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评:一个“万岁军”的番号退出历史舞台,无数个将重新站起

微信公号“钧正平工作室”

2017-07-04 19:51

字号
前不久,电视剧《士兵突击》中“钢七连”传说中的原型、陆军某部七连接到上级命令,改编为装步五连。
看着被请进连史馆保存的连旗,《士兵突击》里那首无曲的连歌仿佛在空间激荡,那种在胸腔点燃的激情似乎在告诉每一个人,七连没了,但一个新的五连诞生了。一声霹雳一把剑的精神,将在新的起点上,孕育出更为灿烂的凯旋之花。
这就是“传承之美”!生命正是因为这样一次次的传承而变得精彩绚丽,她将好的东西慢慢光大,将生命无限延伸。就如“钢七连”的官兵,虽然他们有的可能像蒲公英一样离开七连,散到各个地方,但他们对使命始终坚贞不渝。
当年粟裕率领的华中野战军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北上与陈毅率领的山东野战军汇合。粟裕深知华中野战军中多数官兵都是苏北子弟,怀乡之情尤甚,但是他们坚决服从中央军委的命令,迅速北上与山东野战军汇合,首战宿北,取得大捷。宿北战役,是我军在解放战争初期全歼敌军整编师的范例,对整个华东战场及全国的战局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后来,有人评价这次战役时说,宿北大捷,除却指挥员高超的指挥艺术,还离不开参战部队官兵身上表现出来的精神,这两支原本分属不同的部队带着他们优良的传统和精神特性融入一起后,焕发出了无穷的战斗力。
从南昌起义的第一枪打响到三湾改编,从井冈山会师到联合抗日,从南北转战的解放战争到部队调换驻防……在我军的序列里,没有哪一支部队的编制是从建军之初就完整保留下来的,也没有哪一只部队的番号是一成不变的,唯一不变的就是传承。
在一次次打散重整中,在一次次改编调整中,部队官兵就像蒲公英一样,带着浸透在骨子里的优良传统,离开老部队奔向新战位,开枝散叶,继续忠诚着自己的使命。
蒲公英无论飞到哪里都未曾忘记自己的本色,始终默默地承担着它的使命。这次调整改革,有的英雄部队番号变了,有的部队将千里换防,很多官兵将离开朝夕相处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战友和老部队,分流到新单位,迎接新的大考。
陆军原第14集团军某团四连曾被中央军委授予“老山穿插英雄连”。1984年边境防御作战胜利后,上级命令四连继续驻守阵地,抵御侵略袭扰。翌年百万大裁军开始,消息很快传到前线。但四连官兵以超常的定力战胜了对未来的担忧。他们说,为祖国守国门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岂惧它乎!
四连从前线回撤归建时,已由原属昆明军区划归原成都军区,部队驻地也由文山市迁到边境线附近的荒野。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日常用水都是问题。那年驻地共建单位跨过十八道弯,走过人称鬼见愁的深山小路来慰问官兵。双拥办的同志感慨地说:也就是解放军,能够在这种地方扎下根。
几年前,四连所在单位经历了“师改旅”的变革,一部分官兵远走他乡,到了新单位,一部分官兵继续留在老营盘。分别之际,他们泪眼婆娑,但谁也不忍让眼泪掉下来。他们心里明白,这又是一次使命召唤,又是一次砥砺使然。
如今,“军改大考”又至,四连乃至她所在部队的全体官兵又一次离开了熟悉的营盘,奔赴祖国更需要的地方。
建军90年来,我军历经岁月的涤荡,历经血与火的考验,锻造出许许多多英雄的部队。在去年阅兵的英模方队中,我们可以看到尽管每个方队队旗上的英雄称号不同,但是旗帜的底色都是象征革命的鲜红。
我们仰望这些红色的旗帜,宛如瞭望英雄的部队、英雄的历史。当历史的接力棒交到我们手里时,传承的力量彰显出无比耀眼的光芒。
当年,松骨峰上的志愿军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击败了敌人多次疯狂的进攻。后来著名作家魏巍把松骨峰战斗写进了《谁是最可爱的人》,从此之后,中国军人便被誉为“最可爱的人”。而松骨峰上的这支部队,就是陆军原第38集团军。
这支从平江起义中走来,之后又编入中国工农红军走过长征,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淬炼铁血军魂的英雄部队,原来的番号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回顾这支被誉为“万岁军”英雄部队的历史,让人激动感慨。但,一个“万岁军”的番号退出历史舞台,无数个“万岁军”将重新站在历史的舞台上。
种子会发芽,中国军队的红色基因同样会在一次次传承中,变得更壮大。传承者会像蒲公英一样砥砺飞翔,与其他有着光荣传统的部队深深融合,变成许多基因更丰满、躯干更强壮,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常胜军”“万岁军”!
(原标题为《 钧评|英雄部队的转隶调整,是拥抱更大的胜利》)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雄部队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