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一留美男生吸笑气成瘾试图自杀,国内娱乐场所也已出现

伍君仪/广州日报

2017-07-05 10:57

字号
广州日报7月5日消息,近日,“西雅图中国女留学生吸‘笑气’成瘾坐轮椅回国”的新闻引发关注。据当事人自述,她在美国因为好奇吸食“笑气”,导致身心上瘾,几乎全面崩溃,最终不得不放弃学业。就在上个月,广州也有类似案例,同样是留美学生吸服“笑气”成瘾后学业无法继续,回国后还试图自杀,最终被收治到精神病院。
记者调查发现,“笑气”不仅美国有,在国内的一些娱乐场所也已经出现,甚至在批发市场可以买到,而产品包装标注是用于食品加工。有医学专家表示,吸服“笑气”是否成瘾还有待论证,但要警惕其滥用的问题,建议有关部门加强监管。
记者购买到的“笑气弹”。广州日报 图
热点回顾:女生吸“笑气”险成“废人”
近期,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在网络引发大量点击,讲的是一名在美国西雅图留学的中国女学生自述在国外吸服“笑气的经历。该女生说,第一次是出于好奇,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新鲜感后,她越吸越多,一天能花10多个小时、七八千元吸服,也不再去上课。久而久之,这位留学生发现前胸和肚子上长出了许多红色小包,双手也因长时间握着“打气球”用的奶油枪而开始脱皮,脾气也变得暴躁,还很容易饿。今年初,她戒服了两个多月,感觉特别难受,最终还是复吸了,而且比以前更厉害。之后她出现幻觉,失去自控力。有一次,好朋友上门找她,发现她已经5天没吃饭、喝水,大小便失禁,就将她送去医院。最终她被父母接回,坐着轮椅回国。
类似案例:男生吸“笑气”差点自杀
类似案例并不鲜见。记者从广州的一家精神病院了解到,该院今年收治了一名吸食“笑气”后出现精神病性障碍的患者L。
22岁的L在几年前独自到美国读大学。约1年半前,他开始吸服“笑气”。开始时,他偶尔吸一支到数支“笑气弹”。之后,他最多每天吸100支左右,吸服后他觉得自己变得多疑,总觉得别人在说自己。他还变得特别想家,有时感觉悲观。
10个月前,L的母亲与儿子视频聊天时发现他精神萎靡,随后到美国照顾,发现他精神很差,身体虚弱,反应迟钝,还不敢一人独处,认为有朋友要害他。有了母亲在身边,L未再吸食“笑气”,精神逐渐改善,但母亲回国后,他又复吸,且吸食量逐渐增加,多时每天一箱(50~100支)。
去年9月左右,他在一次大量吸食“笑气”后昏睡过去,次日出现左侧肢体麻木,无法起床。其间他多次停吸,接受褪黑素、针灸、中药等治疗,后又复吸,经常胡言乱语,称有人要害他。
之后,L突然终止与母亲的联系,于近期回国。回家后次日,他吃晚饭后表现烦躁,去阳台吸烟,突然,他爬上阳台栏杆并翻过去,意欲跳楼自杀,幸好被家人制止。然而,他说自己只是想“感受一下”,否认想自杀。
入住精神病院后,医生检查发现L的大脑双侧额叶白质出现少许脱髓鞘改变,记忆力和智商在合格边缘。他服用奥氮平等药物治疗后,病情渐好转。
专家解读:作为食品添加剂对人体无害
“笑气”除了作为麻醉剂使用外,在食品加工行业可作为生发奶油和烹饪喷雾的气溶胶喷剂,还可以用于汽车发动机助燃剂、火箭氧化剂等。
“笑气”更广为人知的用法是制作蛋糕裱花、花式咖啡和分子美食等,我们在蛋糕店、咖啡馆里经常能看到的奶油枪,靠的就是“笑气”,把奶油打成浓密的泡沫。记者拿到的“笑气”产品包装上面也写明需要配合奶油枪使用。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副会长、国家禁毒委员会中国毒品滥用防治专家委员会委员王达平强调,“笑气”本身用于食品加工对人体无害,但这些用途容易导致笑气被人拿去“娱乐”,甚至被不法分子用于犯罪。  
作为“休闲药物”滥用可中毒致死
王达平教授介绍说,“笑气”主要抑制下行的神经通路,具有轻度麻醉和愉悦心情、减少焦虑的作用,这是青少年娱乐性使用或者滥用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吸入“笑气”作为一种娱乐使用正变得越来越流行,调查显示英国和美国吸服“笑气”的“终身患病率”分别为38.6%和29.4%。在英国,“笑气”是仅次于大麻的第二大“休闲药物”。
近年来国内的娱乐场所也有滥用“笑气”的情况。广州市惠爱医院物质依赖科副主任医师蓝晓嫦介绍说,“笑气”通常是通过充气气球来吸服,让人产生的兴奋快感通常在几分钟内消失,而“笑气”的副作用包括瞬间眩晕、迷失方向、失去平衡、心律失常、缺氧、代谢性酸中毒、记忆力和认知能力受损、身体虚弱等,大量或持续使用“笑气”可导致体内缺乏功能性维生素B12缺乏,并导致肢体麻木、周边神经病变和巨细胞性贫血。滥用笑气还可能致中毒死亡。
建议加强生产流通使用环节监管
王达平表示,“笑气”是否成瘾目前还有待论证,也不属于禁毒法的“毒品”范畴。就目前看来,“笑气”可能有成瘾倾向,他估计与吸服后缺氧产生快感有关,其机制类似于一些“窒息游戏”。
“笑气”如果仅作食品添加剂被监管,会忽略其滥用可能导致的风险。他建议社会重视“笑气”被滥用的可能性,建议有关部门加强监管其生产、流通、使用等环节。
据悉,在医疗系统,“笑气”是严格按照药品来管理的,所以国内外基本没有发生过从医院外流“笑气”的事情。
记者走访:一酒店用品批发市场有售
近日,有市民称在广州的一些娱乐场所内发现“笑气弹”的身影。还有市民表示,在海珠区一个酒店用品批发市场内的部分厨具和烘焙用品店内可以轻易买到商品名称为“氧化亚氮”的“笑气弹”,价钱约45~65元一盒,销售的对象多为开咖啡店或餐厅的餐饮业人员。
记者拿到这些产品,发现每盒装了10支拇指般粗的银色小钢瓶,需要配合奶油枪使用,每支可供0.5升奶油、慕斯及酱料发泡使用。产品包装上标注的信息显示,所谓的“笑气弹”实际上是“食品添加剂(不可直接食用)”,适用范围是用于注入水油状油脂中使其乳化。
据国家卫计委网站于2015年1月29日发出的公告,氧化亚氮属于11种扩大使用范围、用量的食品添加剂之一,其功能为助推剂,使用范围是稀奶油(淡奶油)及其类似品的加工工艺。
在国际上,氧化亚氮的销售和使用受到一定的管制。在美国的多个州,其持有、销售和分发受到法律管制,有的要求特殊的资质。2015年,英国伦敦的局部地区禁止将氧化亚氮用于娱乐用途。
笑气:
化学名字叫一氧化二氮或者氧化亚氮,是一种无色有甜味的气体,由英国化学家约瑟夫·普利斯特里在1772年发现。由于它被吸入后能使人丧失痛觉,但仍然可以保持意识,所以在医学上它被作为一种分离性麻醉剂使用,在牙医领域和妇产科领域应用广泛。
(原题《警惕滥用“笑气”上瘾中毒》)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笑气,休闲药物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