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浙商”冯根生病逝:一只国企改革“出头鸟”停止飞翔

澎湃新闻记者 徐益平

2017-07-04 12: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中国(杭州)青春宝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冯根生于7月4日凌晨4时许在杭州病逝,享年八十三岁。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实践者,中国企业改革的风云人物。澎湃新闻的这篇报道以四味中药串联,回顾了冯根生的生平,以此向这位投身中药事业长达70年的“国药工匠”致敬。
2010年度“风云浙商”颁奖典礼上,白岩松蹲着采访冯根生。视觉中国 资料
2011年1月,年度“风云浙商”颁奖典礼现场。
主持人白岩松突然半蹲下来,将麦克风伸向一位端坐在领奖台上的古稀老人。“您配得上这把椅子。”他说。
台下,掌声雷动。
在这次浙江企业界年度盛会上,这位77岁的老人被授予“功勋浙商”,是获此浙江商界最高荣誉第一人。
他是“江南药王”胡庆余堂的关门弟子,14岁进胡庆余堂当学徒,开启了长达70年的中药生涯,矢志让国药走向世界。
他是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实践者、见证人。执掌企业近40年,是中国国企在位时间最长的“一把手”,被称为“常青树”。他曾说,我愿做国有企业的终生保姆。
他是一代商界奇才,以改革先行者之姿承受了种种风雨洗礼,将一家小作坊做到中国最大的中药企业之一。
他叫冯根生,青春宝集团原董事长。
学徒生涯之“驴皮胶”
驴皮胶即阿胶。在胡庆余堂当学徒时,冯根生学制胶曾累吐了血,但这段磨砺奠定了他成为中药通才的根基。
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
翌日清晨,一位瘦高少年从胡庆余堂后门悄悄侧身而出。
街边,一队队穿着军装的解放军战士席地而坐。
少年跑回胡庆余堂,直着嗓子喊:“解放军很和气。”
这位少年就是冯根生。当年1月,14岁的他小学毕业,子承父业,进入胡庆余堂当学徒。
下午,闭门多日的胡庆余堂打开大门,“江南药王”的历史翻开新的一页,其沿袭数代的学徒制终结,少年冯根生成为旧时代最后一位药堂学徒。
由于“接班人”断档,他的学徒期从一年变为三年,成为胡庆余堂建店以来最苦最累的一位学徒。学徒期满,站了两年柜台,又被调到制胶车间学制驴皮胶,累得吐了血,病愈后被调去煎药,两年煎了12万帖。
“这是痛苦的磨练,也是非常有效的锻炼。我深深感到,中药这个国宝得天独厚,学问太多了,要了解、掌握,学徒时那样艰苦的磨练是非常必要的。”多年以后,冯根生在申请职称写的《业务自传》中回忆。
日后的“奇遇”也佐证了这段时光的重量。他曾根据一位华侨提供的方子,判断出其用于治疗癌症;一个日本汉药代表团来访,带了瓶刚研制的新药,他拿起一粒,轻舔几下,便说出成份和功效,对方惊叹:你的舌头比仪器还厉害。
创业之“双宝素”
双宝素口服液以人参、蜂王浆为主料,是“文革”后首个在国际上打开销路的中国中药保健品,也是冯根生致力中药现代化、中药走向世界的见证者。
1972年,冯根生成为由胡庆余堂一个车间扩建而成的杭州第二中药厂厂长。
当时,海外掀起一股“中药热”,“国粹”大有旁落之虞,甚至有人断言:中医中药发源在中国,开花在日本,结果在韩国,收获在美国。
这位药工后代发誓:10年内,把中药二厂建成全国第一流的中药厂。
他的药方是“古老国药必须现代化”:造就一支用现代科学技术研究中药的队伍,在国内首创厂办中成药研究所;形成一个中药现代化生产设备的研制队伍,在国内首创中药制药机械专业制造单位;建立一班按中药现代化要求搞设计施工的基建队伍,在国内首创园林式“中药城”。
“三个首创”承载着冯根生“让国药走向世界”的梦想。传统中药是“看看一大包,煎煎一大碗,喝喝苦难熬”,冯根生决定变苦、大、丑为甜、精、美,让中药穿上“西装”。他采用西药安瓿针剂的生产方法,在国内首创生脉饮口服药;以人参和蜂皇浆为主料,首创新型滋补强壮剂“双宝素”;研制出中国第一支用于静脉注射的中药制剂——参麦针,开启中药新剂型发展的方向。
身为传统中药见证人的冯根生又成为中国现代中药的亲历者。作家黄宗英曾说:“中医药是我国科学与经济走向世界的种子选手,冯根生则是郎平。”
改革之“青春恢复片”
“青春恢复片”现名“青春宝抗衰老片”,是杭州中药二厂发掘明朝宫廷秘方生产的。作为激发企业活力的改革先行者,冯根生一次次地充当过“出头鸟”。
2003年,冯根生做东,在杭州举办“中国第一届优秀企业家”再聚首活动。
当时,1998年评出的20位明星企业家只聚拢了10位。10人中,只有冯根生和青岛双星集团董事长汪海的身份还是企业家。
中国国企改革史也是一部新生经济力量与旧体制的抗争史。几乎在每一次改革面临突破的关键时刻,冯根生都立在潮头,以其独特的方式给出答案。
他的诀窍是:“‘枪打出头鸟’,但是我尽力保护好我的心脏,没有私心,飞出射程之外,就成功了”,“要以权谋公,不能以权谋私,以权谋公,胆子大点没关系”,“只要出于公心,出头的椽子就能顶风沐雨不先烂。”
1980年代中期,他率先打破“铁饭碗”,实现干部聘任制、全员合同制;1991年,面对名目繁多的国有企业厂长考试,公开宣布“罢考”,掀起震动全国的“罢考风波”;1992年,苦于机制之困,他成立中国青春宝集团,后引进泰国正大集团,与杭州中药二厂合资成立“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并让外资控股,是为“披洋衣事件”;1998年,青春宝率先推行职工持股,冯根生须持有2%的股份,折成人民币300万元,但以他的收入根本买不起,引出“300万个人股该不该持”的“冯根生难题”。
一件件轰动一时的事件,都与当时的企业改革息息相关,事关企业市场化取向、自主权落实、政企分开、产权制度改革、股份制改造等。艰辛无从避免,但冯根生说,要干成一番事业,总得有一批人“出头”,“对企业家来说,有60%把握的事就可以去做;有70%把握的事得抢着去做;等到事情有了100%把握,再去做就晚了。”
2002年,杭州重奖鲁冠球、宗庆后、冯根生三位为地方经济发展作出杰出贡献的企业家每人300万元,轰动全国。冯根生在会上说,“小车不倒只管推”,我愿做国有企业的终生保姆。
回归胡庆余堂之“紫雪丹”
“局方紫雪丹”是镇惊通窍的急救药,按古方制作要求,最后一道工序不宜用铜铁锅熬药,胡庆余堂创始人胡雪岩遂不惜血本铸成“金铲银锅”。而今,“金铲银锅”已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
杭州河坊街,胡庆余堂大厅药香扑面。如今,“江南药王”已被青春宝集团纳至麾下。
1996年,杭州市政府决定,由青春宝集团接管因经营不善濒临破产的胡庆余堂。
青春宝集团的前身是由胡庆余堂车间扩建的杭州中药二厂,“分家”前其产值、利税是胡庆余堂的1/10,当时却是后者的10倍。
“现在去兼并胡庆余堂,就好比40分钟篮球打了39分钟,我赢了好多球,到最后一分钟裁判叫停,说请你到输的一队去打,所以,我知道这场球不怎么好打,而且只许赢,不许输,”时年62岁的冯根生说,“但作为老共产党员、胡庆余堂末代徒弟,我接受了。”
胡庆余堂由“红顶商人”胡雪岩创建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与北京同仁堂对峙南北,1956年“公私合营”后改为胡庆余堂制药厂,“文革”后又改称杭州中药厂,其“戒欺”的店训名扬天下。
冯根生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转换机制、擦亮牌子、清理摊子。经过三年整合,胡庆余堂每年的利润以超过100%的速度飙升,“末代学徒”使胡庆余堂“返老还童”。
2010年,冯根生退休。在2011年1月的年度“风云浙商”颁奖典礼上,其“功勋浙商”的颁奖嘉宾之一是一位胡庆余堂的新晋大学生学徒。冯根生嘱咐,作为胡庆余堂新一代药工,要将“戒欺”精神一代代传下去。
责任编辑:张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冯根生,逝世,改革,出头鸟

继续阅读

评论(1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