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雅图,和现代鲁滨逊漂流秘密水路

毛豆子

2017-07-06 14:17

字号
Jordan这样约定了和我在西雅图的第一顿早餐:“五月四日早上六点半碰头,带你看属于我的西北太平洋。”
不得不说,当我起初计划五月初的西雅图之旅时,我并没有特别的期待,西雅图就是西雅图,我似乎对于在美国城市旅行已经有些倦怠,直到我在Airbnb Experience上发现一个名为Rowing Urban Waterways的体验, 它配着这样一张照片:在粉黛色的晚霞中,一艘质朴的划艇漂流在一未名的水路上,船上有两个背对着我们的人,我们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他们正在荡起双桨。

Rowing Urban Waterways与西雅图城市水路,本文图片摄影均为 毛豆子 图
这张照片让我眼前一亮,西雅图的城市水路!这是大多数去西雅图的游客未曾有机会探索的,而这个体验的主人Jordan的简介则顿时让我对西雅图充满向往:“我曾经二度摇桨穿越大西洋,其中一次,我创造了吉尼斯纪录,而另一次,我则在百慕大三角洲翻船。我是一个出过书的作者,我经营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也为美人鱼吹响海螺。”
事实上,在约定碰面的当日,当我从位于52街的住处沿着一条窄窄的、人行道都铺满樱花花瓣的的街道,驶向Jordan位于49街的家时,我依然无法相信,我将在一个类似于现代鲁滨逊一样的人的家里享用早餐。直到我按响门铃,闻到了摩卡壶里的特浓咖啡味道,还有平底锅里正在冒烟的蓝莓班戟饼的焦香,我才真正意识到一切正在发生。这就像是Airbnb应用在预订体验的即将到来之际,推送给用户的提醒消息上所写的那样:“It's happening!”
Jordan家客厅的一角是他的船桨,厕所旁的墙上,有他的吉尼斯纪录证书
Jordan比想象中的年轻,事实上他只有34岁,我一下子很难把眼前这个正在烤箱旁为几根培根忙碌的小伙子和“探险家”三个字联系在一起。而我也没有想到,自己本来预订的三小时的西雅图水路探索,现在已经延伸成为一整天的水路交加——他将带着我探访那个让他成为一个无畏船手的西雅图水上社区。他说,在先前的短消息互动中,他被我频繁的发问和对他个人探险史和船只的兴趣感染到了。原本只是打算指点我一些有关西雅图水上社区的信息,最后他说,“不如我带你去吧!”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个约定。有时候,我的旅行好运就这样突如其来。
我和Jordan 水陆两栖的一天起始于迷雾之中,我们坐了华盛顿轮渡公司的车摆渡船去了Gig Harbor Boatworks,拜访了为他做划艇椅子的工匠车间;我们经过了他的母校University of Puget Sound,他现在母校教一门名为《探险管理》的课程;我们从Tacoma的Metropolitan Market买了帕尼尼三明治,坐在老镇码头野餐;我们也从名为Sunnyside boat ramp的码头出发,划着Jordan另一艘已经在密西西比河上漂流过8000公里的玻璃钢小艇,探索了西雅图或开阔,或错综的水路。
当然,也经历了西雅图一天戏剧性的天气变化。三小时的划艇,在出发时好像北加州晴朗初夏的体感,却结束于一场只有上海盛夏才有的倾盆大雨,导致我们的荡舟也成为对西雅图变化莫测气象的致敬。当闪电就在船长身后不远处炸开时,船长Jordan想起自己在大西洋的航海日子:“当巨大闪电在身边绽放时,我觉得我的胡子都开始卷曲起来。”
Jordan闲来喜欢玩弹弓的游戏,看自己能把石头射得多远,而他的纹身,可以专门另外写一篇文章
和Jordan度过的一天中最难忘的片段发生在Foss Waterway Seaport,一个位于西雅图Tacoma 的小小海事博物馆,这是那艘曾经两度横贯大西洋的划艇“James Robert Hanssen”号的最后安家之处。这艘8.8米长的船以Jordan已故的父亲的名字命名,它和鲸鱼一起游过泳,也曾遇见过午夜的彩虹;它见证了四个年轻人创造吉尼斯纪录的欢笑,也铭记了被大西洋的骇浪无情掀翻时的恐惧,它看到了死和生。它的海事生涯已经被永远画上了句号。
我们钻进位于船尾的,船员们用来睡觉的舱房,这个舱房长二米,宽一米,高半米,在两个多月的漂流中,四个船员保持两人划船,两人休息的节奏。舱房的墙上,留下年轻水手在漫长放空时留下的思绪的吉光片羽,好像你在监狱的墙上会看到的涂鸦,还包括正字型的时计。人生在这里时刻被缩小和放大,时间在这里被凝固和冲刷,有时他们只有时间解决人生最基本的任务:如何生存,有时他们可以奢侈地思考宇宙最宏大的命题:生命的意义。
Jordan有些贪婪地嗅着舱内的味道,“我可以依然闻到大西洋的气味。”他好像婴儿回到了子宫,感到了久违的平静。他说:”在这里,当然有很多愉快的回忆,然而最最开心的就是,我们都活着。”
Jordan跟朋友们就是乘着这艘划艇两度横贯大西洋,我随他钻进了狭窄的舱房
比起第一顿早餐的神秘莫测,我在西雅图最后一顿早餐则非常闲适,以至于事后回想西雅图,我将总会记得五月初那个周一的上午,西雅图的春天缓慢而坚定地来到,在一场跌宕起伏的冒险后,我终于安定地坐在了一个看得见风景并且充满阳光的房间。
我和我的房东,一个叫Posy的西雅图居民,坐在她那个Craftsman 风格的1923年老房子里,就着一壶云南毛尖茶和我住在西雅图的上海朋友石莹送来的自烤乡村面包,聊各自的人生,旅行和写过的书。
Posy的早晨开始得早,她已经在设在家里的办公室接待了一个客户,她是一个Business Coach,为小业主提供商业战略上的建议,帮助他们取得成功。Posy还开心地告诉我,自己已经特意到Jordan家门口张望过了,因为就在离她家不远的地方。我告诉她,你不会错过他家的,因为门口草坪上,就是一艘船!也许她也会去尝试一下Jordan浆下的西雅图,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家的后院也许还埋藏着这样那样的宝藏。
房东Posy
她提到自己也有开始做Airbnb Experience的念头——想带人进行Shoe Shopping,“西雅图有四家鞋店非常特别,你在全国其他地方绝对看不到!”她让我看她脚上一双缀有独特饰物的拖鞋,“这是我朋友用毛毡自己做的!如果买鞋太文静,那我索性带人去三小时之外的雷尼尔山去爬山!反正我自己本来也要做这些事。”
聊天的间隙,我偶尔抬起头,客厅尽头是两扇窗户,透过窗户,我就看到了奥林匹克山终年不化的雪顶,如果站起来,到露台上,普吉特海湾和Jordan的家,也在眼下。那个时刻真是非常西雅图:窗外是恢弘冷峻的自然,而屋子里,却是细腻温暖的人情。
我的朋友听我说起在西雅图遇到的种种人,从Jordan到Posy ,“好像西雅图人不是在创造吉尼斯记录,就在写书啊。”是的。而破纪录和写书之外,他们也必在跋山涉水和做与朋友分享的早餐。
划艇途中,我们从看得到Space Needle的开阔港口出发,最后竟然到达了一个恍若亚马逊的清幽湿地

本文经作者授权转载。毛豆子,用各种交通工具走遍世界,记录普通人的小史诗的旅行作家。(公众微信号:maotouzitravel;微博:maotouzi)
责任编辑:高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西雅图 城市水路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