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者|民警6年指纹比对锁定两千刑案嫌犯:像打网游一样上瘾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邱萧芜 实习生 谭维微 曹艳

2017-07-03 09: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从警6年时间里,谢祥通过指纹比对,比中各类刑事案件两千余件。 视频来源:重庆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03:51)
【编者按】
“法者,治之端也。”这句话出自战国末期思想家荀子,意为法律制度的制定与执行是实现大治的起点。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大决策。法治,被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法律的公平、公正与人们的安定、幸福息息相关。依法治国,离不开每一个公民的学法、守法,也需要每一个执法、司法者的维护和坚守。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寻访全国各地的法治人物,记录他们的故事,触摸法律的刚性和温度。是为“法者”。

谢祥在对比指纹。本文图片均由 重庆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 供图
“啊!一样的!”
安静的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一声大叫,让老民警何勇吓了一跳。
还没等何勇反应过来,谢祥已经从椅子上跳起,跑到他面前。刚刚那声大叫,就是出自谢祥之口。谢祥指着电脑屏幕,说:“师傅,你帮我看下这两枚指纹是不是一致的。”
何勇仔细对比后,问谢祥:“你是怎么比出来的?他们比了好多次都没比出来。”
平时很少笑的谢祥挠了挠头,咧着嘴说,现场勘查民警是从玻璃上提取的指纹样本,这枚指纹有可能是从玻璃里侧提取的。因此,他把样本翻转过来,重新比对了一遍。
这是重庆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刑事技术支队指纹信息大队民警谢祥第一次比中指纹时的场景。在过去的6年时间里,谢祥通过指纹比对,比中各类刑事案件两千余件,其中包括不少一二十年未破的积案。
谢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和影视剧作品不同,指纹比对是一项耗时、枯燥的工作,但这对警方锁定犯罪嫌疑人、提供案件侦破方向至关重要。只要找到乐趣,就会像打网络游戏一样上瘾。
谢祥在查阅指纹档案照片。

一枚指纹锁定犯罪嫌疑人
谢祥的微信头像,是他从网上下载的一枚指纹印。
这枚指纹的纹线像一个人脸,恰与谢祥的兴趣和工作相关,他说,用来当头像,再合适不过。
去年5月,对指纹着迷的谢祥从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局调入指纹大队,后担任该大队侦查一组组长,专攻多年未侦破案件的指纹比对。
谢祥的工作环境并不神秘,结构上很像学校的机房:每个小隔间摆放着一台电脑,谢祥和同事就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操作着键盘和鼠标。去年,这里每天平均要向各办案单位发送25个指纹比对结果,协助他们破案。
一起刑事案件发生后,民警从案发现场采集指纹后,会将指纹信息上传到系统。在影视剧作品中,系统会自动比对,给出一个相符几率很高的结果。
实际上,真正的指纹比对工作要复杂很多:谢祥首先要分析这些指纹,找出指纹的特征并标注出来。有了这些特征点后,系统会从指纹库中筛选出相似的指纹。谢祥再从这些相似的指纹中与现场采集到的指纹逐个进行比对。
接下来,谢祥又将比中的指纹提交至复核组,由复核组经验丰富的老民警进行复核。如果复核未通过,谢祥就要转换思路,再重复上述流程,直至复核通过。
谢祥说,指纹又称人体身份证,每个人的指纹都是唯一的,它与DNA一样,是确定或排除刑事案件嫌疑人的重要证据之一。但受各种条件限制,从案发现场采集回来的指纹经常会出现残缺、变形、模糊等情况,给指纹比对工作增加难度,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案件的侦破。
直到现在,谢祥依然能回忆起他比中的第一起刑案。
2012年国庆节前,还在铜梁区公安局跑现场勘查的谢祥来到指纹大队学习比对指纹。在研究一起入室盗窃案的现场指纹时,他注意到这枚始终没有比对结果的指纹是从一面玻璃上提取的。
“会不会是从玻璃外侧提取有难度,勘查人员在玻璃里侧提取的?”凭借对现场勘查工作的了解,谢祥提出了这样一个假设。于是,他将这枚现场指纹翻转过来,重新标注特征点。果然,他在系统筛选的相似指纹中比中了一枚指纹。
队里51岁的老民警何勇是谢祥的师傅。他告诉澎湃新闻,谢祥得出比中结果后,大叫了一声。他和其他同事被吓了一跳。随后,谢祥从椅子上跳起,小跑到何勇面前,请他赶紧核查下。何勇先是安抚了下谢祥的情绪,让他不要激动,然后仔细对了一遍,发现两枚指纹完全相同,于是赶紧将结果反馈给潼南区公安局。没多久,犯罪嫌疑人就被抓获归案。
何勇说:“谢祥性格有点偏内向,但是他责任心强,坐得住,悟性也高。这是干我们这行最重要的品质。”就在那段不到10天的学习期间,谢祥独立比中四五起刑案,已逐渐展露出做指纹比对工作的天赋。
谢祥在和同事交流指纹比对方法。

指纹比对帮助新疆警方破获十年积案

返回铜梁后,谢祥利用空余时间继续钻研指纹比对。2014年2月27日,谢祥在例行指纹比对巡查中发现了綦江“4.25”命案的上传未破指纹。
2007年4月25日晚,重庆市綦江区三江镇一老年茶馆游戏室工作人员李某某被人杀害在值班室的沙发床上,大量游戏币被偷走。尽管民警在排查过程中采集到了嫌疑人的指纹,但由于在游戏室的外墙瓷砖上提取到的指纹印稳定特征少,警方迟迟未能比中嫌疑人。
一般情况下,一枚指纹要标上15-16个稳定特征点才上传系统。谢祥解释称,对于这样的指纹,宁愿少标,也不能标错,否则很可能就比不到嫌疑人。在多次对比失败后,谢祥尝试只标注11个特征点,系统识别出六七个稳定特征点后,按照谢祥的设定,推荐了100个相似指纹。
“也是运气好,比到第8枚就比中了。”谢祥说,第二天,綦江专案民警就将时年22岁的嫌疑人刘某某抓获归案。经审讯,刘某某对其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綦江“4.25”命案发生的同年,新疆喀什地区也发生一起入室盗窃杀人案。一对夫妇被人杀害在自家超市中,嫌疑人还从超市拿走价值两万元的香烟。当地警方在进行现场勘查时提取了三枚指纹印,由于这三枚指纹印非常不清晰且残缺,案件一度陷入僵局。
谢祥说,该案嫌疑人的指纹是在案发后3年被录入数据库的。但当地警方一直没比中嫌疑人,于是向外地公安机关发了协查。今年5月,谢祥看到这三枚指纹印时,选取了条件相对最好的一枚,标上了11个稳定特征点。
后来,谢祥在第27个相似样本中比中了嫌疑人。该嫌疑人到案后,交代了罪行。十年前的案件终于告破。
谢祥说,能在相似样本中的前50个就比中嫌疑人算运气非常好的。碰到有些棘手的指纹,要比对成百上千次才能比中。由于每天要比对的指纹数量太大,他无暇注意案情。不过,收到兄弟单位发来的感谢信,得知嫌疑人落网,是谢祥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去年年底,重庆市九龙坡区分局刑侦支队技术大队给指纹大队发来感谢信,感谢谢祥比中发生在十年前的一起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感谢信写道,现场指纹的比对结果为该局侦破“2006.3.23”抢劫杀人案起到关键性作用。
像打网络游戏一样上瘾
指纹大队副大队长陈文英告诉澎湃新闻,在谢祥等50余名同事的共同努力下,去年一年,该大队比中各类案件近万件,名列全国前茅;协查比中案件列全国第一;比中各类命案65件。
她说:“百姓看公安,关键看破案。很多同事责任心特别强,主动放弃休息时间,尽可能多得比对指纹。”
对谢祥来说,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他说,“我们科室加班是很正常的,指纹这个工作是干不完的,(要对比的)指纹太多了。要想出成绩就必须得靠时间,真正的技术都是其次的,要有责任心。”
目前,谢祥已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个人三等功一次、个人嘉奖五次。
尽管只有29岁,谢祥头上已有些许白头发。他没把“锅”甩给工作:“这很正常,跟个人体质有关,就是视力有些下降。”
谢祥刚开始长时间对着电脑时,经常流眼泪。现在,每天长时间对着电脑已经成为他工作的常态。谢祥说,比对指纹的连贯性很强,如果中途休息,会干扰思路。因此,只有在点击申请复核后,谢祥才能短暂休息。
因为家距离单位较远,谢祥又暂时没有买车。有时候加班晚了,索性就跟妻子打个报告,晚上就在单位休息,日复一日。
时常有朋友问谢祥,像他这样每天盯着指纹看,有意思吗?谢祥总会这样告诉朋友:“可能就跟你们对网络游戏上瘾一样吧,我对指纹比对上瘾。有了兴趣,就不觉得枯燥。”
责任编辑:谢寅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重庆 指纹比对 刑案 痴迷者

继续阅读

评论(69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