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底特律交响乐团的乐声中,来一场“红楼梦随想”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7-07-04 15: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因为常年通过网络直播向全世界观众提供免费音乐会,底特律交响乐团有了“全球观众最容易接近的乐团”的美誉。
7月29日,在指挥莱昂纳德·斯拉特金的带领下,底特律交响乐团将首次抵沪,登台东方艺术中心。除了演绎柴可夫斯基《第四交响曲》,乐团还将带来一曲与中国渊源甚深的《红楼梦大提琴随想曲》。
演出海报
从濒临倒闭到重回巅峰
底特律交响乐创建于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常年驻团于底特律音乐厅。2012年12月,乐团庆祝了建团125周年,位列美国历史最悠久交响乐团第四位。
莱昂纳德·斯拉特金是底特律交响乐团历史上第12位音乐总监。录唱片逾200张,获过7项格莱美奖,现年74岁的斯拉特金,是美国当今最活跃的指挥家之一。
斯拉特金出身于洛杉矶一个音乐之家。16岁,他得到第一次登台指挥的机会,22岁时在卡内基音乐厅完成了指挥首秀。柏林爱乐乐团、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巴黎管弦乐团、纽约爱乐乐团……这些年来,斯特拉金几乎执棒过世界上所有的重量级交响乐团。
底特律交响乐团
一位乐团同行曾这样评论斯拉特金:“他阅读总谱的速度简直是一目十行。这种速度会让不了解他的人误以为他在工作时敷衍了事,事实上,乐谱上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地印刻到了他的脑海里。”斯拉特金将这种能力归结为自己有一双灵敏的耳朵——可以很快捕捉乐团的问题,并让乐手有所调整,“好的记忆并不是指挥必备的技能,但好的听力是需要的。”
2008年,斯拉特金入驻底特律交响乐团。彼时,乐团正因全球金融危机陷入困境。在斯拉特金的带领下,乐团开始积极寻找出路,并推出“邻里驻演计划”——以音乐会、小合奏、大师班等形式,走进底特律的大小街区。
社区剧院、疗养院、学校、图书馆、教堂、老年人社区,底特律交响乐团在这些非传统演出场所频繁登台,试图赢回流失的观众群,培养新的音乐爱好者。
“这是获得公众关注的最佳方式。”斯拉特金说,“观众对此类演出有着广泛需求,尤其是那些经济、身体方面存在困难,无法走进音乐厅的人。非传统演出场所的音响效果虽然不好,但音乐的力量没有发生变化。”
除此之外,乐团还连续六年通过网络直播向全世界观众提供免费音乐会。几经努力,底特律交响乐团开始获得回报:来音乐厅看演出的观众人数大幅增加,音乐会门票售罄已是常态。
斯拉特金本人与俄罗斯有深厚渊源,因而第一次带底特律交响乐团来上海,他选择了柴可夫斯基《第四交响曲》。与此同时,还有一首与中国渊源甚深的《红楼梦大提琴随想曲》(交响版)。
大提琴里的“红楼梦”
这场音乐会的另一位主角,是华人大提琴家李垂谊。
李垂谊出身于音乐之家,18岁从茱莉亚音乐学院高中部毕业,他却近乎决绝地报考了哈佛大学经济学专业,成为在华尔街打拼的金融精英。然而,做金融行业并不让他感觉愉悦,“那个世界跟自己小时候想象得完全不一样。”考虑再三,李垂谊转道欧洲拜师学艺,重新捡起了大提琴。
李垂谊
李垂谊并不因中途放弃音乐而后悔,反而觉得幸运,“职业音乐家很容易埋在音乐里面,跟外界没有交流。我念经济学以及工作的五年,是很多音乐家完全没有过的生活经验,简直是另一个世界。没有这一段生活的历练,我就没有音乐的想象力。”
从小在香港和美国长大,李垂谊中文并不好,就连读《红楼梦》也要看英文版。然而他却对87版《红楼梦》里的音乐一见倾心。第一次听《枉凝眉》《葬花吟》时,他形容自己浑身发颤,“突然觉得这就是中国的音乐,我当时就非常想试一试,把这些曲子用大提琴表现出来”。
李垂谊的母亲曾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后来他才获悉,这些曲目正是母亲的同学王立平所作。
得知他要用大提琴演《红楼梦》,王立平给他寄来了曲谱。和香港作曲家黄学扬一道,李垂谊将87版《红楼梦》里的《枉凝眉》《红豆曲》《葬花吟》等六首曲子串在一起,组成了《红楼梦大提琴随想曲》。
李垂谊一边研读原著,一边聆听王立平对宝玉、黛玉情感的解读,尝试着把心中的感动用大提琴传递出来。“以前我演奏中国曲目,母亲总说‘像外国人拉的’。‘红楼’之后,我终于懂得了怎么去演奏中国音乐。”
《红楼梦大提琴随想曲》有两个版本,效果各有千秋。李垂谊解释,“大提琴和钢琴合奏的版本细腻、深情,能欣赏到大提琴很细微的声音。大提琴和交响乐团合作的版本,声音浓烈得多,会更好地传达出乐曲中的命运感。”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