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酒店》:唐顿铁粉不容错过

天下第一郭

2017-07-05 08: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一月,由《唐顿庄园》的制片方ITV电台出品的剧集《The Halcyon》(译名:繁华酒店)低调开播。低调到什么程度呢?直到第一季播出已近半年,《The Halcyon》在豆瓣上的评价人数也只有八百多人,就连我的英国友人们也不怎么知道。
作为一部在无意中翻找出来然后爱上的英剧,我要无条件把它安利给大家。原因很简单——如果你也喜欢《唐顿庄园》,那《繁华酒店》便不容错过。
关于《The Halcyon》的中文译名,豆瓣上还颇有一番争论。
在剧中,“The Halcyon”是故事发生地——位于伦敦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名字,直译过来应该叫做“翡翠鸟”。“繁华酒店”这个译名被不少观众诟病太普通,有一种港片的市井气,和剧集本身的英伦贵族范儿不符。
直到后来我去一个英国朋友家做客,英国人告诉我,“Halcyon”是一个在当代已经不太使用的英文词汇,经常用于“The halcyon days”,表示一种再好不过的意味。如此看来,字幕组应该也是做过功课的,正如制片方所言,这是一个发生在Halcyon酒店内“繁华而迷人”的故事。
《繁华酒店》与ITV火遍全球的扛鼎之作《唐顿庄园》在剧情构建上有很多相似之处。
比如,它们的人物关系视角都是纵向的——不止记录贵族家庭的生活,也用同样多的篇幅记录为贵族家庭服务的中下阶层角色们的生活;
又比如二者都把故事嵌进了风云多变的大时代背景——《唐顿庄园》因第一次世界大战改变了剧情走向,《繁华酒店》则是在二战时德军频繁空袭伦敦的炮火中拉开序幕。
但又与《唐顿庄园》的大手笔不同,《繁华酒店》选取了一个虽有贵族头衔却已然式微的汉密尔顿家族。当在政治上“亲德”的老勋爵猝死之后,整个家族真正有存续收益的产业就只剩下位于伦敦的Halcyon酒店,也因此,八集的故事中,绝大多数镜头是在酒店内部完成的。
故事的格局和框架的确比《唐顿庄园》小了不少,但那份英剧特有的精巧、从容,并不会让喜爱古典范的剧迷们失望。
《唐顿庄园》后期,希特勒和未来的纳粹党已经开始在德国政坛崭露头角。铁粉们应该都记得,唐顿二小姐Edith的前男友Michael为了去德国和有精神病的妻子离婚,正赶上了希特勒于1923年11月发动的“啤酒馆暴动”,莫名死在了德国。
虽然有很多剧迷都希望《唐顿庄园》能继续沿着历史轨迹演到二战,但主创们最终还是选择在1925年这个时间点上给故事画上了句点。
不过ITV电台并没有放弃“二战”的时代背景,《繁华酒店》的诞生,从某种意义上倒是弥补了《唐顿庄园》没能继续的遗憾。
1940年5月,英国首相张伯伦辞职,温斯顿·丘吉尔奉命组阁上台,发表了那篇著名的对德宣战的演讲;5月26日至6月3日,英法盟军在敦刻尔克海滩撤军33万(今年8月诺兰的《敦刻尔克大撤退》即将上映,期待一下);7月,不列颠空战爆发,英、德两国出动上千架战机,在英国领空进行大规模空战;同年9月7日至11月3日,德军以每晚平均200架战机的数量连续57天对伦敦进行轰炸。
《繁华酒店》的故事即发生在这段近代英国最为危急的时期。彼时,在法国宣布投降之后,整个西欧地区就只剩下英国还在抵抗纳粹德国的入侵。作为战时首都,伦敦聚集了大批从世界各地前来报道战事发展的记者、想探知国家前路的名流贵族,以及众多从纳粹辖区流亡、逃难而来的欧洲人。
酒店在这一时期的伦敦扮演了重要角色,成为消息汇聚与传播的中心,这应该也是制片方会选择以酒店为背景开发剧集的原因所在。
事实上,从张伯伦下台到伦敦空袭,1940年间发生在英国的所有历史事件都能在《繁华酒店》中看得到。Halcyon酒店的所有者汉密尔顿家族与战事牵扯颇深,老勋爵在政治上“亲德”,其情妇经常出入希特勒的私人宴会;老勋爵死后,继承爵位的大儿子是英国皇家空军的少尉,在敦刻尔克完成掩护盟军撤退的任务后,又在不列颠空战中与德军短兵相接;毕业于牛津的小儿子就职于英国陆军情报处,手握国家机密,因不能公之于众的同性恋情而被母亲的情人——一个隐匿于酒店的德国间谍威胁利用。
不止如此,沿用《唐顿庄园》的叙事传统,与汉密尔顿家族剧情线并行的是各有故事的酒店员工。相较于庄园中的管家仆人,酒店的人事分工明显更加多元,从经理到前台,从厨师到侍者,从保安到驻店乐队,他们的视角伸入酒店运营的细枝末节,因接触形形色色的八方来客而变得极不寻常。
酒店涌入的住客毫无疑问是另一拨戏剧冲突的来源——从奥地利逃亡而来与家人失散的犹太主厨,在法国陷落后仍肆意妄为的法国贵族,面对报道战争和回国做电台主播难以抉择的美国记者……
很少有像酒店这样,能够一反战时的萧条而变得愈加忙碌的地方;也很少有像彼时伦敦的酒店那样,在一个极其有限的空间内,川流着欧洲地区受二战波及的士兵、难民、政要、记者、间谍以及更多的普通民众。
当人们不分国籍、地位、身份、行业的汇聚于此,《繁华酒店》便提供了一个能够窥斑见豹、观察战争的独特视角。
在这里,1940年的那些历史事件有了一种时间之外的轨迹,借此,我们可以清晰的感知,战争是如何搅动人们的生活,人们又是如何在抵抗外敌的同时继续各自的生活。
汉密尔顿一家
远离战场的战争故事远比战场上的战争故事更难讲,在拿捏“二战”这样一个血腥残酷、苦大仇深的主题时,我必须盛赞英国制片方的分寸感。
《繁华酒店》中有民族大义,有人道关怀,有流血牺牲,也有战争反思,但故事本身并没有囿于这其中任何一种口号式的主旋律。编剧将多事之秋的种种事件不留痕迹的融入汉密尔顿家族、酒店员工和住客的生活日常,有序的琐碎,愈加凸显了战争对一个国家全方位的影响。
相比这种高超的讲故事的能力,《繁华酒店》在处理战时的复杂情绪上似乎还要更胜一筹。在前路未卜的时代洪流里,战争激起的情绪如此庞杂,《繁华酒店》选择了一种克制却从容的表达。
対德宣战以来,日日皆有噩耗,只要空袭警报拉响,人们就要立刻中断工作躲进最近的防空掩体,然而在剧中,我们看不到无所适从的慌乱,抑或是难以自拔的悲恸,人们在泛黄的镜头下继续生活、恋爱、忙于生计、与过去告别。这份坚忍的从容感,是《繁华酒店》最打动人心的地方。
斯蒂文·麦金托什
赫敏·科菲尔德
在演员方面,剧中既有斯蒂文·麦金托什(Steven Mackintosh)这样游弋于大小荧幕的老戏骨,也有刚刚在《极限特工》里惊艳出场的九零后新人演员赫敏·科菲尔德(Hermione Corfield)。整部剧角色不多,但人物关系设置巧妙,众演员演绎出色。
第一季结尾,空袭打断了Halcyon酒店50周年庆典,几位重要人物生死不明,而对于英国来说,艰难的1940年尚未结束。
《繁华酒店》也许很难再复制《唐顿庄园》的成功,但这部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英剧,值得一看。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繁华酒店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