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率先探索实行预算联网监督,细到可查“何时买折叠床”

“南方杂志”微信公众号

2017-07-03 10:59

字号
审查监督政府预算,是宪法和法律赋予人大的重要职权,是人大行使国家权力的重要体现。从2001年出台预算审批监督条例、2002年省人大财经委设立预算监督室,到2007年预算草案封面去掉“秘密”二字、2011年成立预算工作委员会,再到如今预算联网监督工作在全省推行,广东人大开启并引领人大预决算监督工作新气象。
经过13年的探索实践,广东人大对政府财政预算的监督已由事后监督升级为实时在线全程监督,预算联网监督实效不断加强,“利剑”作用充分发挥。
“年底突击花钱”问题,近年来在广东越来越少。连续多年,省人大常委会结合跟踪监督审计查出的突出问题整改工作,在预算联网监督系统上重点关注、跟踪100余家省级预算单位的授权支付执行情况。座谈、追问、督促之下,问题部门的资金支出进度大幅提速。
人大对政府预算实行联网实时在线监督,让财政的每一笔钱都花得清清楚楚,给老百姓一本明白账,这就是广东近年来在全省探索推广的“预算联网监督”。2004年,广东在全国首开先河,探索实行预算联网监督,一根网线联通了省人大与省财政厅,把政府的每一笔开销都放在人大眼皮底下。13年来,这把监督“利器”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预算联网监督工作的落地开花,成为广东人大预算监督工作一路破冰前行的缩影。
人大要为人民看好“钱袋子”
2003年,广东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15亿元,稳居全国首位。
那一年,有着大学财务教师背景、在江门市财政局工作的俞雪花,当选广东省第十届人大代表。她在第一份代表建议中写道:“人大与政府预算基本信息不共享,难以深入、有效开展审核监督。”“当时大家都觉得很奇怪,财政的人怎么提这样的建议?”俞雪花说。
俞雪花并非有类似想法的第一人。同年,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在省依法治省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提出,要改革对政府财政预算执行情况的监督,财政部门要与人大财经委员会联网,每一笔财政支出都要让人大知道,加强财政支出的审批监督、使用监督和事后监督。
第二年,一根网线联通省人大财经委与省财政厅。在当时的省人大财经委预算监督室专用电脑上,几十个省级部门的每一笔开销都可以实时看到。网线那头,是省政府的“钱柜”国库集中支付系统。人大可以实时查“账本”,监督政府花钱。这就是在全国首创的预算联网监督系统。
“预算信息联网共享前,人大只知道各项支出大数。”时任省人大财经委预算监督室主任的黄平回忆道,省人大对省财政预算执行情况的日常监督,主要是靠财政部门报送的月报表来掌握情况,具体支出项目并不清楚。
彼时,随着广东经济飞速发展,财政收支规模越来越大,预算越来越受关注,“阳光财政”理念深入人心。俞雪花说,财政就是民生,人大和人大代表要为人民看好“钱袋子”。广东是财政大省,几千亿元的财政预算资金,不能掉以轻心。
预算监督机制的全新探索,伴随而来的是一场改革。
2005年,广东财政系统首创性地开展财务核算信息集中监管改革,实时集中各单位财务核算信息,打造“玻璃钱柜”。在此基础上,按照省委要求,预算联网监督系统不仅接入省人大,还分别于2008年、2013年与审计和纪检监察部门联网。预算联网监督,早已成为预防腐败的手段之一。
广东人大预算监督工作,从程序走向实质。2007年,提交人大会议的省级预算草案封面首次去掉“秘密”二字;2009年,预算草案编制实现了由“类”到“款”的重大突破,在大类别收支数字下面,首次清晰地列出一款款具体的收支内容;2010年,省财政厅首次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当年的省级财政预算……
细到可查“何时买折叠床”
在省人大机关办公楼的预算联网监督查询室内,昔日的小电脑已换成两台82英寸液晶屏;如今的预算联网监督系统,已不再是十几年前的那几十张表。
人大监督的触角,伸向几乎所有需要花钱的领域和部门。
联网监督的资金范围,从最初的一般公共预算资金和政府性基金预算资金扩展到“四本预算”资金全覆盖;监督的单位数量,从2004年的几十家,到目前覆盖省级全部预算单位几百家。
查询室工作人员告诉笔者,通过联网监督系统,不仅能实时查询“某个部门何时购买了一张折叠床”这类的明细信息,省级财政专项资金“何时拨、拨给谁、怎么用”的情况也一目了然。
财政数据背后隐含的关键信息,往往是人大监督的切入点。以往的联网监督系统功能有限,呈现的都是一些静态的表格数据,人大监督面临查数难、追踪难等问题。
近年来,依托财政信息一体化建设和财政大数据应用实践,财政数据资源得到全面整合,系统可实现“归集分析”功能。2015年底,省财政厅进一步将省级财政专项资金申报、评审、分配、拨付、使用、监督评价等全流程信息共享到预算联网监督系统。
“人大在预算监督中扮演什么角色?一是批准预算,二是做好监督。”省人大代表、省人大财经委委员辛瀑对笔者说,长期存在的预算难监督问题,实际上与预算不透明公开有关。政府给的数据不够详细,预算提交时间太晚,留给人大的审议时间有限。这些问题在预算联网监督实践中逐渐得到破解。
在广东的实践中,人大只能被动接受财政数据,无法及时获得所有数据的情况,已经成为过去式。
省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副主任郑亚吉表示,今年初升级后的预算联网监督系统,可将财政、社保基金数据导入省人大数据库,并从数据库抓取数据,通过设计好的计算模型运算,实现查询、统计、分析、预警功能。
实时预警,是预算联网监督实现智能化的重要标志。目前,该系统设置了十几项预警指标,可对预算支出执行、转移支付资金拨付、重大专项资金拨付、部门“三公”经费支出等方面存在或者可能存在的问题进行预警或者提示。
数据分析预警 “追踪”问题整改
去年1月至10月,15个地市税收收入占比低于70%,33个县(市、区)税收收入占比低于60%。去年11月,系统预警提示的预算收支问题,引起了省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工作人员的注意。
随后,预算工委将问题向省财政厅作了通报,将其纳入省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的预算审查结果报告,提交代表大会审议。为推动问题解决,省人大常委会还将听取和审议省政府关于提高我省财政收入质量专项工作报告列入今年监督工作计划。
获得海量财政数据后,人大如何开展有效监督?显然,追踪每一个项目不大可能。
郑亚吉介绍,省政府在2015年预算中安排了“四河”污染整治的专项资金,预算工委对资金拨付落实情况进行了持续跟踪,在系统中未能查询到2015年7月汕揭练江污染综合整治资金的拨付情况,可能存在资金不到位问题,于是向省财政厅提出了相关要求,保证了常委会决议的落实。
过去两年,省人大常委会结合监督工作重点,分别跟踪了小东江流域等“四河”污染整治资金、底线民生保障资金、战略性新兴产业资金、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教育创强省级补助资金、卫生强基创优资金的支出情况,为常委会和专委会审议有关议题提供查询分析和数据支持服务。省人大常委会还创新监督方式,运用联网查询分析简报这一载体,坚持定期查询分析,编发查询分析简报,在报送省人大常委会负责同志的同时,分送省政府有关负责同志及财政厅等有关部门,促使政府部门对查询发现的问题及时研处整改。
郑亚吉说,如果查询中发现重大的问题,则按照联网监督工作的有关规定,组织开展专项调查,并提请主任会议、常委会作出决定,请省政府研究处理并向省人大常委会报告处理情况;或者将意见融入预决算初审报告或预算审查结果报告中,提交省人大或者省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
预算联网监督,让人大监督更加有的放矢,见到实效。 
(原题为《广东首开先河探索实行预算联网监督 细到可查“何时买折叠床”》)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预算监督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