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古巴新政令拉美失落

欧阳俊/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研究中心特聘教授

2017-07-05 10: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7年6月16日,美国迈阿密,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改变奥巴马时期的古巴政策。  视觉中国 图
奥巴马又一项政治遗产被抛弃。
6月16日,特朗普在迈阿密演讲时宣布,立即撤销奥巴马政府与古巴达成的“完全不公平”的协议,继续执行对古巴的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政策,禁止美国企业与古巴军方控制的企业有生意往来,同时收紧对美国公民前往古巴旅游的限制。演讲结束后,特朗普即签署了对古新政行政令。
特朗普收紧对古巴政策,固然是为了兑现竞选承诺,也是因为奥巴马对古政策走的太急太远,在他看来不符合美国利益。作为一个商人,特朗普的国际关系观中现实主义成分居多,与民主党政府迥异。这一变化将不可避免地实质性重塑美国对外政策,国际格局可能也会随之发生深刻改变。
特朗普重新修正对古巴关系
有人认为,特朗普对古新政是走回头路,意味着美古关系将再度陷入全面危机。我们认为,这一论断有夸张之嫌。从历史来看,当下决非美古关系的冰点,美古关系正常化陷入停滞是可能的,全面后退的可能性不大。特朗普收紧对古政策,某种意义上只是对奥巴马过急政策的修正。
美古两国关系曾经十分友好,古巴独立得到过美国的大力帮助。1959年卡斯特罗上台后双方才开始日益交恶,猪湾事件(编注:1961年4月17日,在中央情报局的协助下逃亡美国的古巴人,在古巴西南海岸猪湾,向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革命政府发动的一次失败的入侵。猪湾事件标志着美国反古巴行动的第一个高峰。)更将两国推向全面敌对。1962年,肯尼迪宣布对古巴实施全面禁运(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1996年,“赫尔姆斯伯顿法”将对古巴禁运制裁扩大至与古巴做生意的个人、公司、甚至是国家。2001年,小布什将古巴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和被奴役国家黑名单。至此,两国政府关系恶化到不能再恶化的地步。
物极必反,国家关系也一样。尽管美古政府间关系冰冷,但两国民间还是存在改善关系的呼声,国际社会也一直呼吁美国取消对古禁运。奥巴马顺应了这一民意,上台后开始逐步改善与古巴的关系。2015年7月20日,美国和古巴正式恢复外交关系,结束了双方54年来外交关系切断的状态。2016年3月,美国在任总统时隔88年后再度踏上古巴国土。在复交过程中,两国达成了一系列双边协议,美国松动了对古巴禁运政策。
然而,美古复交并没有根本解决双方在禁运、人权、移民、媒体、关塔那摩海军基地等方面的分歧。为赶在离任前实现访古,奥巴马政府搁置了这些极具争议的议题。因此,奥巴马政府的古巴政策在其国内遭到批评,认为共识未形成就匆忙达成协议,为正常化而正常化,走的太远太急,损害了美国的利益。很大程度上,特朗普对古新政正是对这种批评的响应。
对古新政反映特朗普的国际关系认知
显然,特朗普对国际关系的认知与奥巴马不同。奥巴马属于知识分子,存在理想主义情节,相信社会是不断向前进步的。在他眼里,美国的使命是领导自由世界,为此到处指手画脚,充当国际警察。特朗普是商人,非常现实,更忠实于美国传统。他所谓的“美国第一”,是指美国国家安全第一,美国经济利益第一,绝不会将价值推行置于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之上。在特朗普看来,在国际上充老大,贩卖民主自由,不仅花冤枉钱,还讨人嫌,就是个笑话。
放缓美古关系正常化步伐,正是特朗普基于美国现实利益权衡的选择。一方面,美古关系正常化给美国带来不了多少经济上的好处,国家安全环境改善也非常有限。相比较而言,美国在东亚、中东的利益更需要特朗普政府关注,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资源。而且,控制国会的共和党议员对与古巴和解迄今仍处于反对立场,古巴问题还可以被行政部门用作与国会讨价还价的筹码。
另一方面,收紧对古禁运,对美国影响不大,对古巴却可能造成巨大损失。长期以来,古巴经济一直效率低下,物资短缺,高度依赖于外部援助。目前,古巴的传统外援俄罗斯、委内瑞拉等自顾不暇,如找不到新的出路,其经济将可能陷入困境。鉴于自身的经济窘况,以及改善与美国关系可能带来的收益,或许未来古巴可能会主动寻求美国理解以期加快推进双边关系正常化。如果这一判断成立,那么现在采取收缩对古政策,是美国投入更少、效果更好的策略。
当然,特朗普也不可能关闭奥巴马开启的对话大门,完全断绝与古巴的关系,因为这么做不仅不会给美带来好处,反而会引起广泛抗议。多项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支持政府与古巴对话与沟通。国际上,大部分国家反对封锁古巴。事实上,特朗普并没有下令关闭2015年重开的美国驻古巴大使馆。目前来看,收缩对古政策,象征意义大于实质影响。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将令拉美前所未有的失落
美国对古政策的任何变化,都会受到整个拉美的高度关注。不过,这次的体验可能与过去会迥然不同。在很大程度上,美国与拉美关系史就是一部“干涉”史。从门罗主义(编注:由詹姆斯·门罗总统1823年发表于第七次对国会演说的国情咨文中,美国认为欧洲列强不应再殖民美洲,或涉足美国与墨西哥等美洲国家之主权相关事务。而对于欧洲各国之间的争端,或各国与其美洲殖民地之间的战事,美国保持中立。相关战事若发生于美洲,美国将视为具敌意之行为。)开始,历经布莱恩的“泛美主义”、西奥多·罗斯福的“大棒政策”、塔夫脱的“金元外交”,到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睦邻政策”、卡特的“人权外交”,再到里根的“武装干涉”。美国对拉政策变的是手段,不变的是“干涉”。
由于饱受干涉之苦,拉美对美国感情非常复杂,“接受但排斥着,崇拜却也恐惧着”。拉美与美国的关系总在拥抱与对抗之间交替。冷战时期,拉美一些国家直接以美国为敌,古巴是其中的典型。苏东剧变之后,拉美国家一度改善了与美国的关系,并按照华盛顿共识原则进行了政治经济改革。世纪之初,随着中左翼政党上台执政,拉美国家再次拉开了与美国的距离,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古巴等国甚至结成了反美联盟。近年来,拉美地区经济连年衰退,迫于内外的压力,各国不得不再次转向美国,期待美国能帮助其恢复经济增长。
过去,拉美的每次转身都能得到美国的热情响应,虽然多数时候并未达到拉美想要的效果。但这一次,特朗普总统似乎并不准备回应和满足拉美的期待。对于拉美,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挑战。这将逼迫他们再次正视现实,并深感失落——美国也许不再会为拉美做什么了。
在特朗普看来,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来自于恐怖主义、东亚和中东,拉美的地缘安全价值即使存在也不再重要,无需为其付出什么。委内瑞拉乱成了一锅粥,特朗普不仅没采取任何举动,连谴责声明都没几个,完全放任不管。
不仅如此,美国对外经济政策的调整,将可能延滞拉美经济复苏。特朗普宣布退出TPP,要求就NAFTA重新谈判,目的是寻求公平的贸易协议。这意味着,美国不愿再给予发展中国家以优惠。对于多为发展中国家的拉美诸国,这绝对算不上好消息。与此同时,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放松环境保护,鼓励油气、煤炭及其他矿产资源开发,对严重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拉美诸国更是雪上加霜。此外,特朗普优先“雇佣美国人”、严控边境、严打非法移民的政策,短期内会导致拉美国家侨汇收入减少,更对经济复苏造成负面影响。
结语
特朗普在就职演讲中表态:“We do not seek to impose our way of life on anyone but rather let it shine as an example. We will shine for everyone to follow。”(我们不寻求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诸任何人。我们更愿意过好自己的日子,成为他人效仿的榜样。我们的未来将熠熠生辉,每个人都愿意效仿追随。)
此话也许带有美国人的惺惺作态,但应得到重视。因为这反映了美国人的选择。即使特朗普不这样说,另一美国人也会如此说。
美国走在现实的利己主义道路上,不再愿意为世界无偿提供安全和秩序,不再愿意为全球经济牺牲自己的利益。不论是古巴一国,还是整个拉美,抑或世界其他各国,可以期望与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不要美国人的指手画脚),可以要求与美国谈判和博弈,但不要指望美国发善心、行善事、提供多少支持和援助。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古巴,奥巴马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