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个叔叔毁了我们的童年,还让我们夸一声干得漂亮

澎湃新闻记者 夏奕宁

2017-07-05 15: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21日,夏至那天,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发了一条微博,笑倒一片网友——爷爷一脸惬意地等着葫芦七兄弟中的火娃口吐“神火”为他拔火罐。仔细一看,不仅火罐是葫芦形的,毯子上还印着“葫芦屯第一毛巾厂”。
网友顺藤摸瓜找到同人图作者——博主“小时候的那些事儿”和他的公众号“胡茬叔叔的小板报”,发现此人实在是个脑洞大开的“毁童年能手”。
在他的笔下,葫芦兄弟们实现再就业:
拥有千里眼和顺风耳的二娃就职于停车场;
火娃和水娃精诚合作开澡堂;
七娃成抗霾小标兵;
反派也有春天,蝙蝠精立志成为蝙蝠侠;
蛇精当上网红主播,粉丝送“跑车”送“游艇”。
《西游记》里的神仙妖魔穿越到现代:
师傅在线讲经,悟空送快递;
哪吒去吃海底捞,得买三人的单;
悟空借芭蕉扇,解救“雾霾围城”。
更有哆啦A梦妙用任意门。
胖虎登台《中国好声音》。
龟仙人沉迷电视购物。
小飞象乱入“曹冲称象”。
一张张脑洞清奇、妙趣横生的画作让网友点赞:“每一幅都感觉无缝连接,偏偏都是出自不同作品,还发人深省,意味深长!”连六小龄童都转发了关于《西游记》的漫画,并盖章“就这么自拍”!
“胡茬叔叔”杜可
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上了这些漫画的创作者“胡茬叔叔”,他对于近期的走红感到又惊又喜。
这些作品中的人物大多来自80后、90后熟悉的童年动画,“毁童年”的同时也带你“忆童年”。他说:“我从小看着这些动画长大,为什么我不能把这些卡通人物带到现在呢?”
杜可的画具和“笔盒”
“胡茬叔叔”名叫杜可,是一位80后广告设计师。自小爱看动画也爱画画的他在中学时期一直是美术生,后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后并入清华美院)。
2006年杜可开始从事广告行业,作为处处受到甲方掣肘的乙方,他一直苦恼于没法发挥自己的想法,更渐渐荒废了绘画技术。于是他买了一盒水彩笔、一个笔盒、一本画本,开始把自己喜欢的好玩的东西画成漫画。
海绵宝宝邂逅冻豆腐,是杜可的第一张画作。从2015年国庆开始创作至今,他已经积累了60多张作品,并将它们分为国产动漫、国产电影、国外动漫、《葫芦娃》、《七龙珠》、《西游记》6个系列。
创作线稿
不包含构思、找素材,从起稿、勾线到上色,创作一幅作品大约要6个小时。而灵感多来自杜可自身的经历、听说的故事和生活的观察。
比如《神犬也掉毛儿》灵感来自杜可自家养的小狗老掉毛,粘在他的黑色衣服上。
蛇精成为网络主播则源于杜可偶然看到一个榜单,网红女主播轻轻松松月入十几万。桌上一堆化妆品、浓妆艳抹的蛇精开心地收下观众的“跑车”与“游艇”,连葫芦娃都不抓了。
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杜可通过《抗霾小标兵》《再借芭蕉扇》等漫画表达对蓝天白云的美好愿景。
最早杜可只是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作品,受到好评后他开通了公众号“胡茬叔叔的小板报”。起初公众号只有八九百的阅读量,在朋友帮转下偶尔能有一两千甚至上万。这个数据虽然让杜可有点失望,但他自知画得慢、不能维持高频的更新,内容也小众,不如画猫猫狗狗、情侣恋爱人气高。反正画漫画一开始只是为了自我满足,因此对于跌宕低迷的阅读量杜可始终保持乐观心态。
近日经过美影厂、六小龄童、微博大V们的转发宣传,“胡茬叔叔的小板报”人气飙升,阅读量屡屡逼近10万。对此,从事广告行业多年、深谙网络营销的杜可感到了压力,但也很淡定:“热点来去匆匆,公众号如果不持续更新,阅读量必然会降的,这也没关系。我业余时间有限,只能抽空画,更不会为了迎合粉丝和阅读量而画。虽然我用水彩笔画起来很慢,但这是表现怀旧题材最合适的工具。大家喜欢我的画风、感到快乐,就是我的初心。我很满足,原来我创作的东西没自己想的那么小众。”
杜可的收藏
除了公众号,杜可的微博“小时候的那些事儿”粉丝数量也翻了几番。开通于2011年的“小时候的那些事儿”,最早用于分享杜可收集的儿时物件。杜可说:“我当时刚工作不久,有一次陪同学去潘家园旧货市场买外文书,无意间看到了小娃娃、小人书这些老的东西,一下子回想起很多儿时记忆。可惜很多小时候喜欢的东西都随着搬家扔掉了、遗失了。”
从那以后杜可便养成了淘旧货的爱好,慢慢地家里琳琅满足的小人书、玩具与饰品就装满了整个柜子。
“之前被美影厂和六小龄童老师转发,六小龄童老师还特意艾特了我的账号,让我十分感动。”杜可说,“刚开始画时就有朋友把我的画发给《葫芦娃》的造型设计者吴云初老师,吴老师评价道还挺有意思的。这种你的再创作得到原作者、演绎者认可的感觉,和你的作品变现、盈利完全不一样,心里特别欣慰。”
“我们这代人小时候看动画的渠道只有电视,美影厂给我们带来了太多欢乐。当年《大闹天宫》在国外拿了很多奖,里面敦煌飞天的元素让我印象深刻,那是艺术品的感觉。但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孩子们日漫、美漫看多了,美影厂就趋于沉寂了。”但在杜可看来,这是因为美影厂在包装作品上欠缺火候,“中国动画不是出不了好的作品,像《大圣归来》《大鱼海棠》《魁拔》都做得有声有色。只要商业运作合理,营销做得好,我相信葫芦娃也有机会再崛起。”
很多网友表示杜可的作品“好玩程度高到不出书白瞎了”,杜可也很希望能将自己的漫画集结成册。一方面,翻阅带墨香的纸质书比看电子版感觉好多了,另一方面,他也想用这种方式来纪念自己这一代人的童年。虽然牵涉到同人创作的人物形象版权问题有点尴尬,但杜可表示并不是完全没机会,与版权方谈合作与授权需要时间和过程。
在“小时候的那些事儿”的微博简介里,杜可留下了他曾拥有的原创设计品牌PLD的网店地址。记者打开后发现这已成为一家同样名为“小时候的那些事儿”的店。这是在为未来的商业合作铺路吗?杜可回答:“网店具体未来要干什么我也没想好,等谈成授权,可以出书和周边了再说吧。现在主要是为了防止别人抢注、冒用我的名字。微博上那个‘胡茬叔叔的小板报’就跟我没关系。”
“我不是为了做我的微博/公众号而画画,而是为了画画才做了微博/公众号。”杜可说,“感谢我最早的一批粉丝,帮我转发,为我出主意,你们是我坚持更新的动力。感谢新的粉丝,给我赞赏和认可。希望大家不要催我,我会一直踏踏实实地画下去,为大家带来快乐,也希望你们能一直喜欢。”
责任编辑:夏奕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