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首批员额法官:包括院长367人入额,考核不过要退出

澎湃新闻记者 林平 实习生 曾雅青

2017-07-03 10: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3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举行首批员额法官宪法宣誓仪式。
7月3日上午,一场宣誓活动在最高人民法院举行。包括院长周强在内的367名法官,刚刚完成了“入额”的最后一道程序,成为最高法首批员额法官。
在他们之前,全国法院已有12万余名法官通过了“入额”遴选,活跃在办案一线。这场宣誓,标志着法官员额制改革已经在全国法院得到全面落实。
自2014年6月起开始试点的司法体制改革,包括完善司法责任制、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制度以及推动省以下地方人财物统一管理四项主要任务。
法官员额制改革正是建立和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制度的核心内容。今年5月,在各地试点基础之上,最高法正式启动司法责任制等综合改革试点工作,首先就着手进行了首批员额法官的选任。
在最高法“入额”意味着什么?最高法的员额法官如何产生?又将如何履职?最高法政治部主任徐家新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员额制改革涉及每一位干警的切身利益,是一场“动自己奶酪”的改革。最高法首批员额法官产生后,将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进一步强化法院队伍正规化、职业化、专业化建设,提升司法公信力。
最高法也有“案多人少”,员额制改革需全面落实
随着社会发展,矛盾纠纷日益多元化,“案多人少”矛盾是全国各级法院无法回避的难题之一,最高法也不例外。
“作为最高审判机关,最高法既担任着公正审理各类案件、维护公平正义的使命,也担负着监督指导地方各级法院依法行使审判权力的职责。”徐家新介绍,近年来,最高法收案数量大幅增长,案件所涉法律关系日趋复杂,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矛盾纠纷化解难度不断加大,审判监督和指导的任务日益加重。
因此,如何通过深化司法改革进一步完善审判运行机制,激发广大干警的内生动力,全面提升审判执行工作质效,成为摆在最高法面前一个紧迫的课题。
法官员额制改革的制度设计,正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曾指出,员额制是实现法官专业化、职业化的重要基础制度,是实行司法责任制的前提,目的是把最优秀的司法人才吸引到办案一线,以提高办案质量和效率。
今年全国两会上,最高法工作报告显示,法官员额制改革全面铺开后,全国法院近85%以上的司法人力资源得以配置到办案一线,激发了法官工作积极性。其中,上海、广东、海南法官人均办案数量同比增长达21.9%、22.3%和34.8%。
成功的试点经验表明,最高法通过遴选产生首批员额法官,势在必行。
事实上,2016年下半年起,最高法就已经开始研究制定《最高人民法院首批法官入额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以期充分掌握最高法的职责定位和人员现状,有的放矢地开展员额法官遴选工作。
包括院长在内,拟入额人选人人都要经审议
2017年5月21日,层层把关后,《方案》正式印发。其中规定,最高法首批法官员额比例要控制在30%以内,数量不超过400名。
《方案》具体规定了5项入额资格条件和不得入额的8种情形,特别是资格年限方面,要求与最高法员额法官承担的司法责任相匹配,入额人选须具有审判员以上职务,或者任助理审判员且具有8年以上法律工作经历。
《方案》还规定,近3年工作绩效偏低的不予入额,原办案骨干调入非办案部门5年以上的,需回到办案岗位参与办案满1年方可入额。
此外,为对参选人员进行严格审核,最高法各审判部门主要负责人和外请专家组成了评审小组,分刑事、民事、行政赔偿三个专业方向,以对法官入额人选的工作业绩、专业能力进行全面评价和考核,进而提出是否同意入额的评审意见。
6月21日,最高法法官遴选委员会正式成立,遴选委员会由15人组成,包括专门委员8名与专家委员7名。中国法学会常务副会长陈冀平当选委员会主任委员,最高法常务副院长沈德咏、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景汉朝分别当选为副主任委员。
成立两天后,遴选委员会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对经过初步考核后387名拟入额人选进行审议。沈德咏在会上强调,要从严控制员额比例,从严设置员额岗位,从严限定入额标准和条件,从严规范入额方式,“不搞论资排辈,不搞平衡照顾。”
最终,遴选委员会经过查阅拟入额人选的综合成绩、绩效情况、法律文书、基本信息等,并按照“审判委员会委员”“巡回法庭主审法官”“刑事岗位人选”“民事岗位人选”“行政赔偿岗位人选”等类别分5个轮次进行审议后,差额确定了370人为入额建议人选。经最高法党组会议研究确定,将其中367名人选作为首批入额法官拟任人选,占最高法编制总数的27.8%。
入额不能“一入了之”,考核不过要退出
澎湃新闻注意到,这367人中,有审判员269人,助理审判员98人,平均法律工作经历22年。其中博士研究生119人,硕士研究生205人。
此外,最高法办公厅、政工党务、纪检监察、司法技术等综合部门均不设员额岗位,10名综合部门入额法官都将交流到审判部门工作。
“首批法官入额完成后,最高法机关将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按照‘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要求,实行合议庭办案责任制。”徐家新告诉澎湃新闻,最高法在赋予法官更大审判权力的同时,将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审判管理和监督,完善信息化审判管理机制,健全司法过错责任追究机制,坚持有序放权和有效监督相统一,切实做到放权不放任、监督不缺位。
同时,最高法将探索组建以入额法官为核心,法官助理、书记员分工协作、紧密配合的专业化审判团队模式,健全审判权运行机制,全面提升审判工作质量和效率。强调院庭领导带头办案,对院庭长办案数量按“阶梯比例”方式提出明确数量要求,并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院庭长办案情况全程留痕,接受干警监督,纳入绩效考核。
徐家新还表示,法官入额不能“一入了之”,此次入额也不等于终身入额。最高法将逐步建立符合法官职业特点的考核、奖惩和退出机制。入额法官考核不过关、作风不过硬的要退出员额,形成“能进能出”“能者上,不胜任者让”的正确导向。
责任编辑:宋蒋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最高法 员额法官 考核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