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尿毒症患者造假套医保30多万:亏欠太多,想捐献遗体

四川在线

2017-07-03 17:02

字号
本文图均为 四川在线 图
(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男子杨小强(化名)8年前患尿毒症,不到一年的时间,10多万元积蓄用光。面对高昂的透析治疗费用,33岁的杨小强“另辟蹊径”,通过发“票串串”伪造住院资料,在岳池老家进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报账,截至案发,在近5年的时间里,杨小强共计套取保险金31万余元。
2016年9月7日,岳池县人民法院判决杨小强犯诈骗罪。其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最终,杨小强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10000元,违法所得316410.1元予以追缴。因杨小强身体原因,有期徒刑暂予监外执行。
截止6月30日,杨小强在前妻的资助下,每隔一天仍在成都军区机关医院做透析治疗,身体每况愈下。杨小强说,他愧对国家和家人,犯了法就应该接受处罚,但1万元罚金和欠国家的31万余元,已经无力偿还,他希望去世后能够捐出遗体,供医学研究,至少眼角膜还能帮助他人复明。
纸是包不住火的 21份伪造报账资料被揭发
纸是包不住火的,事情败露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杨小强一直知道有这个说法。
2015年3月的一天,杨小强如往常一样,拿着一叠成都某医院的“住院材料”,回到老家广安岳池县,在酉溪镇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办公室申请住院报账。工作人员对杨小强已非常熟悉,杨小强2009年被查出尿毒症后,每隔几个月便会申请一次报账,以便维系透析治疗费用。
也就是这一次报账,成为了杨小强最后一次报账。工作人员在审核杨小强提供的资料时,发现了端倪。杨小强提供的资料与前一位同一个医院患者提供的资料大有出入,工作人员警觉起来,经过对比查实,杨小强提供的住院相关资料系伪造。随后,工作人员对杨小强近5年的报账资料进行复查,发现杨小强所提供的资料均是伪造,共计报账21次,涉及金额31万余元。
工作人员随即向警方报了案。岳池警方电话通知杨小强,希望他协助调查。“警察给我打电话,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事情肯定早晚都会被发现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杨小强说,接到警方的电话,他随即答应协助警方调查。
到案后,杨小强如实向警方交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2011年的一天,他在成都一家医院接受透析,医院门口的一个“票串串儿”找到了他,询问是否需要报账发票。经过细聊,杨小强得知,对方可以伪造医院的住院发票和住院病历等帮助报销医疗费用。
“当时确实没钱医了,就想试一试。”杨小强说,第一次,他花了2000元从“票串串儿”手上买了一套住院和病历资料,之后在老家岳池县农村合作医疗办公室进行报账。由于岳池县新农合的报账系统没有与杨小强就医的医院联网,加之杨小强提供的报账资料仿真度高,一般人很难发现,杨小强顺利报销1万余元。之后,杨小强又陆续通过“串串”购买伪造的票据骗取新农合报账。
“我知道是违法的,但我想活下来,我还有两个孩子,还有年迈的父母,年近百岁的爷爷.....。。”杨小强说,他只想活下去,活下去就有希望。他没有统计过这些年通过新农合报了多少钱,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的钱都用于自己治病了。
法庭上没有申辩 犯了法就该承担

2016年9月7日,岳池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由公诉机关提起公诉的杨小强骗取国家专项资金一案。
公诉机关在公诉书中指出,2011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杨小强利用购买到的成都某医院虚假病历资料及发票,多次到岳池县酉溪镇中心卫生院申报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获补偿款共计316410.1元,涉嫌诈骗罪。
经成都某医院查询证实:杨小强申报医疗保险时提供的21份病历资料实际住院病人均不为本人,系虚假病历资料。另据四川省财政厅收费票据监管中心鉴定:杨小强申报医疗保险时提供的“四川省医疗卫生单位住院费用结算票据”均系伪造。2016年3月24日,岳池县公安局民警在成都犀浦镇将被告人杨小强抓获。
在法庭审判过程中,杨小强并没有请辩护律师,他独自一人坐在被告席上,面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杨小强没有辩驳。当法官问起:“被告人杨小强,你还有没有什么说的?”杨小强低下头,低声说,我没有什么说的,检察机关指控的有理有据,符合事实。
岳池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杨小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国家专项资金,数额巨大,其行为侵犯了国家的财产所有权,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小强犯诈骗罪的事实和罪名成立。要求处罚的意见法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杨小强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
据此,根据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杨小强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10000元,违法所得316410.1元予以追缴。
2016年9月20日,岳池县人民法院决定对杨小强六年有期徒刑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上表明,经查,被告人杨小强患肾功能衰竭、尿毒症等严重疾病,不宜收监执行刑罚。目前,杨小强每月必须固定时间到当地乡镇司法所报到和学习法律知识。
前妻资助透析费 活下去伴儿子长大
6月30日,成都军区机关医院血液透析室,杨小强躺在透析床上,身上的血液一遍一遍地流过透析设备,让他有些疲惫。看了一会儿手机后,从7点30分到11点30分,整整四个小时的透析时间,杨小强几乎昏睡了3个小时。
走出透析室,护士站的吴医生赶忙叫住他。“杨小强,你别忙走,先歇一歇,不然容易晕倒。”由于透析,杨小强血糖很低,好几次走出透析室时,就晕倒在了电梯口。医生发现这个状况后,每次都会叮嘱他,在透析之前,在包里带一两颗糖,透析后赶快吃下去,以防低血糖晕倒。
午饭时间,杨小强吃得很清淡,一盘炝炒小白菜,一碗稀饭。“透析后不能吃得太辛辣,不然容易引起不良反应。”杨小强说,这样以来,他每天的饮食就很清淡,一是因为病情要求不能吃得太重口味,二是因为自己包里也没有多少钱,经济条件也不允许他大吃大喝。
截止6月30日,算起来,杨小强确诊为尿毒症已经整整8年了。透析治疗从2010年开始,用他的话说,靠透析治疗生存7年已经算是一个奇迹。
2011年8月,杨小强开始通过“票串串”购买住院材料进行报账,维持透析延续生命。截止2015年5月案发,31万余元“骗来的”钱全部用于治病。杨小强说,他明白这个钱来得不正当,也不敢告诉家里人,也不敢把钱给家里人用,害怕连累家人。
案发后,杨小强治病的“经济来源”断了,年近百岁的爷爷将退休金拿出来,供他治病。但这种情况没有维持多久,2016年9月,爷爷去世了,杨小强治病的钱又没了着落。
2010年3月,杨小强因病情,不想脱拖累妻子李英(化名),主动提出离婚。当时李英并不愿意。“他生病了,我们就离婚,外人会觉得我太无情无义了吧。”李英说,她和杨小强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后来结为夫妻,感情很深,不愿意在丈夫最无助的时候离开。
李英介绍,她算是一个悲情的女人。娘家的父母、姐姐先后因患癌症去世,大儿子智力残疾,丈夫又得了尿毒症。“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命运这么差,好像所有的坏事都让我给摊上了。”
今年初,李英主动联系杨小强,表示要为他垫资治疗费用。“我要让他活下去,我们的两个儿子还小,不能没有爸爸。”李英说,不管生活再艰难,至少两个儿子是支撑着她,让她把这个家庭维持下去。
目前,李英在成都市郫都区犀浦镇经营着一个“2元店”,带着智力残疾的大儿子。每月收入勉强能支撑杨小强1300余元的治疗费用和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尽管离婚7年了,只要他还活着,我绝不会改嫁。”李英说,杨小强活一天,她的信念就会坚持一天,至少有个人在,不会感觉那么孤独,她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亲人了。
对不起国家和家人 承诺幸福却成了累赘
最近这段时间,杨小强学会了抽烟,抽烟的动作看起来很僵硬,大指、食指、中指,三根手指握着烟递进嘴里,狠狠地吸一口,有时被浓烟呛到,猛地咳嗽。烟不贵,5元一包。
关于学抽烟,杨小强总结为心里郁闷。病房里前前后后入住了一批又一批的尿毒症患者,透析室里,杨小强也遇到的不少前来透析的病友。“熟悉的病友越来越少,有的放弃了治疗,有的去世了。”杨小强说,4月初,病房里一位30岁左右的病友死在病床上,让他感觉到这个病更加没有盼头。
“我知道这个病是治不好的,病情每天都在加重,最后要走上死亡这条路。”杨小强说,他并不害怕死亡,他已经在死亡边缘走了几回,死亡对于他来说,几乎是触手可及。
让杨小强感觉到郁闷的,还有与同龄人的差距。“当年与我们一起外出打工的人,好多兄弟都已经买车买房了。”杨小强说,因为生病,他拖累了家庭,整个家看起来不像家,家人在外人面前也抬不起头。
“人多的时候还好,每当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总会忍不住想这些。”想到自己的病情和家人的生活状况,杨小强就会一个人躲进厕所,悄悄地抽烟。
对不起,杨小强一直在强调这个词语。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家人。
对不起国家。杨小强说,因为想活下去,他通过伪造资料,骗取国家专项资金30多万元,就目前身体状况来看,这笔钱,他是还不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欠国家的,同样该还。”杨小强说,如果有奇迹发生,他的病能够痊愈,他会用下半辈子的时间来还清自己欠下的债。
对不起家人。“生病8年来,把整个家庭拖垮了。”当初李英不顾一切地和他在一起,他也承诺要给她幸福,没想到因为生病,反而成了李英肩上的累赘。再看两个儿子和年迈的父母,他作为家中的顶梁柱,在倒下去之后,让整个家庭陷入绝望。
亏欠国家太多 死后想捐献遗体
杨小强说,他深知自己亏欠国家太多,并且可能无力偿还,他希望死后能够将遗体捐献,供医学研究,至少一对眼角膜能帮助他人重见光明。
关于遗体捐献,这个想法,杨小强在5年前就确定了。“欠的太多,总要拿什么偿还。”杨小强说,在他选择铤而走险套取保险金时,他就确定了死后要捐遗体。这是一场赌博,能活下去就还钱,不能活下去就捐遗体。
杨小强选择捐献遗体,这个决定没有跟家人沟通。“我不敢给父母讲,也不敢给前妻讲。”如果家人知道他有这样的想法,肯定会极力反对。杨小强称,他唯一担心的是,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时的悲伤,这些年,父母过得太辛苦。
7月1日,记者联系上了杨小强的父亲杨大爷。年过七旬的杨大爷在陕西亲戚家里,老伴在南充一家餐馆打工。
谈起儿子的病情,杨大爷哭了起来,他知道儿子活不久了,又想让儿子活下,但现实却让他无能为力。“我们也想过让他换肾,但是他不愿意。”杨大爷说,之前家里人准备四处借钱让儿子换肾,儿子拒绝了。
拒绝换肾,对于杨小强来说,是无奈之举。“省医院已经有合适的肾源了,但手术费用和后续费用一分钱都没有。”杨小强说,换肾成功了可以活下去,万一不成功呢?即使换了肾,还是和“废人”一样,成为一家人的累赘,家里背上巨额债务,还要养一个病人。
对于儿子捐献遗体的决定,杨大爷哽咽了。“首先我们不允许他有放弃的念头,也不愿意让他捐献遗体,如果真的死了,也要把他带回老家,落叶归根。”杨大爷说,作为父亲,他知道儿子心里的痛苦,但是却没有办法分担,如果可能,他宁愿和儿子换一换,由他来承受这样的不幸。
记者咨询广安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表示,可以接受广安辖区内遗体捐献登记备案,但需经过捐献人子女、父母同意,后期并要求捐献人父母配合完成捐献过程。
广安市岳池县酉溪镇司法所表示,如果杨小强有意愿捐献遗体,从法律上来讲,虽然他仍处于刑期,但捐献遗体属个人行为,司法部门不予干涉。 
(原题为《广安一患者伪造住院材料报账30多万 道歉欲捐遗体》)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尿毒症 广安 遗体 眼角膜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