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80后独生女割肝救患癌父亲:爸妈也是我的心肝宝贝

尹海明、崔夏/中新网

2017-07-05 19:59

字号
中新网三亚7月5日消息,“我是父母的心肝宝贝,爸爸妈妈也是我的心肝宝贝!”术后一个星期,身体恢复良好的牛肖在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的病房里受访时,伴随着热泪露出了几个月来难得的笑容。近日,作为独生女的“80后”30岁女教师牛肖,不顾一切,将自己约2/3的肝脏移植给罹患肝癌的父亲,让众人感动。
7月5日,经过肝脏移植手术后一周的牛肖拖着虚弱的身体,来到自己病房隔壁的特护病房,看望一同经历生死的父亲牛文清。 本文图均为 中新网 图
“我从医近30年,亲体肝移植手术做了也有100多例,父母割肝救子女,夫妻间、兄弟姐妹间割肝相救的情况经常见,像女儿割肝救父亲真的很少见,非常感动。”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肝胆外科主任纪文斌说。
7月5日,经过肝脏移植手术后一周的牛肖接受媒体采访。
今年4月份,来自中国黑龙江的牛先生到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就诊时被确诊为肝癌。“在得知父亲的病情之后,我们家人的心情十分沉重。知道用自己的肝脏可以救父亲一命时,我没有任何犹豫,必须救我爸一命,我不能没有爸爸。”牛肖说。
“我爸很心疼我,因为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女,从小父亲就特别疼我,对我照顾有加,他和妈妈不想我受苦。”牛肖说,“我想我只是术后会痛苦一小段时间,我们家齐心合力先把这个难关挺过去,后面的路会越来越好。只是母亲最为难,一面是老公,一方面是孩子。”
“我是极力反对女儿救我,我岁数这么大了,女儿还很年轻……”说起女儿割肝救自己,牛先生数度哽噎。
7月5日,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肝胆外科主任纪文斌接受媒体采访介绍手术相关情况。
这场手术于6月27日进行,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三组医生同时开始这场“女儿割肝救父”的“战役”。手术持续了近8个小时,由20多名医护人员共同完成。
解放军总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卢实春教授介绍,这次移植有三个特点:一是供受体之间身高体重差别大,由女儿小个子为父亲大个子捐肝,难度很大;二是女儿捐献的移植物重量比较轻,从受体的需求来说已经是底线;三是血管情况复杂,与通常移植后肝脏的一个流出口相比,此次移植流出口多达四个。为此,医院进行了非常精准的术前准备。
纪文斌介绍说,牛肖术后一星期肝脏已生长增大。一般情况下,肝脏移植手术的供体(如本手术中的女儿)在六周后可恢复到正常水平的90%。接受肝脏移植后,患者在一星期后肝功能基本能达到正常水平。截至目前,父女二人的肝脏功能并没有出现明显异常。
“手术很成功,现在没什么事了,要按时吃药……”5日在牛先生的病房里,父女两人手紧紧拽在一起,相互鼓励。
卢实春教授说,“在我做过的手中,很少遇见儿女为父亲捐肝的病例,充满了正能量,也看到了80后对家庭、对社会、对时代的担当。”
纪文斌主任介绍,与遗体捐赠肝脏移植相比,亲人之间的肝脏移植有很多优势,如匹配度高、肝源质量更有保证、费用更低等。目前中国每年等待遗体捐献肝脏移植的患者近10万人,但能得到捐献的仅几千人。
“很多普通民众缺乏医学知识,患者担心移植肝脏会对亲人身体造成伤害。”纪文斌以上述手术举例说,手术是安全的,围手术期平安度过后,女儿未来的生活、工作都不会受到影响。我们鼓励亲体肝脏移植。
本次手术是海南省首例亲体肝脏移植手术。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兼海南分院院长吕吉云表示,手术的成功实施标志着海南省在肝移植方面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平。海南分院建院5年以来,开展了108项填补海南省空白的新技术新业务,带动海南岛整体医疗技术水平向前迈了一大步。
(本文原题为《“80后”独生女割肝救父:“爸爸是我的心肝宝贝”》)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割肝救父

继续阅读

评论(50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