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选举搅动日本政局:小池崛起,安倍独大多年被批傲慢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2017-07-03 22: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已平静了四年半之久的日本政坛,在经历了近半年的暗流涌动之后,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
据共同社7月3日报道,在2日举行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执政党自民党从现有的57个议席锐减至23个议席,大幅低于此前的最低纪录38席,遭遇历史性惨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率领的地区政党“都民第一之会”以49席取代自民党成为都议会第一大党。此前支持自民党的公明党之前转而支持小池百合子,其23名候选人全部当选,加上其他支持者,小池阵营以总计79个议席获得过半数,在东京议会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
尽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此前反复强调“筑城三年,落城一日”,认为如果出现傲慢与懈怠,瞬间就会失去国民的信任,但自民党此次遭遇滑铁卢,预告了安倍及其执政党在未来所面临的挑战——曾担任日本首位女性防卫大臣、现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所领导的“都民第一之会”,或将冲击“安倍独大”已久的日本政坛。
面对媒体采访时,小池表示,“以(东京)都民视线推进工作的成果得到了认可。这是都民夺回理所当然的都政的瞬间。”她否认了将投身国政的说法,但共同社指出,“都民第一之会”瞄准下届众院选举、构筑进军国政的基础已打好。
《金融时报》3日也报道称,这一结果打破了近年日本政治的稳定局面,小池百合子领导的全新政党将在日本首都发挥主导作用。对于安倍领导的自民党来说,一个隐藏的威胁就是,小池可能会在全国大选中对自民党发起类似攻势。
目前,安倍称将深刻反省都议会选举惨败,并表示将早日就实施内阁改组和自民党高层人事调整展开讨论,年内或不实施众院选举。此前,安倍的亲信、自民党东京都支部联合会会长兼自民党代理干事长下村博文已向媒体表示,将对选举惨败负责并辞去会长一职,这对安倍政府而言可谓一大打击。
自民党爆发一系列丑闻
早在东京都议会选举前,多位自民党内部人士就已经预测到,此次选举自民党或将遭遇失败,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此次选举遭遇的竟是惨败。而对于惨败的原因,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自民党近期在国政方面一系列的丑闻及表现引发了国民的强烈不满与担忧。
在东京都议会选举前的6月16日至18日,日本经济新闻实施的舆论调查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为49%,比5月降低7个百分点。
下村博文在2日夜里的记者会中称“知道会失败,但是没有想到会输得这么惨。各位候选人都表现得非常努力,但是,这一次选举,国政问题产生的影响实在太大。”自民党议员、曾与安倍晋三竞争党魁职位的石破茂(Shigeru Ishiba)也表示,“我们应坦率承认,这是一次历史性失败……国家层面的政治对此次选举有很大影响。”
日本新闻3日报道称,长期把控东京都议会的自民党,一夜之间沦为“在野党”的原因,与近期发生的四大类问题息息相关。其一是前不久安倍政府无视国会的民主程序,在参议院法律委员会尚未通过的情况下,强行将“共谋罪”递交参议院全体会议,并凭借联合执政党占据多数议席的优势强行予以通过;其二是安倍涉嫌向文部省施加压力,以帮助其友人经营的“加计学园”成功申请开设兽医系;其三是在此次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在演讲中公开代表自卫队拜托选民支持自民党候选人,违反了不能将自卫队“私有化”的原则;最后一点是,安倍周围的亲信频繁被曝政治献金、实施暴力等丑闻,造成了民意的大幅度下跌。
日本经济新闻网此前评论称,一系列事件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安倍独大的“傲慢”与“懈怠”:拥有律师资格的稻田居然会冒出“防卫省及自卫队、防卫相和自民党也拜托大家了”这样缺乏起码常识的发言,随后还草率地表示要“撤回言论”;在“加计学园”增设兽医系的问题上,政府并未答应在野党的要求召集临时国会并接受质询。
日本新闻报道,舆论调查结果显示,有7成以上的国民认为“安倍撒谎”,8成国民认为安倍利用首相权力为朋友谋取利益是“安倍一人独大”的恶果,不少人认为是安倍对亲信的“肆意怂恿”导致亲信“狐假虎威”, 日本国民从一系列的问题中,看到了安倍政权的傲慢与专制,更看到了让安倍长期执政可能会给日本民主制度带来的伤害。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武心波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加计学园”、稻田发言等丑闻是自民党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失败的导火索,反映了日本国内政治斗争的激烈有关。这次失败的深层次原因,则是特朗普上台后,日本在国际格局中所面临的不确定性,使得日本政局出现了迷茫情绪,从而产生了对安倍政见的反对及反思。
小池“马克龙”式的崛起
安倍领导的自民党输了,输给了“都民第一之会”这个成立仅半年的地方政党,而获胜的小池百合子似乎正在日本政坛刮起一阵“小池旋风”——正如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一样,在从原来党派脱离出来成为独立党派人之后,她凭借新式的领导风格和理念,正在俘获越来越多人的支持。
小池百合子曾担任自民党政府的防卫大臣和环境大臣,去年,她不理会安倍晋三的意见,执意竞选东京都知事并成功任职,成为东京都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性都知事。瑞典安全与发展政策研究所6月18日撰文指出,小池及其所建立起来的地方政党的出现,打破了日本自1979年以来形成的传统的政治体系,使得公民党不再支持自民党而是支持“都民第一之会”,两个党派联合主导了东京都的选票并且互相支持。
此次东京都议会议员选举由18岁以上的东京都市民自由投票产生,可以说,投票的结果能够比较真实地反映民意所向。共同社称,据都选举管理委员会称,都议会选举确定投票率为51.28%,比上届的43.50%高出7.78个百分点。
瑞典安全与发展政策研究所文章指出,小池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的成功或将在国家层面产生影响。小池的胜利将标志着安倍政权的一大后退,在小池赢得地方性选举后,或将在国家层面向安倍政权发起进攻。对于安倍来说,要想继续维持政权,相对于外部威胁,内部问题才是安倍需要首先解决的,如果小池决意在国家层面的选举上进攻安倍,那么她将成为安倍政权的长期威胁。
日本新闻指出,这一种“民心相背”的历史性转折,不仅将引起自民党内部对于安倍的批判,同时也将极大地影响安倍寻求2018年之后连任的计划,尤其是他的修宪计划,将会遭遇自民党内反修宪反安倍势力的抵制,更会遭遇社会舆论的反对,修宪梦想或许会成为泡影。
武心波指出,日本本身对于国际格局的变化非常敏感,但是安倍从2012年以来制定的政策对于国际局势的反应都比较迟钝,不能反映日本在世界格局中的需要。此次政治危机的产生,反映了日本一部分右翼,反华势力对安倍的不满,希望在政治上逐渐抛弃安倍的企图。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小池也是日本的“鹰派”政客,她曾多次参拜靖国神社,叫嚣修改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并主张实行较为强硬的对外政策。
历史是否还能重演?
目前,在东京都议会选举遭遇滑铁卢之后,安倍声称将要深刻反思。7月3日上午,安倍表示,“我们受到了(东京都)选民非常严厉的评判。必须沉重接受对我党的严厉责备,深刻反省”,安倍将思考采取一系列活动以扭转其面临的政治危机。
当下,安倍政权的当务之急是确保党内的向心力,准备实施内阁改造。另外,此次东京都议会选举对安倍筹划的修宪以及解散众议院进行大选的战略也会产生影响。
据共同社报道称,安倍将就早日实施内阁改组和自民党高层人事调整展开讨论。在人事调整中,防卫相稻田被撤换的可能性较大;与此同时,安倍还将通过展示其外交手腕,如出席本月7日和8日在德国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首脑会议,并在其间与多国首脑举行会谈。此前,安倍还再次承诺确保“经济最优先”,提出了 “育人革命”的新口号。
安倍的诸多做法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安倍内阁支持率上一次暴跌是在国会因安保法案陷入混乱的2015年7至9月,在那之后,安倍也通过内阁改造、接连开展“首脑外交”和提出发展经济新口号等方法,最终扭转了局面。那么,安倍这次的故技重施还能成功吗?
日本经济新闻评论指出,如今的安倍政权与其首次担任首相时上台1年就卸任的情况存在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他为了维持权力会毫不犹豫地采取任何手段,但是这次安倍面临着的困境却与此前大不一样:此前安倍在参众两院选举中曾经4连胜,此次失败将使得党内凝聚力受到影响;此外,此次引发民众不满的主要原因来自安倍本身及其亲信,引发的是民众对其的信任危机。
或许,正如评论所说:“(安倍)长期政权的最大敌人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潜藏在自身内部。”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安倍晋三,小池百合子,东京都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