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活》:不以肉体关系为前提的援助交际

戴桃疆

2017-07-04 16: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本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颁布《卖春防止法》后,传统的妓院随之消失,艺伎也不再提供类似的服务,从法语音乐酒吧“卡巴莱”变形而来的高级酒吧及寄居其中的酒吧女大打擦边球,未成年在校生援助交际被视为“日本文化”的一部分蜚声海外,可以见面的偶像团体层出不穷……艺伎、酒吧女、援交少女以及青春偶像瞄准的都是同一类人,肯花钱的中年男性,近两年瞄准这个靶心的群体又多了一类:生活不富裕的普通年轻女性。
日本名编剧野岛伸司盯住了这个群体,富士台夏季新推出的网剧《爸爸活》(“パパ活”,又译《大叔帮帮我》)就是反映这类新人群际遇的故事。
“爸爸活”简单地讲,可以被视为升级版的援助交际,从事援助交际的女性更加成熟,交际守则中设立了“不以发生肉体关系为目的”的前提。
刚毕业工作的年轻女性和在校女大学生免费注册近年来日本新兴的交际俱乐部或是专门网站,结识俱乐部或网站内的男性会员(男性注册需支付会费),双方建立联系后就可以进行约会。
与大叔的约会内容通常是吃饭、喝咖啡、唱歌,当然也会有旅游观光以及其他消遣。初次见面,大叔通常仅支付年轻女性五千到一万日元不等的交通费用,如果双方有意建立“爸爸活”的关系,此后的见面费用会增加,每次约会最长不超过两小时,最低费用一万日元。
出来约会的大叔们出手大方程度不等,除了餐点饮食之外,约会中买包买鞋买衣服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且不与约会费用相互抵消,许多年轻女性通过约会收获包包的同时还能拿到包包钱,对于这些渴望过上好日子的女孩而言,“爸爸活”可谓是一种“认爹作福”。
参与到“爸爸活”中的男性多半处在女大学生家长的年龄段,与参与其中的女性建立的也是类似“父女”的关系,大叔和年轻女性双方关系可能十分长久(持续两三年者并不罕见),但可能并不固定。
一个年轻女性通常会拥有多个“爸爸”,而一个“爸爸”也可能在一段时期里分别约会若干“女儿”。这种程度的“不忠”与“不发生肉体”关系大概是唯一可以将“爸爸活”的双方排除在性服务和情人关系之外的要件了。
对于许多参与“爸爸活”的年轻女性而言,与负责埋单的“爸爸”们约会其实是一种累心费神的工作,拥有若干个“爸爸”意味着更丰厚的收入,当然也要年轻女性有高超的时间管理能力,许多人都像松本清张小说里银座妈妈桑那样持有记录“爸爸”喜好的小本子。
野岛伸司编剧的《爸爸活》并不想在题材上和今夏新版《黑色皮革笔记本》撞车,他将角色的设定进行了线索,力求以特例揭示“爸爸活”这种危险关系。
剧中的男主角栗山航是那种为渡部笃郎设定的角色,是个有文化、有品位的成熟男性,在大学里讲授法国文学,喜欢在公园里就着自制的手工三明治阅读法国作家皮埃尔·肖代洛·德拉特洛的知名作品《危险关系》,和公众印象中那些有钱、缺乏自我满足感和油腻中年大叔一点也不一样。
栗山航的妻子栗山菜摘(雾岛丽香饰)名字虽然非常有田园感,但其实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都市职业女性。夫妇经历了丧女之痛,彼此仍然相爱却无法顺利地解开这一心结,关系变得冷淡,妻子在孤独寂寞中投入丈夫好友的怀抱寻求温暖,而丈夫则选择加入“爸爸活”。
渡部笃郎(右)与雾岛丽香(左)饰栗山夫妇
位于“爸爸活”另一端的赤间杏里(饭丰万里江饰)是一个典型的“爸爸活”女孩,父母离异,父亲再婚组建家庭遂断绝了联系,母亲交了年轻男朋友之后为了生活便利将女儿赶出家门,杏里的男朋友小勇本是好朋友阿渚的前男友,两个人分分合合的间歇小勇才选择与杏里携手,两个人争吵、分手,一时间杏里无处可去。她打工的法餐厅实习厨师柿泽实(健太郎饰)主动提出留宿邀请,但鉴于对方是个把妹高手,亦被杏里拒绝。
没钱、情感空虚的杏里经同学介绍注册了“爸爸活”网站,开始了“认爹作福”的生活,但又无法不嫌弃中年大叔油腻无趣,只能临渊羡鱼,迟迟未能改善生活,直到遇见男主角栗山航。
饭丰万里江饰赤间杏里
野岛伸司将“爸爸活”双方的处境推向了两极,让花钱消遣、收钱陪聊的忘年交男女关系变得更加复杂。栗山航虽然只是好意收留杏里,但这段关系却暗含双重危机。
其一是栗山航是有妇之夫,虽说收留杏里的行为多少出于好意、怜悯和父爱,但这种一对一的男女关系很难不在日后的发展中变得复杂起来,随时有滑向不伦恋的风险;其二,栗山与杏里在“爸爸活”之外,还有一层师生关系在里面,女大学生和大学老师产生情感关系总是万般麻烦事的开端,虽说师生恋并不罕见,但发生的时间越是趋近于当代,产生的争议性也就越大——毕竟师生关系也是权力关系,和不伦恋一样有逾越道德底线的风险。
多数加入“爸爸活”的女大学生并没有抱着展开恋情的想法,只是想要赚钱改善生活,她们预设的对象总是有钱有地位但内心缺乏空虚的中年男性,秃顶、肥胖、油腻,喜欢在饭桌上、酒桌上说说风凉话,是用再多钱都无法堆出魅力的类型。但假设对方是渡部笃郎,很多年轻女性也无法确定自己还会不会仅产生“纯洁的”金钱关系。
“爸爸活”在日本法律层面和婚姻介绍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和“介绍卖淫”的差别巨大,并不被视为违法行为,参与人数近两年呈现出明显的增长趋势,由于双方皆属于自愿,不涉及“未成年人”这种敏感话题,因而可以放到台面上来说。
以金钱、物质利益为介质的联谊或许在法律的视角中不过是一种债法关系,但站在道德的视角上显然并不是道送分题。
野岛伸司并没有带着批判的目光去看待热衷于“爸爸活”的年轻女性,他仅仅给出一个假设,并不断加入变量让这个假设逐渐复杂化,运用逻辑并辅以常识对故事进行推演,不难发现这段以纯洁忘年友情开场的关系很难走向圆满的结局,而展示一个受伤的年轻女性会不会提高社会对“爸爸活”现象的警惕呢?未必,毕竟有种说法是“没人和钱过不去”。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叔帮帮我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