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庆余堂传人、青春宝集团创始人冯根生逝世,享年84岁

澎湃新闻记者 王盈颖 韩声江

2017-07-04 09: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获悉,中国杭州青春宝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著名浙商冯根生于7月4日凌晨逝世。
冯根生生于1934年,祖籍浙江慈溪。他出身于中药世家,祖孙三代皆从业于“江南药王”胡庆余堂。1949年1月,14岁的冯根生进杭州胡庆余堂当小学徒,因胡庆余堂每年只招收一名学徒,所以他成为1949年以前胡庆余堂的关门弟子。
冯根生是中国企业改革的风云人物,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实践者。
1972年,杭州市在原胡庆余堂制胶车间的基础上建立杭州第二中药厂,冯根生任厂长。他迅速将一个作坊式的中药加工场发展成为中国中药行业规模最大的现代化企业之一,被国家医药管理局命名“全国中药行业样板厂”。
1992年,因第二中药厂被取消了自营进出口权,冯根生决定与外商合资。他在第二中药厂之上创建中国青春宝集团公司,将集团所属第二中药厂与泰国正大集团合资成立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这样,参与合资的是第二中药厂,而非集团公司,合资后,作为国有企业的母公司,仍然具有品牌、秘方的所有权,同时确保了中方资产所带来的利润仍可以归拢到国家手中。
1996年,青春宝集团公司根据杭州市委要求接管了亏损企业杭州胡庆余堂药厂,这个被比作“儿子吃掉老子”的接管后来证实是“儿子救了老子”,运行半年后胡庆余堂扭亏为盈。
1997年,冯根生又走到了改革的前沿。经上级批准,青春宝集团拿出20%的国有股份卖给职工持股会,这就要求作为公司总裁的冯根生至少买下2%的股份。他毅然从银行贷款270万,买下公司2%的股份,促成了这一老牌国有企业的股份制改革和体制突破。邓小平同志曾说过:“冯根生,我知道,做药的。”
2002年,杭州市召开工业兴市大会,杭州市委、市政府决定重奖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三位企业家:鲁冠球、宗庆后,还有冯根生,每人奖励300万元。
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记者问三人:“你们每人拿到300万后,简单说,你们想圆一个什么梦?”
鲁冠球说:“我想在杭州建一个汽车城,为每位杭州市民造一辆汽车。”宗庆后说:“我要成为杭州的李嘉诚。”
冯根生说:“我要建一个汽车城不可能,成为杭州的李嘉诚我更没资格。1972年我成为杭州第二中药厂厂长时,企业净资产才三十多万元,国家没给一分钱。30年过去了,我把这个先天不足的婴儿带大,这个孩子还是国家的,我还是一个保姆。我也想圆一个梦:希望我的东家开恩,让我这个老保姆好好休息。”
2002年7月18日,杭州市工业兴市大会上,冯根生宗庆后鲁冠球(从左至右)三位企业家拍的一张合影。
2015年10月,浙商总会成立,马云当选首届浙商总会会长,冯根生被聘为浙商总会第一届理事会顾问。
冯根生有一句名言,“什么叫枪打出头鸟呢?改革要一鼓作气地飞,不能飞飞停停,停下来,目标就暴露了,肯定被打死。要飞就要一鼓作气地飞出射程之外。还有,做人规规矩矩、认认真真,那他用什么打你?我的心脏一直没被打到过,心脏就是私心,无私者无畏。”
冯根生语录:
1、公事上胆子要很大,私事上胆子要很小。如果私事上胆子太大,肯定要犯错误;如果公上胆子很小,改革的道路上就迈不开步子。
2、我最推崇的一种精神是“小车不倒只管推”,最反对的行为是“企业不垮尽管亏,筵席不散尽管醉,牛皮不破尽管吹”。
3、我从来没有想着去捞钱,到我退休的时候,我工作了50多年,把一个小作坊搞成一个大企业了,这就是我终生的追求。我不是追求钱,如果我追求的是钱的话,50岁就走了,辞职搞个自己的药厂,可能现在是几个亿资产的老板了。
4、130多年前胡雪岩制定的堂规是“戒欺”。“戒欺”就是诚信,如今整个浙商的精神就是将戒欺、诚信、拼搏、苦干加在一起。
5、在1997年股份制改革时,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如何评定国有企业经营者对企业的价值。在我们的国有企业,对经营者的激励机制一直没有建立起来,长此以往,或者导致“59岁现象”愈演愈烈,或者导致人才流失。进入21世纪,要把国有企业搞好,就应该从物质、精神两方面给企业家一个价值、一个肯定。
6、国有企业好比冰棍,因为担心被经营者买走那就是国有资产流失,就只有捏在手里,最后,冰棍还是化了。但是一追究起来,谁都不负责任,因为大家似乎都没有做错什么。
责任编辑:韩声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58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