大哥的坟墓,为他敬上一杯酒,告诉他家人没忘记他。“但父亲身体不好,腿脚特别不便。”简张红说,无论有多远,他要去看看大伯的墓,“到时候,我会拍照、拍视频,回来拿给父亲看,也算了了父亲一桩心愿。”
(原标题为《成都籍远征军简少良埋骨滇西70年,六弟:路再远也要去看他》)
责任编辑:谢寅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远征军 埋骨 滇西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